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皇室搞垄断
继续看书
太子来信,让你们这些后辈有空多多‘照顾’李恪。”长孙无忌淡然道。身为老狐狸的他第一时间就知道李承乾为了避嫌没有出宫。而且李恪自愿离开皇宫,和陛下断绝父子关系绝对和李承乾有关系。

《脱离皇室搞垄断》精彩片段

皇宫外。

李恪和李二断绝父子关系的消息同样传了出来。

整个长安城的高层都以为自己听错,再三确认才敢相信是真的。

消息太震撼了。

和皇帝断绝父子关系,简直就是比遭遇死刑还要残酷。

没有了皇子身份,就是从高高在上的天上跌落在人间。

从此再无人尊敬,也再无人给他面子。

“蜀王李恪明明不是愚蠢之人,怎么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皇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陛下也容忍自己的皇子自甘堕落?”

“噤声,这是陛下的家事,我们作为臣子的不宜过分的讨论下去。”

长孙府。

吏部尚书长孙无忌家里。

这一家子因为李恪的事情召开了会议。

“太子来信,让你们这些后辈有空多多‘照顾’李恪。”

长孙无忌淡然道。

身为老狐狸的他第一时间就知道李承乾为了避嫌没有出宫。

而且李恪自愿离开皇宫,和陛下断绝父子关系绝对和李承乾有关系。

但这些都是小辈的事情,他身为吏部尚书,朝中重臣,不屑参与这些事情。

“爹,您放心,我们会让李恪在长安城寸步难行的。”

“等会我就吩咐下去,让他在长安城买不到房,连吃都没人肯卖给他。”

“只是孩儿点地方不懂,为何太子表弟那么恨李恪?”

嫡长子长孙冲不解问道。

作为嫡长子,长孙冲是和李承乾相处最多的。

从小长孙冲就知道李承乾恨李恪。。

但每次问李承乾,对方都会像是失去理智一样愤怒,问不出结果。

“此事你们不知可能比知道好。”

“下去吧,记住针对李恪的时候,不能让对方重伤,更不能让对方死亡。”

长孙无忌没有回答长孙冲的问题。

他摆摆手,让长孙冲等一干子女离开书房。

书房很热,他不想将一个小儿科的会议开那么久。

在长孙无忌这样的老狐狸眼中,李恪就是不起眼的浪花。

“好的,孩儿这就离开。”

长孙冲等人离开,会议散去。

针对李恪离开皇宫的会议,长安城之中权贵展开了很多。

底层的百姓暂时还不知道此事,没人敢主动将消息暴露给底层百姓。

涉及皇家的颜面问题,没有皇帝陛下的点头,乱说话的后果会很严重的。

但整个长安城,有点名气的权贵都已经知道此事,引起轩然大波。


无一例外的全都认为李恪是傻了。

很多人都等着看李恪在长安城混不下去的笑话。

还没有人动手针对李恪,但很多人准备好看戏了。

另一边。

李恪离开皇宫后,就进了长安城的一座豪华府邸。

这座府邸很大很豪华,是一个月前李恪花了重金买下来的。

没错,一个月前李恪就盘算着自己离开皇宫之后的住处以及生活问题。

李恪将手中的一个大包袱放在地上,那是出了皇宫后由贤灵宫的侍女交给他的。

本想拒绝的,但听到杨淑妃带来的话,心中感叹一声,也就拿了回来。

安顿后,进入后院院子,李恪心中默念:领取新手大礼包!

嗡!

二十多平方米的后院院子凭空出现云雾。

云雾中,一个个人影浮现,其中还伴随着一阵阵闪电出现。

恍惚间,李恪看到七道身影成形,每一个身上都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好一会儿后,云雾才缓缓消去,露出七个人,他们身上的恐怖气息也散去。

七个人,腰间佩戴长剑,每一个都带着面具,看不清他们的样子。

其中,有一个是女的,身材火辣诱人!

“拜见主人!”

七人单膝跪下,声音冰冷如机械。

“起身吧!”

“你们......可有名字?”

李恪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七人。

他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七人由系统奖励,不像是人,但也不是机器,没有感情。

“没有,请主人起名!”

七人机械般的声音响起。

“从左边起,你们就叫龙一,龙二,龙三......龙七。”

李恪沉默片刻,给他们起了满意的名字。

“谢主人起名!”

