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括温慕乔
  • 沈括温慕乔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温慕乔
  • 更新:2023-02-02 13:32:00
  • 最新章节:沈括温慕乔第4章
继续看书
怎么说呢,有点儿油!虽然温慕乔这个名字我听着有点儿耳熟,但是我也没有深想。毕竟像这么毫无新意的名字,重名的几率太高了。

《沈括温慕乔》精彩片段

我发现我是霸总甜文中的白富美女配时,我和霸总已经结婚两年了。

得益于我之前的作死行为,霸总和小白莲的感情急速升温。

按剧情,我马上要下线了。 

呵,本大小姐有钱又貌美,自己去当爽文女主不香吗!

但是,肚子里忽然来了个娃算怎么回事?

早上起床,按照惯例,我给我那亲爱的老公准备了他最爱吃的三明治和他最爱喝的手磨咖啡。

然后给他系好领带、系好袖扣子,将他送出了门。

站在门口,看着远去的车尾,我脑子里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曾经那些被我遗忘的东西此时全部想了起来。

这一瞬间真的是醍醐灌顶,仿佛进入了顿悟之境。

事情是这样的。

,25 年前,我带着前世的记忆胎穿到了这本书的世界。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自己是穿书。

直到一个男人笑得见眉不见眼地说:「宝宝,咱们以后有名字了,咱们叫「温慕乔」,温仲康的温,乔雅的乔,你觉得怎么样?」

温仲康就是面前的男人,也就是我爸,至于乔雅,不用想,肯定是我妈了。

温慕乔,

温仲康爱慕乔雅。

怎么说呢,

有点儿油!

虽然温慕乔这个名字我听着有点儿耳熟,但是我也没有深想。

毕竟像这么毫无新意的名字,重名的几率太高了。

接着他又说:「我女儿真漂亮,昨天沈老二还想让咱们把乔乔订给他儿子当媳妇儿。哼,他想得倒是挺美。」

这时一个温柔的女声传来,「呵呵,我倒是觉得小括号挺好的,咱们两家知根知底,以后也不担心女儿受欺负。」

「他敢!我看谁敢欺负我女儿,我跟他拼命!」

……

后面他们还说了什么我就没听见了,我脑子里只剩下了「小括号」这个名字。

沈。

小括号。

沈括。

沈括??

沈括!!!

一瞬间我终于知道温慕乔这个名字给我的熟悉感来自于哪儿了。

这不正是我胎穿前刚看的一本书中的人物吗?

那是一本霸总甜宠文。

作为霸总甜宠文的标配,一个是霸总,一个就是甜宠。

在那本书里,霸总是沈括,一个不近人情、不苟言笑的霸道总裁。甜宠是习暖暖,一个元气满满、温暖向阳的小秘书。

初入职场的小新人,在工作中她遇到了无数的挫折和打击,可即使如此她依然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和期待。

她的这一份单纯和坚忍让总裁大 boss 另眼相待,他不仅没有责怪她的失职反而给了她很多的帮助。

就这样,慢慢地,大 boss 对小秘书由最初的好奇转化为深深的喜欢。

两人由此而开启了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而一段美好的爱情想要持久坚韧,就必须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的东西来添砖加瓦。

温慕乔就是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温慕乔和沈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个人从小就订下了娃娃亲,一到法定年龄就结婚领证了。

温慕乔很爱沈括,但是沈括对温慕乔的感情则是责任大于爱。

或者说在习暖暖之前,沈括根本不知道爱是什么,他的事业、爱情似乎就好像被安排好了一样,他只需要按步走就行了。

可是习暖暖的出现就像一道阳光,它划破了一潭死水的沉寂,激发了沈括从未有过的激情。

不过两个人是清白的,虽然他们彼此之间满是爱的泡泡,但是他们一直没有越过道德的边界。

为了推进剧情发展,这时候就该温慕乔出场了。

作为妻子,她很快发现了丈夫的异常,就这样抽丝剥茧她找到了习暖暖。

然后就是各种打压,欺负习暖暖。

她的种种行为不但没有对习暖暖造成任何伤害,反而让沈括认清楚了自己对习暖暖的感情。

到这里我只想说一句,「干得漂亮」!

