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好矜持小说
继续看书
我妈烦不胜烦,扔给我一把钥匙。「玫瑰庄园七号,去吧。」原来我们家真的有别墅!还是庄园!!我狂喜,拿着钥匙打车去本市房价最高的别墅区,找到我妈说的地址,对着门锁一阵捣鼓。结果打不开。抬起头,一个高挑清俊的少年站在我面前,面无表情地举起手机:「撬锁的证据我已经录下来了,是你自己去自首,还是我报警送你一程?」

《真的好矜持小说》精彩片段

我认识他。


和我同届的高中校草江川。


次次考试排第一,照片被贴在年级光荣榜上,就再也没摘下来过。


天才学霸少年,小学时连跳两级,被我们高中录取时刚满十四岁。


高二结束的时候,他也才十六岁。


但身高已经超过一米八,以至于在篮球场上奔跑时,我们这群老姐姐就挤在人堆里指指点点。


「好白,怎么晒不黑的?」


「撩衣服擦汗了!」


「啊啊啊是不是有腹肌,好想近距离观赏!」


最后一句是我喊的。


分贝不小心过高,被江川听到,他撩衣服的动作一顿,然后把下摆又往下拽了拽。


看那样子,恨不得像干部下乡插秧一样扎进裤腰里去。


好矜持,好喜欢。


但我没想到,这小孩不但人帅,家里也这么有钱,居然住玫瑰庄园。


「江川同学。」


我默默缩回手,「其实这是个误会,我走错了,还以为这是我家。」


他轻轻挑起唇角:「是吗?姐姐住哪一户?」


「呃……」


江川眼神骤然一冷:「我认识你,上次在篮球场边大喊大叫的那个,现在跟到我家来想干什么?」


「这真的是一个误会!」


他冷笑:「姐姐这话,还是留着跟警察解释吧。」


没等我想好借口,警笛声就响了起来。


我和江川就这样一起进了局子。


当然,因为是未成年人,听完我的解释,警察只是批评教育一顿,让我好好学习不要幻想天上掉馅饼,就给我放走了。


我站在警局门口,捏着那把钥匙,看着面前的江川。


他低头看着我,唇角微勾,眼神嘲弄:「没有下次了。」


「我最讨厌你这种满脑子废料的女生。」


说完这句话,他看都不看我一眼,坐车离开。


挺帅一小孩。


可惜长了张嘴。


我扫了辆共享单车骑回家,发现我妈晚饭都吃过了。


「哦,那钥匙啊,我们单位大门新配的。」


「地址?我编的呀。」


听说了我今晚的经历,她指着锅里剩下的南瓜粥嘲笑我,


「这你也信?咱家要真有钱,晚饭能吃这么寒碜啊?」


我的富婆梦就这么破碎了。


我从小就是那种特别离经叛道的小孩。


别人不让我干什么,我偏要干。


比如幼儿园老师说栏杆不能钻,放学后我就一头扎了进去,最后还是打 119 把我救出来的。


比如我妈说我烤的流心蛋糕没熟不能吃,我一个人吃完一整个,然后去医院挂了三天水。


现在江川说他最讨厌我。


我立刻斗志昂扬,非得让这小孩喜欢上我不可。


暑假还剩半个月的时候,学校通知我们提前返校补课。


结果我在学校门口,又遇见了江川。


我们学校那件丑到爆的红白色校服 T 恤,穿在他身上竟然很好看。


我只不过多看了十几秒,他就冷飕飕地瞪我:「姐姐还没死心呢?」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要什么脸了。