七人恭敬感谢,声音多了一丝丝的感情在里面,不再像刚才那样纯然像机械一般的回应。

“嗯,都先散去吧。”

李恪点点头,摆摆手让他们离开。

“主人,府外有人想要窥视这里,要不要将他们赶走?”

龙一恭敬道。

“有人?”

“不进府邸就不用管他们,敢进来就扔出去。”

李恪先是一愣,很快回过神来。

不愧是顶级高手,竟然连看都不看就能感受到几十米之外有人窥视这里。

有他们在,自己的安全就有了保障。

接下来,就是考虑大垄断系统的任务问题。

奖励很香,他也要赚钱,那何不走上垄断的道路呢?

只是,该从哪一方面着手呢?

李恪开始沉思起来。

没过多久,李恪嘴角上扬,露出迷人的笑容。

他想到一个绝对是火爆整个长安城的垄断性产业。

到时候,整个长安城的权贵,哪怕是皇宫的太子皇帝也要来求他卖!

李恪想要卖什么?

炎热的夏日自然是卖冰最火爆了。

据李恪所知,这个时候的大唐还没有夏日制冰的技术。

那么在这样炽热的环境下,若是能有一大批冰块能卖的话,绝对火爆全城。

毕竟皇室这样的庞然大物都已经没有多少冰块供他们凉爽的,其他的权贵更加不用说。

考虑好方向之后,李恪第一步就是购买原材料。

为了实行系统所说的大垄断计划,李恪并没有亲自去购买原料。

他让龙一到龙六,六位顶级高手去秘密去购买原料,留下龙七保护自己。

系统奖励的七位顶级高手目前还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李恪的人。

故而没人知道是李恪购买了哪些原料,断绝了之后被人察觉炼制冰块的技术。

大垄断就应该是这样的!

钱的方面李恪之前没准备多少。

但是杨淑妃让人给他带来的一大包钱财却价值不菲,足够买下全城的硝石。

李恪没有任何犹豫地使用杨淑妃的钱,但心底记下了这个名义上母亲的情分。

这一切正在悄然无声的进行着,没人知道一向不起眼的硝石怎么短短几天就被买空。

第二步自然是进行宣传。

【五天后,朱雀大街‘冰天雪地’店铺出售冰块,量多价美,欢迎采购!】

李恪将他要卖冰的消息宣传出去!

告知整个长安城的人,他李恪要卖冰块,要多少有多少!

有钱,宣传自然不会出现问题。

而且李恪现在就是长安城的大名人,一举一动都能引起长安城权贵的注意。

故而当他将消息散布出去的时候,整个长安城的权贵们全都沸腾起来。

“什么?李恪要卖冰块?!”

“天啊,这种热死人的天气哪来冰块可以卖?”

“他不会是真的傻了吧,是故意吸引大众注意力的吗?”

“肯定是,毕竟刚刚和陛下断绝父子关系,担心被人针对,引起大家的关注就没人敢明目张胆对付他,是个聪明人。”

“你傻啊,他怎么就是个聪明人了?一旦五天后他的店铺卖不出冰块,将会成为一个笑柄,整个长安城都会嘲笑他。”

“难道李恪因为和陛下断绝父子关系,受到巨大刺激,然后变傻了?”

全场都在议论。

权贵知道情况的以为李恪是傻了。

底层百姓不知道情况的,仅仅是当作是饭后闲谈,并没有过多的注意。

毕竟冰块这样奢侈的东西,他们冬天根本就没技术存下来,夏天更从来没有用过。

就算冰天雪地真的有卖,那也是奢侈昂贵的东西,他们买不起,故而关心程度和权贵们不同。

李恪将一大扎花放在石桌上。

石桌下面,有很多李恪提前找来的工具。

有石臼、戥子[děng]、水、酒精等等数十样乱七八糟的东西。

李恪要炼制香水!

他的下一个垄断生意就是香水生意。

系统给他奖励的一百零八种配方绝对能火爆长安城。

女人这种生物对于香水的需要,无论是在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的。

“啊啊啊啊啊!”

“混蛋李恪,你是不是故意和我过不去?”