就这样,一次一次的作妖后沈括越来越讨厌温慕乔,甚至提出了离婚。

温慕乔哪里肯同意,她直接找人绑架了习暖暖,想要毁了她。

这一下彻底触碰了沈括的逆鳞,他用雷霆手段搞垮了温家,然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温慕乔扔给了几个小混混。

就这样温慕乔无声无息地死了。

而沈括则和习暖暖幸福美好地生活在了一起,后来还生了一对双胞胎。

Happy ending!

你妹!

当我知道我是穿书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珍爱生命,远离沈括!

而我也是这样做的……

呃,在三岁前!

三岁前的我充分展示了自己对沈括的讨厌。

看到他,必哭!

靠近他,必咬!

有奶一定留着往他身上吐!

有尿一定等着往他身上撒!

就这样,沈小括号看到我就躲。

对此我很欣慰,我觉得只要我再接再厉,我一定可以和沈括成为路人。

可是老天爷偏要跟我作对。

在我 3 岁生日那天,「啪」,好像什么东西撞了我脑子一下,一瞬间我对于穿书的事完全不记得了。

满眼满心里只剩下了沈括那张让人垂涎欲滴的脸。

往后 22 年,我成了沈括的脑残粉,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追着他跑,而他似乎也乐意这样被我骚扰着,从未拒绝。

这不仅助长了我的气焰,而且就这样毫无疑问地,我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不,坟墓!

站在别墅外,我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直掐得自己涕泗横流。

MD,美色误我!

走进别墅,客厅的饭桌上还摆放着精致的三明治和冒着热气的手磨咖啡。

没有动。

仔细想想,从 4 天前开始,沈括突然就不吃我做的早餐了。

他给的理由是:太早,不饿!

我没有深想,仍然每天早起给他做。

我总是想着:也许他今天饿了呢?如果他饿了却没有吃的怎么办?

可是现在,随着记忆复苏,我终于知道了原因。

不是他不饿,而是他要留着肚子去公司吃习暖暖给他带的早餐。

习暖暖说早上喝咖啡不好,习暖暖说三明治没有烟火气。

习暖暖说:「我最喜欢吃豆浆油条了,还有我自己熬的小米粥,沈总,您尝尝!」

「嘶……呼!」

我揉了揉胸口,有点儿疼,怎么办?


坐在餐桌前,吃着自己做的三明治,我只感觉味如嚼蜡。

贼老天,不干人事儿!

如果我一直记得穿书的事儿,我就不会往沈括面前凑。明知道他将来会喜欢别人还要跟他掺和到一起,那不是犯贱吗?

如果我是此时此刻才穿书过来,我一定会立马提出离婚,和沈括以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一刀两断。

可是,22 年啊,我舔了沈括 22 年,我是真的爱他。

沈括对我是特别的。

我一直觉得沈括是爱我的,即使不像我爱他那么深,但我依然是独一无二的那一个。

这也是我能够追在他身后那么多年的原因。

现在你告诉我,他不爱我,还另有真爱。

是想怎么样呢?

搞死我吗?

