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岁岁薄司寒
  • 程岁岁薄司寒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程岁岁
  • 更新:2022-09-11 11:56:00
  • 最新章节:程岁岁薄司寒第2章
继续看书
程岁岁微微出神,三年前重生,她为了踹掉人面兽心的未婚夫,而和薄司寒协议结婚。两人当初说好,薄司寒帮助她顺利继承周氏集团,而她帮薄司寒躲掉家里的催婚,为此,他们需要对外假装恩爱。只是没有想到,这一装就是三年。程岁岁更没料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爱上了薄司寒。

《程岁岁薄司寒》精彩片段

帝都,周家灯火辉煌,正举行宴会。


程岁岁穿着酒红色礼服,从楼上缓缓走下,姣好的身姿瞬间吸引了宴会上所有人的注意。


但她的目光却只落在不远处的薄司寒身上。


男人穿着墨色高定西服,嘴边噙着笑,混身上下却透着一股不好惹的邪肆。


程岁岁微微出神,三年前重生,她为了踹掉人面兽心的未婚夫,而和薄司寒协议结婚。


两人当初说好,薄司寒帮助她顺利继承周氏集团,而她帮薄司寒躲掉家里的催婚,为此,他们需要对外假装恩爱。


只是没有想到,这一装就是三年。


程岁岁更没料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爱上了薄司寒。


如今这假装的恩爱,对她来说已经成了甜蜜的折磨。


回过神来,她端着酒杯走到薄司寒身边:“薄司寒,在聊什么呢?”


薄司寒回头,扫了一眼程岁岁光滑的肩膀,然后抬手将外套脱下,套在她身上:“别着凉。”


被充满他气息的外套包裹着,程岁岁不由红了脸。


周边的人见状,起哄了一句:“薄少,你这醋性未免也太大了。”


薄司寒闻言,熟稔将程岁岁揽进怀里:“我的人,当然只能我看。”


程岁岁窝在薄司寒的怀中,听到这宛如宣告主权般的话语,不由仰头望去,视线恰好和薄司寒撞上。


男人的桃花眼满是深情,就好像他的眼里,心里都是她。


程岁岁知道他在演戏,可还是控制不住沉溺。


也会忍不住想,他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宴过半场,程岁岁始终被薄司寒搂住,周围感叹他们恩爱的声音也一如从前。


中途,程岁岁离场去了洗手间。


等她收拾好自己,刚要推开隔间出去,就听见外面有人讨论。


“谁不知道薄少生了病活不过三十岁,程岁岁一个注定守活寡的,也不知道她高兴个什么劲!”


“就算成了寡妇,可程岁岁现在坐稳了周家继承人的位置,她也不亏啊。”


“等着看吧,程岁岁那种寡淡的女人根本不是薄少喜欢的,早晚会被赶出薄家。”


几人的声音逐渐远去,程岁岁满脸复杂从洗手间出来。


她活了两辈子,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薄司寒的病不致命。


只是上辈子,他确实没有活过三十岁……


程岁岁深呼吸一口,甩开上辈子的记忆。


现在有她在,自己不会让薄司寒出事的。


……


宴会结束,众人散场后已经是深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程岁岁怎么也静不下心,脑海一直浮现着薄司寒深情的模样。


越想,心跳越快。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了薄司寒的卧室门前。


刚要敲门,门却从里面被打开。


薄司寒穿着浴袍站在门口,似乎并不诧异她的到来:“正好,我也有事找你。”


闻言,程岁岁眼眸一亮,心中那句‘我喜欢你’已经到了嘴边,这时,却听头顶上方传来一句——


“我们离婚吧。”


薄司寒的话宛如当头一棒,彻底让程岁岁的酒醒,脸上血色褪尽,内心被这一句话震得摇摇欲坠。


她握紧拳头,强装镇定:“为什么?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薄司寒脸上神色不明,一改以往的温情,声音带着寒意:“三年前的协议婚姻,你我各取所需,你现在已是周家继承人。”


程岁岁脸色一变,她努力稳住情绪又说:“可你现在不是依旧需要挡箭牌?”


