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警告慕渊
  • 游戏警告慕渊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慕渊
  • 更新:2022-09-13 07:38:00
  • 最新章节:游戏警告慕渊第5章
继续看书
我寻思以德报怨他不能再说什么了,结果诸葛亮走回去,送塔。我气疯了,“你是不是有大病?”诸葛亮:“用不着你救。”这人没救了,仗着顺风使劲浪,我看你被人翻盘的时候上哪哭去。

《游戏警告慕渊》精彩片段

“呃……”虱子多了不怕痒,我一咬牙,“对,新的老公。”


气氛一点点冷下来,他似乎对我的回答不太满意。


远处几位喊道:“老板,这里。”


慕渊目光一收,蹲下身,捡起教案,“程小姐吃饭了吗?一起?”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一起啊……谁知后面季扬也喊:“姐姐们,一起去吧。”


一个小时后,我生无可恋地坐在包房里,我的工作室成员像八百年没吃过饭一样,狼吞虎咽。


我感到丢人。


“你是温裕的姐姐?”季扬一脸微笑地问。


“表姐,”我纠正他,“不太熟。”


没有熟到借游戏账号还帮他擦屁股的地步。


季扬哦了一声,目光在我和慕渊身上逡巡。


我埋头喝汤,低调做人。


一旁的萧铎川突然发话:“程小姐,上次比赛你玩的什么位置?”汤途径喉咙,拐了个弯,呛进气管里。


我咳得头晕眼花,接过慕渊递来帕子,勉强喘匀。


在慕渊一脸看好戏的目光里,真诚地说道:“程咬金。”


季扬哦了一声,“抢我河蟹的那个,早知道是你,随便拿。”


似乎回忆起我程咬金笨拙的操作,季扬看我的目光满是……慈爱?萧铎川细细打量着我,似乎在权衡我话里的真实性。


第8章

半晌,他说:“程小姐这样的实在人不多了。


不像某些人,老公一大堆。”


我“……”“该死。”


始终安静的宋时昀,也就是送塔而死的诸葛亮,定了我的罪。


工作室成员太多,吃了一大半,我不好意思让别人结账,于是借着上厕所,去前台买单。


服务生热情地推荐我办会员卡,还让我加老板微信,说以后有老客优惠。


鉴于温裕经常性地蹭我会员卡积分,我点头答应,扫码通过了。


正坐在吧台下打游戏的小孩突然大叫一声,“哇!软绵绵姐姐,你是V8啊!你的瑶瑶好厉害,是红星!”软绵绵……V8……软绵绵……V8……声音在大厅里回荡。


这一刻,万籁俱寂。


门咔哒一声。


我惊恐地回头,只见除了慕渊外,其余三个男人,目光慢慢变得森冷。


萧铎川:“呵呵,你管那玩意叫程咬金?”宋时昀嘲弄道:“谁是你老公,我们四个吗?”季扬目光变得耐人寻味:“啊……”饭店老板悄悄捂住了自己小孩的耳朵,讪笑:“成年人嘛……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说。”


一股麻意自后背蹿上后脑勺,我僵硬地看向慕渊,他没有任何帮忙的意思,咬牙冲过去拖住他,“教授,关于温裕的学习,我要跟您谈谈!”萧铎川:“很好,知道请外援了。”


宋时昀勾勾嘴角,不予置评。


季扬目光温和:“姐姐,你可以考虑考虑我。”


得了吧,你们两个腹黑,一个绿茶,还是慕渊最有安全感。


慕渊笑笑,“好,我送你回家。”


正如闺蜜所说:“人家33岁,事业有成,打游戏只甩链接,怎么可能被你表弟撩到?哄小孩呢吧?”我由此断定,慕渊是最有理智的,他从中调停最合适不过。


身后萧铎川咬牙切齿地喊:“软绵绵,你给我站住。”


我发出一声愤怒的国骂,给表弟弹去微信语音。


很好,他把我拉黑了。


韩信:“你家住哪?”我警惕地说:“你们想干嘛?”“技术不行,教教你。”


最后一波,对方团灭,水晶被推,赢了。


回到组队界面,我说:“我妈喊我去写作业了,哥哥们再见。”