长孙谪仙朝李恪大叫。

她早已经坐在李恪对面的石凳上。

而且已经跟李恪说了好几句话,却都得不到李恪的回复。

不仅得不到回复,李恪更是将她最喜欢的百合花放进石臼里面捶打。

无奈之下,她才发飙尖叫。

“你小声点我也知道你在和我说话。”

李恪停顿手中的动作,一脸嫌弃看着长孙谪仙。

“你...你......”

长孙谪仙气得说不出话来。

看着李恪脸上嫌弃的表情她感觉就要气炸。

长安城的那些公子哥,谁不是乖乖讨好自己的?

若是自己生气,不少公子哥都愿意割下他们的心头肉来让自己开心。

但李恪呢?

这混蛋,全是让自己生气!

该死的李恪,恨不得将他分尸十八块。

“好了,别你啊你啊的。”

“去摘点盛开的鲜花过来给我。”

李恪摆摆手,不想和长孙谪仙唠叨。

他现在要研究香水,要实现垄断不能让人看到。

虽然配方很复杂,但被长孙谪仙看着的话,可能也能推导出来。

“你休想!”

“我不像你这么残忍!”

长孙谪仙冷哼,怒气冲冲。

她正在生气,想让她干活很难。

“那你去整理一下花园可以吗?”

“你那么爱花,看到我踩乱的花园不会不去整理一下吧?”

李恪沉声道。

他要的是支走长孙谪仙。

不让她烦着自己,也不让对方知道自己调配香水。

“我不去,你休想命令我。”

长孙谪仙顿时气结,心情异常不好。

虽然她是输给了李恪做侍女,但若是自己不愿意,李恪也休想命令她去做事。

大不了自己走人,让长孙家背负点坏名声也没事。


立即去!”

李恪猛然低声喝出。

眼神冰冷瞪一眼长孙谪仙。

“你......”

长孙谪仙娇躯猛然一颤。

李恪那凶狠的眼神让她为之害怕。

只觉得一股澎湃气势勃然向自己压来。

不仅难以呼吸,甚至心都不在跳动一般。

这种锐利的眼神,与自己父亲那种睿智的眼神相差很大。

好像是充满着霸道、蔑视、高高在上......与皇帝姑父一般无二。

一时间,长孙谪仙仿佛不能自已,乖乖的起身,向花园走去。

直到到了花园才回过神来,顿时满脸的委屈,心中诅咒着李恪。

死李恪,臭李恪,就会凶我!

迟早有一天,本小姐让你后悔。

长发谪仙一边心底谩骂,一边整理被李恪弄乱的花园。

她蹲着身子,将地上的杂草当作是李恪,狠狠的拔起来,又分尸好几段才慢慢解恨。

“喂,长孙谪仙,过来一下。”

长孙谪仙在拔草,恍惚间听到李恪叫自己。

额......

难道这家伙知道自己错了,要向自己认错?

哼,算你识相,要不然本小姐宁愿丢了家里的名声,也不在你这里继续做侍女。

没错。

刚才长孙谪仙在拔草的过程中,已经下定决心和李恪毁约。

昨晚已经杜如晦向李恪保证过夏日生冰的秘法不会遭遇恶意竞争。

那长孙家想要抢这个秘法也是没有可能了。

既然如此,自己也就没必要继续留下。

那点输不起的名声她长孙家还输得起。

而且......自己也算是实现了部分诺言,放眼长安城,也没人敢说她的不是。

“干嘛?”

“要认错吗?”

“态度诚恳点说不定本小姐会原谅你的。”

长孙谪仙回到李恪跟前。

就这般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石桌上的李恪。

神色充满了骄傲。

“你有病吧?”

“我只是让你来闻闻这东西。”

李恪抬头,略显得无语道。

同时,还将手中的石臼伸向长孙谪仙鼻子下。

长孙谪仙的娇躯顿时就僵住,脸刷的一下子就变得红彤彤的,脑袋更是一片空白。

原来.....又是自己胡思乱想?!

咦?什么东西好香啊?

长孙谪仙很尴尬,也很生气。

但石臼上传出来的那种香味更加让她在意。

很像是百合花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但是又比百合香味好闻。

而且闻起来没有百合花那种伤神的感觉。

“这是什么?”

