<
继续看书

说完这句话,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坐车离开。



挺帅一小孩。



可惜长了张嘴。



我扫了辆共享单车骑回家,发现我妈晚饭都吃过了。



「哦,那钥匙啊,我们单位大门新配的。」



「地址?我编的呀。」



听说了我今晚的经历,她指着锅里剩下的南瓜粥嘲笑我,



「这你也信?咱家要真有钱,晚饭能吃这么寒碜啊?」



我的富婆梦就这么破碎了。



我从小就是那种特别离经叛道的小孩。



别人不让我干什么,我偏要干。



比如幼儿园老师说栏杆不能钻,放学后我就一头扎了进去,最后还是打 119 把我救出来的。



比如我妈说我烤的流心蛋糕没熟不能吃,我一个人吃完一整个,然后去医院挂了三天水。



现在江川说他最讨厌我。



我立刻斗志昂扬,非得让这小孩喜欢上我不可。



暑假还剩半个月的时候,学校通知我们提前返校补课。



结果我在学校门口,又遇见了江川。



我们学校那件丑到爆的红白色校服 T 恤,穿在他身上竟然很好看。



我只不过多看了十几秒,他就冷飕飕地瞪我:「姐姐还没死心呢?」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要什么脸了。



「是啊。」我说,「毕竟我满脑子都是废料。」



江川抿了抿嘴唇,大概是没见过我这么破罐子破摔的,一时半会儿接不上话。



补课开始前,学校重新排了班次,江川和我作为第一名和吊车尾,同时进入了实验班。



老师按头尾两两排座,我和江川就这么,变成了同桌。





》》》继续看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