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天,三生石畔
继续看书
“本殿什么东西没有,怎么会稀罕你的东西?”凤烟一颗炙热的心,瞬间被他蚀骨的语言给扑灭了。她微微颔首施礼便带着剑低头走了出去,即将走出门口时,卫青却又将她给叫住了:“等等,送都送来了,便放在桌子上吧…”

《九重天,三生石畔》精彩片段

“你们本是天命的姻缘,不管经过多少时间,总会走进对方的心中。当初本帝也是这般告知于你,但是你丝毫没有将本帝的话放在心里,如今天命得以印证,却再也没有反悔的机会…”

天命印证?

什么意思?天帝的意思是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凤烟。

不,不是的!

他只是觉得还没有还给她凤凰玉,只是觉得有些话还没有说清楚…

卫青猛然抬起头:“不,父君误会了,儿臣只是将话说清楚,儿臣心中心悦之人并不是她!”

不是她,怎么可能会是她…

卫青在心里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他之所以执意要找到凤烟,一定是因为还没有亲手将凤凰玉还给她。

他自小便不喜欢拿别人的东西,既然已经毫无瓜葛的,自然是要将那东西还回去的但是他并未意识到,九百年来他拿过凤烟的东西,早已数不胜数。

小到吃食,大到法器,就连他腰间一直挂着的玄冰软剑,都是凤烟用凤凰赤焰炼制而成。

凤凰赤焰只有在凤凰飞升时才会出现,且凶险非常。在飞升之时,最忌出神,稍不注意便会被灼烧成灰烬。

明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凤烟还是在极寒之地挖来这千年寒冰,在飞升之时将其强行放入自己体内。

寒热交替,使得她差点丢了性命。

而她之所以这样做,只是想在卫青生辰之时送给他一件比较顺手的生辰礼物。

当她满怀欣喜地将那把经过炼制早已无坚不摧的软剑送给卫青时,换来的不过是他的嗤笑。

“本殿什么东西没有,怎么会稀罕你的东西?”

凤烟一颗炙热的心,瞬间被他蚀骨的语言给扑灭了。

她微微颔首施礼便带着剑低头走了出去,即将走出门口时,卫青却又将她给叫住了:“等等,送都送来了,便放在桌子上吧…”

其实他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何种心理才将她叫住的。

或是她临行之时,眼中那抹逐渐暗下去的光芒,让他感觉有些不舒服。

又或许是看着她垂首的背影很是凄凉,故而心中不忍。

亦或是那份久违的熟悉感,这一幕好像他之前也见到过…反正他就是让凤烟将那把剑留了下来。

并且还鬼使神差地问出了那么一句话:“它叫什么名字?”

凤烟眼前一亮,忙将剑放到桌子上,说道:“谬鸣剑,抚长剑兮玉…”

她话还没没说完,卫青便皱着眉,满脸不耐的说:“好了,知道了,没事的话你便回去吧。”

凤烟看了一眼满堂的宾客,恭敬施礼后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轻轻吟下了后面一句:“抚长剑兮玉珥,谬锵鸣兮琳琅。希望这把剑今后可以护你周全…”

她轻轻叹了口气,缓步离去。


两人相视许久,天帝终于来口:“本帝还是那句话,没有人能违抗天命,如今还不知会有什么天劫降下,等时候到了,你便会后悔了…”

天帝看着眼中看不懂任何情绪的卫青,心中一顿苦涩。

知子莫若父,虽然两人算不得亲近,但是朝夕相处了上万年。于天帝来说,卫青算是无比熟悉。

他知道卫青的任何习惯,自然也知道他的所有想法。

“我只是想要亲手将凤凰玉还给凤烟,只要可以,那儿臣便没有什么好后悔的!”

卫青还是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

天帝知道,现在不管自己说些什么,卫青都听不进去。

南禺山。

凤烟看着漫山遍野的萧条枯木,眼前却浮现出曾经郁郁葱葱繁华景象。

“父王,母后,凤烟回来了。”

凤烟涩声喊道,沙哑的嗓音回荡在空旷的山谷。

“凤烟以后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永远陪着你们,一起守护我们的南禺山。”

她踩着枯石砂砾,缓慢朝山上走去。

但视线却愈发模糊,丹田之处隐隐有腥血上涌。

一定要到山之巅,那里才是归处!

“噗——”一口乌血喷出。

凤烟腿软着趔趄栽倒,身上被荆棘刺伤,血迹斑驳。

望着近在咫尺却再也无力触及的山巅,她沉沉阖上了眼……青云宫。

卫青手中的龙凤玉佩骤然坠地,碎得四分五裂!

他下意识一颤,从混沌睡意中惊醒。

方才,他好像梦到了凤烟。

她浑身是血地倒在了南禺山畔,再也没有醒来。

卫青大口喝水,努力让自己变得冷静。

那个女人是凤族最后一只凤凰,定是惜命得紧,又怎会让自己倒在那萧条之山。

并且前些日子她还在桃林和她师父逍遥快活,自己这梦做得可笑至极!

卫青指尖运转灵力拂过地面,顿时那碎裂的玉佩化作齑粉,消失无影。

想起那在脑海中怎么都挥散不去的身影,他直接捏了个传音决,朝着凤烟的气息飞去。

“三生石畔断红线,姻缘散尽还凤玉。”

既然她有心要离开,自己便如她的意,断个一干二净。

卫青站在宫门口,时不时眺望不远处,是否有传音决传回。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

一只冰蓝传音鹤在夜色中徐徐飞来,漂浮在卫青跟前。

他抬手轻触,传来了一道低弱的声音。

“好。”

卫青蹙眉,眸底不可遏制地涌上一抹冷意。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