长孙谪仙好奇问道。

石臼里浓稠稠的液体,还有百合花的残骸,看上去很丑。

好闻的香味,就是从石臼里面丑丑的混合物传出来的。

“好闻吗?”

李恪问道。

他制作香水,但使用香水的不是自己。


女人才是他的顾客,得问问女人什么味道才行。

“好闻。”

“这是什么?”

长孙谪仙连连点头,眼睛发光的看着石臼里的东西。

她甚至还想,如果能将石臼里的香味抹在自己的身上,那该多惬意啊?

当然,长孙谪仙仅仅是想将香味抹在身上,并没有想将丑丑的粘浆抹在身上。

“这叫香水,主要是用来喷在身上的。”

李恪满意点头。

有长孙谪仙的肯定,那这次首做的百合香水很成功。

“这么丑,那么喷?”

长孙谪仙略微难过道。

李恪没有回应她,而是拿出一个琉璃瓶子。

先用钳子将花的残骸取走,然后缓缓将石臼里的液体倒进琉璃瓶里面。

琉璃瓶晶莹透明,但却价值不菲,就这样用来装香水李恪也一定都不心痛。

“如果是这样从琉璃瓶倒出来抹在手或者脖子处,你还会觉得丑吗?”

李恪递给长孙谪仙,轻笑道。

“我试试,我试试。”

长孙谪仙激动不已接过李恪的琉璃瓶。

虽然还是香水,但是从石臼倒出来的是晶莹的液体。

而且装进琉璃瓶的那一刻起,长孙谪仙就觉得这香水配的上自己,值得一试。

长孙谪仙无师自通,轻轻从琉璃瓶内倒出少量香水在自己的玉手上,两手交叉涂均匀。

放到鼻子边轻轻闻一口,闭着眼睛去感受。

顿时间,长孙谪仙就觉得心情好像是盛开的花一样,整个世界都是美妙的。

她猛的睁开眼睛,两眼发光看着李恪。

这瓶叫香水的东西,她要了!

“很好,初版的香水已经研究出来。”

“再加以提炼调制,成熟版的香水也能成功的。”

李恪满意点头。

他已经将长孙谪仙的神色看在眼里。

虽然对方还没有说明香水好用,但眼神已经说明一切。

“这才是初版的?”

“还有成熟版的香水?”

长孙谪仙惊呼出声,神色很是震惊。

现在自己手里这瓶已经让自己爱不释手。

没想到,竟然才是初版,还有更加高的成熟版。

不走了,自己先不走了,这么好东西一定要拿到手。

“那么粗糙的做工肯定是初版了。”

炎热的夏日自然是卖冰最火爆了。

据李恪所知,这个时候的大唐还没有夏日制冰的技术。

那么在这样炽热的环境下,若是能有一大批冰块能卖的话,绝对火爆全城。

毕竟皇室这样的庞然大物都已经没有多少冰块供他们凉爽的,其他的权贵更加不用说。

考虑好方向之后,李恪第一步就是购买原材料。

为了实行系统所说的大垄断计划,李恪并没有亲自去购买原料。

他让龙一到龙六,六位顶级高手去秘密去购买原料,留下龙七保护自己。

系统奖励的七位顶级高手目前还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李恪的人。

故而没人知道是李恪购买了哪些原料,断绝了之后被人察觉炼制冰块的技术。

大垄断就应该是这样的!

钱的方面李恪之前没准备多少。

但是杨淑妃让人给他带来的一大包钱财却价值不菲,足够买下全城的硝石。

李恪没有任何犹豫地使用杨淑妃的钱,但心底记下了这个名义上母亲的情分。

这一切正在悄然无声的进行着,没人知道一向不起眼的硝石怎么短短几天就被买空。

第二步自然是进行宣传。

【五天后,朱雀大街冰天雪地店铺出售冰块,量多价美,欢迎采购!】

李恪将他要卖冰的消息宣传出去!

告知整个长安城的人,他李恪要卖冰块,要多少有多少!

有钱,宣传自然不会出现问题。

而且李恪现在就是长安城的大名人,一举一动都能引起长安城权贵的注意。

故而当他将消息散布出去的时候,整个长安城的权贵们全都沸腾起来。

什么?李恪要卖冰块?!

天啊,这种热死人的天气哪来冰块可以卖?