这时家里的保姆开门进来了,看到我,她问:「夫人,今天中午想吃什么?我去买菜!」

突然想到了什么,我猛地站起身,「张妈,做点儿先生爱吃的菜,我中午去他公司。」

「好的。」

「您先准备,我出去一趟。」

「好。」

我开着一辆红色跑车离开了别墅,然后径直去了医院。

我这个月的生理期推迟了一周,本来我是没放在心上的,毕竟我的生理期向来不准。

可是当记忆复苏我却想到了一件事。

在原文里温慕乔有过一个孩子,不过她自己不知道。

有一次她去公司找沈括,一推开门就看到习暖暖正在给沈括系领带。

其实他们之间没什么。

只是习暖暖不小心把咖啡泼在了沈括身上,而一直由温慕乔给他系领带的沈括根本不会这种事,于是只能由习暖暖代劳。

可是温慕乔不知道。

她跟疯了一样上前一把抓住习暖暖的头发,抬起手就要打她。

沈括哪里会让她得手,他一把抓住温慕乔,将她推了出去。

就是这一推把温慕乔的孩子推没了。

而因为没了孩子,温慕乔对习暖暖的恨意更深。

难得的沈括对她生了点愧疚,将习暖暖调离了秘书部。

不过这个剧情不是为了温慕乔,而是为了促进沈括和习暖暖的感情。

毕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我稳稳地开着车往医院去。

我和沈括结婚两年,但一直做着保护措施,对于生孩子的事我们很默契地没有强求。

沈括是什么想法,我不知道。

于我而言,我只是想多跟他过几年的二人世界。

很快医院就到了。

很麻木地,我挂了号去了妇产科。

然后是等号、看医生、缴费、做检查、等结果。

整个过程用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了,什么都没法想。

医生看着化验单,她说:「从结果来看你确实是怀孕了。」

我心里微微颤了下,手不自觉地摸上了自己的肚子,这里竟然真的有了一个小生命!我和沈括的孩子!

虽然没有心理准备,但这绝对是个意外之喜。

可是此时此刻,我却满心茫然。

医生问:「这个孩子你打不打算要?」

我猛地抬头,打不打算要?这是什么问题?

不,这竟然真的是一个问题。

因为我迟疑了。

直到走到医院门口我才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抽离。

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我深吸一口气,开车往回走。

,22 年的感情,两年的婚姻,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我不想因为一本书的剧情给我的生活判死刑。

沈括,拜托你,不要让我失望。

回到家,张妈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她一边装盒一边笑着说:「现在像夫人和先生这么恩爱的夫妻可不多了,看着就让我羡慕。」

以往的我肯定会笑得一脸开心,可是此时此刻我却连牵动嘴角的能力都没有了。

别墅离沈括的公司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等我到他公司楼下时,正好 12 点。

前台认识我,不用通知,我径直上了专用电梯,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 32 层。

首先看到我的是徐然,沈括的助理。

看到我的那一瞬间他的脸一僵,眼中闪过片刻的慌乱,不过瞬间就恢复正常了。

「夫人,你怎么过来了?」

我轻笑了下,「沈括呢?」

徐然说:「总裁在办公室,我去通知。」

我一把拉住了他,「不用,我自己去。」

沈括的公司虽然我来得不多,但还是认识路的。

走到总裁办公室外,我轻轻地推开了门。

这个办公室的采光很好,正午 12 点,耀眼的阳光透过干净透亮的玻璃射了进来,洒了一屋子的光芒和温暖。

迎着光我看见了桌前坐着的一男一女,他们面前摆放着可爱的猫咪饭盒,两个人坐得很近,正津津有味地吃着饭盒里的东西。

女孩儿似乎说起了什么,脸上带着笑。

男人抬起头,认真地听着。

不知道是不是阳光的原因,此刻的男人似乎格外地温柔,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识过的温柔。

害怕是自己看错了,我拿出手机对着这一幕按下了拍照键。

「咔嚓!」

我轻轻地「啧」了声,糟糕,忘关声音了,打扰了这一幕,真是该死。

两个人似乎对于我的出现非常意外,他们的表情都有那么几秒的怔忡。

在沈括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不仅取悦了我。

没忍住,我「扑哧」笑出了声。

沈括皱着眉看着我,那脸色好像对我的到来很不满。

哎,沈括啊,真是伤人。

习暖暖脸色一白,兀地站了起来。

她的动作太快,带着一旁装汤的盒子整个泼了。

「啊!」

汤洒在她的腿上,烫得她惊叫出声。

沈括快速起身,一把拉着她往后退。

我转身离开,不愿再看后面发生的事情。

毕竟都是体面人,我可不想像原文那样做出不体面的事儿。

徐然一脸紧张地站在我身后。

我把手里的饭盒塞进了他怀里,「给你吃吧。」

徐然一脸的惊惶。

我没有离开,而是去了秘书部。

看到我进来,几个秘书都站起了身,看来都是认识我的。

如此也好,省的我多做解释。

「谁是江方宁?」我问。

一个妖娆的女人诚惶诚恐地站了出来,「夫人,是我,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从包里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她,「我对你手里的东西很感兴趣,记得联系我。」