「是啊。」我说,「毕竟我满脑子都是废料。」


江川抿了抿嘴唇,大概是没见过我这么破罐子破摔的,一时半会儿接不上话。


补课开始前,学校重新排了班次,江川和我作为第一名和吊车尾,同时进入了实验班。


老师按头尾两两排座,我和江川就这么,变成了同桌。


江川抿了抿嘴唇,大概是没见过我这么破罐子破摔的,一时半会儿接不上话。


补课开始前,学校重新排了班次,江川和我作为第一名和吊车尾,同时进入了实验班。


老师按头尾两两排座,我和江川就这么,变成了同桌。


他是那种有天赋还很刻苦的人,虽然性格冷了点,但在老师面前还挺礼貌。


加上年纪小,我们班头老李恨不得拿他当亲儿子疼。


数学课上,老李出了道压轴难题,让江川上黑板去解。


他捉着粉笔认真在上面写步骤,我在下面埋头咔咔啃煎饼果子。


结果因为果子炸得太脆,安静中发出一声脆响。


我顶着糊了一嘴的酱料站起身,和讲台上的江川目光相对。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眼中有嫌弃的情绪一闪而过。


老李气得声音都哆嗦:「路子衿,这是在上课!」


「对不起老师,我饿。」


我诚实地摊开手,把最后一口也塞进嘴里,「吃完了,我保证接下来好好听课。」


下课后老李把我拎进办公室继续训:


「这都什么时候了路子衿?高三了!你心里到底有没有一点高考的想法,你还记得自己是为了什么进的实验班吗?」


我不太确定地眨眨眼睛:「为了……江川?」


老李的表情顿时变了,变得十分惊恐。


那模样,感觉我是一头带着獠牙的大野猪,正要去拱他家地里最鲜嫩的那颗白菜。


「嘿嘿,老师,开玩笑的。」


他明显舒了口气,又忍不住骂骂咧咧:「路子衿,我迟早有一天会被你气死。」


回到教室后,江川还在埋头写题。


我继续找话题和他聊天:「江川你知道吗,但凡我上学期期末少考一分,我就进不了这个班,咱俩就坐不了同桌了。」


他笔尖一顿,抬起头来:「是吗?」


「是啊。」


「那我真是太不幸了。」


我就当没听见,继续笑眯眯地说:


「我要是多考两分,就不是第六十名,咱们也坐不成同桌。」


「所以,我考的不多不少,这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


「命中注定的那种缘分。」


一连三句,小孩忍不住了。


他板着脸,放下手里的笔,转头看着我:「路子衿,我不会早恋的。」


「就算要早恋,也不会是和你。」


我继续笑:「哦,那你想和谁早恋,展开说说。」


「和谁都行,除了你。」


笑不动了。


妈的,这小孩说话好狠。


我跟留在普通班的闺蜜小胡说起这事,她说:


「放弃吧宝儿,你那天都跑去玫瑰庄园撬他家门锁了,在他眼里估计你就是个老变态。」


「……我发誓,我真不知道他家住那儿。」


「我也发誓,他不会信的。」


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我找江川搭话的时候,他忽然掏出一副银手镯把我给铐了,然后扭送警局。


警察大赞他为民除害,捉了我这个女变态,还送了他一面「以身试法,英勇无畏」的锦旗。


最后隔着铁窗,我妈含泪冲我挥手:「路路,你在里面好好改造啊!」


然后我就醒了,也决定放弃了。


后面半个月我没再有事没事找江川说过话,他可能也乐得清净,甚至偶尔主动开开金口,和我闲聊两句。


结果那天下午自习,他出座位的时候被我的凳子腿绊住,整个人往前摔,扑在了我身后。


江川整个人完全贴在我后背上,只隔着两层薄薄的 T 恤衣料,秋热未散,他一时僵住。


显然,他也很紧张。


等反应过来,我缓慢地低下头,看向他慌乱中扶住的地方。


「……」


江川猛地收回手,直起身,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耳朵红得厉害,眼神也在闪烁。


他抿着唇道歉:「对不起。」


我抓住机会,学着他之前的样子,慢悠悠地冷笑一声:「哟,江川同学。」


「现在,谁是变态啊?」


江川又道了一遍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上次也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了吗?」


「我现在信了。」


「那你……」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