说完飞快地退出组队,设置隐身。


由于我微信好友太多,根本无法从中分辨哪个是烂桃花,只好拉黑处理。


不到一星期,我弟默默把我加回来了,一开口就跟我哭穷,“姐,我生活费不够了,你能来看看我吗?”他就读于本市A大,名牌大学,由于我姨妈对他管教甚严,我成了他的最后一道堡垒。


他平常自己会做家教,倒是不缺钱,喜欢买点东西来看我。


这一次应该是摊上事了。


傍晚,我开着车停在A大西门。


等了半个小时,表弟屁颠屁颠跑过来,“姐,不是让你坐公交过来吗,你这车往校门口一停,让别人怎么看我。”


“我一把老骨头,挤不过别人。


钱给你可以,用来干什么的?”半天表弟忸怩道:“交了女朋友……前几天她磕了脚,钱拿去垫医药费了……”我点点头,“上车吧,带你去吃饭。”


表弟拉住车门,“姐……能不能再求你件事啊?我们社团组织游戏比赛,缺人,你来都来了,充个数再走呗。


我请你吃食堂!”前几天的阴影还没消散,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表弟说:“我女朋友也在,她喜欢你很久了,一直想跟你打游戏,姐,你弟弟的终身幸福就寄托在你身上了!”行吧,这个理由我没法拒绝。


一个小时后,我坐在了比赛现场,他们有个大屏幕,实时直播赛况。


表弟的女朋友长得娇小可人,一双星星眼黏在我身上,姐姐长姐姐短的,表弟坐在旁边,说“姐,你玩中单吧,把辅助给小雪。”


“好。”


说完话,我一抬头,愣住了,对面四个帅哥齐齐坐成一排,各有千秋,上次我看见这么帅的哥哥,还是上次。


其中一位,尤其出挑。


带着一副金丝眼镜,单眼皮,眼尾上挑的清冷款男神,他相较周围几个,年长一些,气质沉稳,手指修长,随意拨弄手机屏幕,优雅从容。


看他的外套还搭在椅子上,显然是跟我一样,被抓来的外援。


我表弟脸色都变了,“完犊子,怎么遇见他们了?”我挑眉取笑:“怎么了?你们学校F4啊?”声音太大,导致对面几位帅哥齐齐看过来。


表弟面如死灰,“我就不该坐在这里……对面那位,是我们学校的教授慕渊,旁边那三个,是他实验室的搭档,我还想报他的博士呢……”哦……“教授啊……年纪不小了吧……”我表弟白我一眼,“今年33,年轻着呢,你不都27了吗?”“……”比赛现场因为几位帅哥的到来异常火爆。


游戏开局,我方很快选定了阵容。


表弟可怜巴巴地求我:“姐……待会手下留情啊,我的前途全靠你了。”


我打游戏有个特质,就是努力。


进入加载界面,我还跟表弟说笑:“哎,对面阵容有点熟啊……近期那几个英雄出场率有点高……”表弟小脸刷白,哆哆嗦嗦地指着屏幕,说“姐……你的老公,坐在对面……”我倒吸一口冷气,界面上熟悉的ID正向我招手:慕南石、温柔山风、孤寡老人、同舟渡……与此同时,对面四位帅哥也发现了什么,齐齐抬眼,目光如炬,锐利摄人。


在这紧张刺激的时刻,我一把将手机塞进表弟手里,语速飞快:“不,是你的老公。”


表弟端着手机,语重心长道:“姐,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我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啊。”


“账号我不要,给你了。”


天知道上面我冲到了V8,表弟眼睛一亮,“作为报答,我再给你滴几个。”


“你敢!”我低着头,指挥手里的程咬金躲进草丛,看对面四道森冷的目光轮流划过。


公孙离:软绵绵,今天你妈没喊你写作业?软绵绵是我的游戏昵称。


我弟帮我改的。


与之同步的,是对面一个帅哥冷冷地看过来。


不愧是我表弟,选的男人不光好看,声音还好听。


他眼神落在我脸上,我故作淡定地低下头,笨拙地从对方吕布手里抢掉一只河蟹。


队友喃喃自语:“对面无形的压迫感是怎么回事?”“慌什么。”


只见我表弟镇定自若,一个闪现,成功送下一血,“男人嘛,哄就完事了。”


敌方韩信果然心软,说:“对面别送。”


