砌进墙里的女人
继续看书
最近,我总觉得屋里多了一个人。原来是我丈夫新娶的小娇妻。而我,已经被砌进墙里,3年了。被我的丈夫,沈铎。我心里刚泛起一丝诡异的熟悉感,就见那个男人把头抵在女人肩上。半张脸正对着我。鼻梁高挺、轮廓坚毅,无一不透着刻入骨髓的熟悉感。我的心狠狠沉了下去。是沈铎。我相恋五年、结婚三年的丈夫。

《砌进墙里的女人》精彩片段

最近,我总觉得屋里多了一个人。


原来是我丈夫新娶的小娇妻。


而我,已经被砌进墙里,3年了。


被我的丈夫,沈铎。


1、


我迷迷糊糊从混沌中醒来,发现屋子里多了一个娇俏的小女人。


穿着淡黄的长裙,像一只花蝴蝶般在厨房穿梭。


颊边漾起两道梨涡,甜得让我这个女人都心生欢喜。


我静静地看了她好一会,看她差点被滚油溅着,看她铲起还泛血的石斑鱼。


这个一看就是自小被娇养着的小姑娘,不知道这般洗手作羹汤是为了怎样的男人。


我暗想。


他真幸运。


大门被拉开,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放下公文包,径直走向那个女人,自身后把她圈进怀里。


「婉婉,说了你不要太辛苦了。这些我来就好。」


这个声音...


我心里刚泛起一丝诡异的熟悉感,就见那个男人把头抵在女人肩上。


半张脸正对着我。


鼻梁高挺、轮廓坚毅,无一不透着刻入骨髓的熟悉感。


我的心狠狠沉了下去。


是沈铎。


我相恋五年、结婚三年的丈夫。


2、


这会我才发现,面前这个房子...虽然装潢迥然不同,处处透着一股华丽精致的气质。


但格局却分明和我与沈铎一年前搬进来的新家如出一辙。


这是我的家。


那是我翻炒过无数次的灶台。


我的丈夫却在我的家里,抱着另一个女人。


我几乎红了眼,就想扑上去撕烂那对狗男女的脸。


却狠狠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不疼,却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禁锢感。


女人似乎下意识地偏了偏头。


我忍不住再次伸手。


面前是一道无型的结界。


仿佛把我和沈铎还有那个女人分隔在两个时空里。


巨大的恐惧浮上心头,我到底...在哪里?


3、


仿佛只是短暂的愣神,再抬眼桌上已经摆了四五盘菜。


沈铎解下围裙,温柔地在女人唇角上印下一吻。


然后牵着她到我面前。


有一瞬间我几乎以为他是向我走来。


我拼命地拍打着无形地屏障,朝他嘶吼、朝他尖叫。


然后眼睁睁看着他置若罔闻,自顾自在我面前停住。


随后转过身,和那个女人一起朝正前方躬了躬身。


女人偏过身,抱住了他。


「别太难过,」


她声音幽幽的,


「她要是知道你这么爱她,泉下有知,一定会很感动的。」


「你每次饭前都要来祭奠她。」


沈铎低下头,眼里满是怜爱,


「对不起,委屈你了。」


女人把脸埋进他的胸口,


「我虽然会有些嫉妒和羡慕,但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对你心动不已。」


「你这样重情又重义的男人,才值得相伴一生。」


两人絮絮叨叨地又说了些什么,我已经听不见了。


因为就在女人埋进他胸口的那个瞬间,被她娇小身子挡住的那块位置空了出来。


对面的桃木桌上摆着一个女人的照片。


一张黑白照。


女人脸上还挂着微笑。


眼底却仿佛藏着一汪深渊,空洞,麻木,令人不寒而栗。


那个女人,是我。


头疼欲裂。


我终于想起来了。


我已经死了。


死在一场车祸里。


我还记得尖锐的刹车、飞溅的鲜血。


和……远处朝我飞奔过来的沈铎。


我抬头看见眼前的挂钟。


2020年8月2号。


已经,三年过去了。


所以沈铎有了新的幸福。


女人叫彭婉,长在江南水乡。


就像我的初印象那样,她的确令人心生欢喜。


不同于我连声音都麻利如风的性子,她的声音带着一股带着奶味的糯意。


连夏天的大西瓜,对半切,她会把最中心、最甜的部分都挖给沈铎。


而曾经...那口最甜的西瓜,一直都是我的。


看着沙发上如交颈天鹅般甜蜜的男女,一股酸意猛地冲上我的鼻尖,我几乎以为自己要落泪。


可一探眼角,粗粝的干涸。


原来...鬼是不会落泪的。


我眷恋的目光投向沙发上的沈铎。


岁月好像格外偏爱这个男人,他脸上不仅没有添上半点沧桑,反而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意气风发的红气,更帅了。


我揉了揉眼,没错,真的是红气。


原来做鬼之后,真的能看到别人身上的气运吗?


我又把目光落回到彭婉身上,什么也没有。


看来彭婉的气运一般。


我不禁有些失笑,沈铎当年竟然还跟我说他被人告知自身命格“一生坎坷、财寿双失”,是怎样不长眼的江湖骗子才能昧着良心对这样鼎旺的红气说出这样的话?


但不知怎么,那股红气有股莫名的熟悉感,仿佛硬生生从我身体剥离的分裂感。


就连此刻,我都能似有若无地感应到它在无声地召唤我。


那个时候的我以为,是自己和沈铎在一起的时日太久了,这股红气把我当了它半个主人。


却没想到,这东西,它的确有灵。


它在,召唤,它真正的主人。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