他不会是真的傻了吧,是故意吸引大众注意力的吗?

肯定是,毕竟刚刚和陛下断绝父子关系,担心被人针对,引起大家的关注就没人敢明目张胆对付他,是个聪明人。

你傻啊,他怎么就是个聪明人了?一旦五天后他的店铺卖不出冰块,将会成为一个笑柄,整个长安城都会嘲笑他。

难道李恪因为和陛下断绝父子关系,受到巨大刺激,然后变傻了?

全场都在议论。

权贵知道情况的以为李恪是傻了。

底层百姓不知道情况的,仅仅是当作是饭后闲谈,并没有过多的注意。


毕竟冰块这样奢侈的东西,他们冬天根本就没技术存下来,夏天更从来没有用过。

就算冰天雪地真的有卖,那也是奢侈昂贵的东西,他们买不起,故而关心程度和权贵们不同。

......

朱雀大街某知名茶楼。

他大爷的,李恪那混蛋是什么时候买了这么一大座府邸的?害得我们白跑一趟户部。

长孙冲和他姐姐长孙谪仙两人正在喝茶。

他们和长孙无忌开完会后,就离开长孙府,向户部而去。

长安城的房产契约是由户部管辖的,每处房产的交易都需要户部的盖章才会生效。

长孙冲等人想着走个暗场,阻止李恪购买长安城的房子,让李恪无家可归,成为笑柄。

却不想,竟然落了个空,发现李恪不仅已经购买了一座大宅子,名下还有好几套店铺。

无功而归,再加上天气炎热引起的躁动,长孙冲等人自然心中不爽,暗骂李恪奸诈。

有了住所,又有谋生的地方,想要在衣食住行方面针对李恪恐怕已经不容易。

你好歹也是长孙家的嫡长子,能不能沉稳成熟一点?

长孙谪仙美眸瞪了长孙冲一眼。

她人如其名,一身白衣长裙加身,气质出尘如人间仙子。

瓜子脸,肌肤雪白弹指可破,一双犹似清水的眼睛,顺滑的黑发直达腰间。

曾经有才子形容她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长安城第三美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孙谪仙!

嘿嘿嘿,姐姐说得对。

长孙冲不以为然笑了笑。

他觉得这个姐姐很好,因为很聪明能帮助自己。

他也觉得这个姐姐不好,因为太聪明,都快超过自己在父亲心中的地位。

突然,两姐弟不再说话,他们听到了其他正在喝茶的百姓正在议论李恪要卖冰的事情。

嘶......

姐你说那李恪是不是受刺激傻了?

这种热死人的天气,哪来大量冰块贩卖?

听清楚周围人的议论后,长孙冲顿时倒吸口气。

先是震惊,随后觉得不可能,最后觉得李恪是傻的。

他们长孙家在长安城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了,但现在也早已经用光了冬天存下来的冰块。

既然如此,李恪哪来的大量冰块贩卖?

因为和陛下断绝父子关系受到刺激傻了吗?

也可能是故意吸引注意力也说不定。


长孙谪仙蹙眉,双眸晶莹好看。

她看向李恪住宅的方向看去,觉得此事不是那么简单。

当然,她也不相信李恪会有大量的冰块贩卖,恐怕一块都很难在这种天气拿出来。

他大爷的,那就先让他嚣张三天,三天后我们去看一看就知道。

长孙冲轻蔑笑道。

嗯,你和宫里的太子说一下。

长孙谪仙点点头,起身离开茶楼。

......

皇宫。

东宫太子处。

李承乾得知这消息后都愣住了。

好一会儿后,英俊恬静的脸就变得狰狞起来。

李恪啊李恪,你可千万不要因此受到刺激而变傻。

本宫与你之间的仇恨还没有算清楚,你给本宫等着,本宫很快就出宫的。

李承乾阴冷笑着,又很快恢复平静继续学习,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皇宫的另一边。

太极殿御书房李二之处。

收到来自禁军大统领的消息后,李二同样是微微愣住。

感受着太极殿上方传下来的燥热,李二不以为然轻笑,道:

朕早说过那逆子会求着回来的,这不过是想引起朕的注意罢了,不用管,随他去。

李君羡退下,暂时没有再去关注此事。

五天后的中午。

朱雀大街一处叫做冰雪天地的店铺正式开店。

今天的天气同样很燥热,但在冰雪天地门口看戏的人很多。

明面上,暗地里,整个长安城的权贵都想看看李恪葫芦里卖什么药?