我在桌子下面狠踢表弟,示意他给我消停点。


战局进入白热化,因为表弟的故意放水,我们被人推到高地,输掉了这局比赛。


中场休息,表弟把手机塞给我,和女朋友出门买饮料。


他刚走,游戏界面同时收到三条私信。


孤寡老人:不想死就过来。


温柔山风:怎么?翻车了?继续CPDD啊。


同舟渡:姐姐,来都来了,不见见?还好,慕南石没有动静。


我截图给表弟,表弟秒回:“没事,冷处理,我网不好,等我回去。”


我退出游戏页面,打算置之不理,微信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慕渊请求加您好友。


这比收到三条私信更恐怖,威力堪比原子弹爆炸,受害者找上门了。


果然,表弟就是我活在世上最大的破绽。


毕竟是表弟心仪的教授,我咬着牙,通过了慕渊的申请,殷切且心虚地打出:“久仰慕教授大名,我是温裕的姐姐。”


“您好。


关于温裕的学业,有些事要跟您谈谈。


不知今晚方不方便在学校食堂吃个饭?”我热切地回复:“方便的方便的。”


刚发出去,心中警铃大作,他知道我在A大?表弟的微信突然弹出:“姐,慕教授突然要见家长,我上个学期挂过他的课,就把你的微信推给他了。


记得通过前,一定要删游戏好友。”


他稳如老狗。


我 一脸黑线,缓缓地抬起眼,只见慕大教授放下手机,一双眼睛透过眼镜慢条斯理地望过来,微微勾起嘴角,擒着冷意。


“温裕,我忘删了……”温裕:“……那你看看我和他们的聊天记录,学着哄一哄,别慌,我马上就到。”


我翻开和慕南石的聊天记录,气得高血压都犯了。


“老公,带瑶瑶上分可以嘛?”这是男人说的话!!!我不信邪地翻遍了所有的聊天记录,他竟然跟每个男人都这么说!孤寡老人:“麻溜进队,跟我,不许和别人说话。”


温柔山风:“我看云中君挺好,你觉得呢?”同舟渡:“姐姐,我们奔现吧。”


慕南石:一个组队链接。


表弟又发来一条:“姐,中国人不骗中国人,喊老公,百试百灵。”


我额头的青筋开始突突直跳,手指飞快地打字:“我去跟他们讲清楚。”


“啊!姐!不要!你弟弟还要上学!一下子得罪四位大佬,我怎么办啊!”表弟拎着小女朋友回来时,小姑娘眼睛红红的,给了我一支草莓味的雪糕,“姐姐最好了……”“……”温裕这孩子,打小就聪明,能精准拿捏别人的弱点。


在这俩小崽子的温柔攻势面前,我深深叹了口气,做出让步。


脚踏四条船的坏人,只好由我来当。


接下来的两场,对方越打越猛,我选小乔,站在泉水,被四位大佬堵在里面,瑟瑟发抖。


其余人只要一复活,就会被杀死。


只有我,尴尬地站在泉水中央,脚趾抠地,生不如死……“各位大哥……行行好吧……”我将求饶打在公屏上。


收获了四句整整齐齐的“呵呵。”


这场比赛以我们惨白告终,主持人强颜欢笑:“呃……我们这场……这场……友谊赛……圆满落幕。


感谢慕教授及其团队为本次比赛作出的……卓越贡献。”


我欲哭无泪,关掉游戏界面,正准备逃走。


手机微信响了。


慕渊:“出来,在门口。”


“……”我毕业八百年了,为何还要夹着尾巴做人?温裕给了我一个肯定的眼神:“正常发挥,我相信你。”


他赶着和小女朋友恋爱,匆匆离去。


我走出阶梯教室,慕渊等在外面,恰好夕阳的一束光打进走廊。


时至傍晚,学生熙熙攘攘从玻璃门外经过,情侣两三对在树下热吻。


慕渊低着头,侧脸在橘色的夕阳里,明暗交替,被勾勒出优美的轮廓。


他倚在墙边,衬衣挽至小臂,单手拎外套搭在肩上,神色淡淡刷着手机,眼镜压在鼻梁中下部,有一种慵懒厌世感。


听见动静,抬头站直身子。


挺拔的身高需要我仰头看他。


“其他人呢?”他收起手机,语气中带了一些冷淡:“怎么,一个人不够?”“哪能啊?够了!绝对够了!”对于我来说,真正意义上的野王,只有他一个。


我忐忑地问:“可是他们……对我没意见吧……”“我没说。”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