江方宁一脸错愕。

等到走出秘书部的时候沈括已经站在外面了。

我收敛了脸上的情绪,面无表情地和他擦肩而过。

可是他却并没有想放过我,而是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他问:「你怎么过来了?」

我说:「松手。」

也许是我的语气太过冷淡了,毕竟我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过话,沈括握着我的手紧了紧。

「乔乔,不要闹。」

我「吁」了一口气,「沈括,松手,我暂时不想跟你说话,所以,别犯贱。」

沈括脸色难看,看着我的眸子里冒着火。

我不甘示弱地与他对视。

我温慕乔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之所以对他温柔小意,不过因为我爱他罢了。

现在我发现,没有必要了。

挣开沈括,我头也不回地离开公司。


离开公司后我没有回家,而是在酒店开了间房。

江方宁没有让我失望,仅仅过了一个半小时她就联系了我。

在原文里江方宁是个小炮灰,她对于自己的容貌是特别有自信的,这份自信让她有点儿自视甚高。

于是当习暖暖得到沈括青眼的时候,江方宁是无比嫉妒的。

而女人的第六感又特别惊人。

可以说江方宁是第一个发现习暖暖和沈括有猫腻的人。

出于各种复杂的心理,她拍下了习暖暖和沈括所有独处下暧昧的瞬间。

这些照片后来都到了温慕乔手上,也成了温慕乔黑化的导火索。

对于黑化,我不感兴趣。

但是对于黑料,我太喜欢了。

我用一笔钱买下了江方宁手上的所有八卦猛料。

不得不说她很给力,不仅有照片,还有视频。

我盯着这些东西看了将近两个小时,直到眼睛酸涩、饥肠辘辘。

我揉了揉眉心,虽然没有胃口,不想吃东西,但想到肚子里的小种子,我还是点了餐。

不知道现在饿着他,算不算家暴。

刚挂断酒店的电话我的手机就响了,是沈括。

,7 点 27。

他正常下班到家的时间。

我没接,直接挂断。

他没有再打来。

这才是沈括。

挂断沈括的电话后我拨通了洪律师的电话。

「温总,您有什么事吗?」

「帮我起草一份「离婚协议书」,我明天要。」

对面似乎吓住了,半天没有回话。

我还以为电话出了问题。

「喂?洪律师?」

洪律师终于回过了神,「您,您说什么?谁的离婚协议书?」

我好笑,难道我还让他起草别人的离婚协议书不成。

「我的,我和沈括的。」

这次洪律师终于反应迅速了,「好的,我知道了,您们的财产怎么划分?」

我说:「我的依旧是我的,他的仍然是他的,共同的部分我不要了。」

我和沈括虽然有各自的产业,但共同的部分也不少。

这么多年,各项投资、收藏,如果拿出来细分、割裂,这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

洪律师:「那您是……净身出户?」

……

「净身出户」这个词我不喜欢。

「那就共同的部分他不要,全归我。」

他沈括这点儿肚量还是有的。

「好的,我马上起草,起草完就发给您。」

洪律师的办事效率很高,半个小时他就完成了,直接发给了我。

我都惊了,这速度,我的一顿饭都还没有吃完了。

决定了,年底要给洪律师包个大红包。

吃完了饭,我准备下楼去把「离婚协议书」打印出来,同时把那些照片也洗出来。

刚打开门,一个黑影笼罩了下来,我吓了一跳,慌忙抬头,是沈括。

他双眉紧蹙、脸色暗沉。

我松了口气,语气不善地低吼道:「你想吓死我吗?」

对于沈括的到来我并不惊讶,他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当我还是他的责任,他就不会放任我不管。