薄司寒垂眸,漫不经心开口:“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说完,薄司寒也不顾程岁岁是如何反应,直接关了门。


“嘭——”


门在程岁岁眼前关上,她盯着紧闭的门,仿佛看到薄司寒的世界也对她上了锁。


心像是有双大手扯着,疼得很。


程岁岁不禁想,难道这三年的‘恩爱夫妻’,只有自己一个人当真了吗?


但如果薄司寒对她没有丝毫感情,那他怎么假装的那么好?


能在她感冒发烧时守了她一天一夜,能在她应酬喝多时,特地下厨准备醒酒汤……难道这些,也都是演戏的吗?


……


第二天一早,程岁岁担心薄司寒又提离婚的事,一大早就出了门。


整整一天,她用工作麻痹自己,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直至深夜,周式总裁办公室的灯都还亮着。


程岁岁坐在黑色的办公椅上,揉了揉眉心缓解一天的疲惫,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没有薄司寒的任何消息。


她心中又是一阵苦涩,看着手机屏保上的照片,视线描绘着薄司寒的眉眼,只是对着照片,她仿佛都能溺死在他桃花眼里。


就在这时,办公室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程岁岁回过神后抬头一看,来人竟是薄司寒的助理。


只见他走上前,把一份文件递到她面前:“夫人,薄少让您签字。”


程岁岁接过文件,打卡一看,里面竟是白纸黑字的‘离婚协议书’,心猛地一紧。


她捏紧了手里的文件,她忙问助理:“他呢?”


助理不敢跟她对视:“薄少现在很忙,夫人,请您不要让我为难。”


程岁岁闻言心中一沉,助理压力这么大,肯定是薄司寒特意吩咐过,不告诉她行踪。


他真的就这么冷情?


三年的夫妻,说散就散?


她示意助理离开:“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我会亲自跟薄少说的。”


助理一走,程岁岁就给薄司寒打了个电话,对面却无人接听。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转头又见‘离婚协议书’这五个大字,程岁岁再也没有心情处理工作。


结婚以来的记忆不断在脑海浮现,薄司寒每一句的关心,现在都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插进心口。


三年前的婚礼上,是薄司寒宛如英雄一样出现,牵着她走出泥潭。


想着想着,程岁岁感到一阵疲惫袭来,随即陷入一片黑暗。


昏昏沉沉间,她好像做梦,又回到了三年前那场荒诞的婚礼上……


此刻,她穿着婚纱站在牧师面前,台下,整个教堂的人都在窃窃私语,等着看她的好戏。


就在刚刚,她的未婚夫跟继妹的恋情爆光,‘程岁岁’着三个字就是一场笑话。


程岁岁握紧手中的捧花,忍着怒气挽尊:“谁愿意娶我,我就嫁给谁。”


四周静寂,底下无一人应声,就在她感到绝望之际,从大门口传来一个声音。


“我娶。”


话落,薄司寒如天神般降临,逆着光朝她走来。


她惊喜的抬头,跟薄司寒的视线对上……


下一秒,程岁岁从梦中惊醒。


她才发现,昨天晚上自己竟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现在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


程岁岁稍微动一下手指,手臂酸麻不已,视线看向办公桌。


昨晚电脑也都忘记关了,她刚一动鼠标,电脑屏幕上突然弹出一则消息——


【薄二少与明星林雪一同出入酒店共度春宵】


程岁岁在看清屏幕上的字时,感觉全身上下的血液都被冻僵了。


很快,她稳住心神,又给薄司寒打了个电话,做好了会打很多次电话的准备,却没想到很快就被接起。


程岁岁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对面就传来一道陌生的女声:“薄司寒,你的电话。”


她愣住,胸口一阵发闷,等她回神过来,对面早已换了人。


两人之间,无声的沉默蔓延。


缓了几秒,程岁岁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刚刚是谁?”


稍后,电话里传来薄司寒没有温度的一句:“这跟你没关系。”


闻言,程岁岁捏紧了手机,哑声道:“我还是你的妻子,我有权过问。”


话落,对方嗤笑一声:“程岁岁,你入戏太深了。”


在那一刹那,程岁岁心中一直紧绷的弦,“啪”的一声断了。


心里蓦地被酸涩胀满,连电话什么时候被挂断的也不知道。


她愣愣地看着手机,脑中思绪乱做一团。


良久。


程岁岁站起身,决定去找薄司寒好好聊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