看一看李恪是不是真的傻了? 冰天雪地张灯结彩。

朱雀大街上越来越多的百姓向这边靠近。

距离店铺开张的吉时就到,就要到开张的时间。

店铺的门还关着,但门口已经有好多个员工站立在两旁。

这些店员是李恪这五天时间中招聘过来的,用于管理一般事务。

冰雪天地,名字起得不错,书法水平也很有造诣。

人群之外的一处阴凉处。

长孙谪仙看着冰雪天地门牌轻声开口。

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觉得冰雪天地这四个字用得非常好。

一听就让人能够想象出那种凉爽的意境,起名水平乃是上上等。

旁边站着长孙冲正蠢蠢欲动,等着冰雪天地店铺门开张就去看热闹。

吱!

吉时到。

店铺门打开。

里面走出一位英俊的少年。

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外表看起来好像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却让人不敢小看。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剑眉下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正是李恪!

欢迎各位父老乡亲到场冰雪天地。

新店开张,冰块量多价美,全部一斤六钱......

李恪大大方方开口。

并没有初次经商就显得唯唯诺诺。

而且他也明白,这数百人围在店铺门口,十有十个都是来看戏的。

真正是相信他有冰块过来购买的人,没有!

冰块在哪里,快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一斤六钱?这不是和粮价一样吗,那么贵!

快拿出来,我们要先看货,我们要先看看是不是真有冰块?


老奴不敢。

老奴这就去叫。

小五子心中一颤,不敢忤逆李恪的命令。

他退下,很快回来,恭敬站在李恪的侧边。

片刻之后,蜀王府护卫长姗姗来迟,身后跟着四个护卫。

属下许兴修,拜见蜀王殿下。

许兴修行礼,但却目无敬意看着李恪。

我的冰块呢?

李恪神色淡然,平静开口。

给太子殿下了。

太子殿下让属下转告殿下,说作为弟弟孝敬一下哥哥是应该的,会记住殿下的孝心。

许兴修直言道。

他露出淡淡的笑容看着李恪。

眼前的这个人睫毛长而微卷,幽暗深邃的冰眸子让人心底发寒。

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这样的人本该是耀眼天下的王者。

但是可惜出身不好,身具前朝血脉,不被皇帝所喜,更被太子记恨。

大唐两位权力巅峰的人都不喜的人,自己自然得另投良木,投靠太子殿下门庭。

也就是说,你未经我的同意,擅自将我的东西孝敬了太子?

李恪缓缓起身,神色平静向许兴修走去。

那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缓缓升起,现场变得有些压抑。

殿下说笑了,是太子主动要的,不是属下孝敬的。

许兴修看到李恪向他走来,恍惚感觉巨大的压力逼来,觉得今天的蜀王和往日的蜀王大有不同。

但很快的,他就摇头轻笑,觉得是因为天气太热出现幻觉,同时暗骂自己被一个无权无势的皇子吓到,真是丢人。

投靠太子,就敢这般和我说话了吗?

李恪淡然道。

他来到许兴修身前,右手向许兴修腰间的陌刀伸去,握刀拔出。

许兴修先是一愣,本能的想要阻止李恪的动作。

但很快轻蔑一笑,让李恪将陌刀拔出。

跟随许兴修到来的四个护卫的手齐齐放在腰间刀柄上,但被许兴修伸手阻止。

而一旁的小五子则是拳头紧握,咬牙切齿恨恨地看向许兴修等人。

殿下是想杀了属下吗?

难道殿下不知道太子一直找机会将殿下赶出皇宫?

许兴修轻笑。

他断定李恪不敢杀自己。

一方面是李恪没有这个胆量。

另一方面是太子必定会借机将李恪赶出皇宫。

一旦出了皇宫,就意味着再无和陛下见面的机会,彻底失宠。

李恪笑了,笑得很灿烂。

面对死亡,古人都是这般大胆吗?

他扬起许兴修的陌刀,向露出轻蔑笑容的许兴修脖子斩下。

尔敢?!

许兴修顿时汗毛直立,眼睛瞪得圆起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