既然我不接他的电话,他就肯定会来找我。

「为什么不回家?」他语气低沉地问。

我说:「来了正好,你进去坐一会儿,我有话跟你说。」

说着我就要出门。

「你去哪儿?」他问。

「打印点儿东西。」

「我陪你去。」

我推开了他,不容置喙地看着他说:「不用,等着。」

沈括皱了皱眉,最后他还是松开了我。

进了电梯我长舒一口气,紧了紧自己有些颤抖的手,对自己骂了句「没出息」。

我打印好东西回来的时候,沈括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

他永远是这样一丝不苟,仿佛一个没有情绪的机器人。

可是今天下午,看着那些照片我才知道,其实不是。

我看了他一眼,低下头。

「离婚协议书」一式两份,我从包里找出笔签了字,然后递给了沈括。

沈括疑惑地接过,他看向文件上的字,神情猛地一震,随即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离婚?你要跟我离婚?」

我点点头,「对。」

沈括目光沉沉地看着我,我平静地和他对视。

半晌他把文件摔在桌上。

「理由。」

我拿出洗好的照片丢在了他面前。

最上面那一张是他和习暖暖站在天台上远眺的背影。

这张照片抓拍的角度很好,刚好拍到了他们俩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沈括一张一张地翻看着照片,他表情平静、波澜不惊,就连拿照片的手都没有抖一下。

我「哼笑」一声,对比自己的反应,真是高下立见。

「你监视我?」看完了照片,沈括抬起头,目光里透着不耐和隐怒。

我被沈括的反应给气笑了,「所以看完这些后你唯一想到的就是追责?沈括,真有你的,你成功地让我见识到了你顾左右而言他的本事。」

「不过还是跟你澄清一下,不是我跟踪你,只是刚好有人拍下了这些东西,我花钱买下了而已,有问题吗?是想告我侵犯了你们的肖像权吗?如果是,我奉陪!」

沈括眉头紧紧地皱着,「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和她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我们什么都没有,如果你因为她闹脾气,大可不必。」

「呵!」

我冷笑一声,「当然,我知道,你们什么都没有,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没有接吻,没有上床。」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温慕乔就那么贱,非要等着看到更难堪的、被人打了脸才能奋起反抗?」

「不好意思啊,我的底线不在那儿。」

沈括目光冰冷,他起身逼近我,「温慕乔,你到底在胡闹什么?我都说了我跟她没什么,你还想怎么样?」

我眉头紧锁,往后撤了几步,「听不懂人话吗?我说我要离婚。我不可能跟一个随时都可能出轨的人生活在一起。」

沈括神情烦躁,他低吼道:「温慕乔,不要再胡闹了,收拾东西跟我回去,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也上火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凭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自己做了不要脸的事儿还能理直气壮地跟我胡搅蛮缠?离婚,离婚,我要离婚,立刻,马上。」

「住口!」沈括提高声音,我被他吓了一跳。

他眼中冒着熊熊烈火,「温慕乔,不要再让我听到这两个字,你不是小孩子了,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

这句话成功激怒了我。

负责?他怎么敢跟我说这两个字的?

我想也没想,捞起自己的包就砸了过去。

我冲过去翻出其中的一张照片甩在了他脸上。

照片里沈括正吃着习暖暖买给他的包子,手上还拿着一杯豆浆,照片上的日期正是前天。

「我每天早上早起一个小时给你磨咖啡、做三明治,从来没有睡过一个懒觉,我好吃好喝地养着你,结果人家丢给你一根烂骨头你就觉得那是世间美味了,不知好歹的东西。」

我胸口起伏,被他气狠了。

「跟我谈责任,沈括,你配吗?」


沈括应该是第一次被人这样骂吧,他看着我的目光几乎想吃了我。

不过我不在乎,只感觉通体舒畅。

沈括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他咬牙道:「你确定要离婚?」

我把离婚协议书和笔递到他面前,用行动证明了我的决心。

沈括脸色几番变化,最后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字,他写字的力气很大,几乎力透纸背。

关于里面的内容,他一眼未看。

我挑挑眉,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亏,早知如此我就应该坑他一笔了,毕竟钱这个东西,谁还会嫌多?

沈括阴沉着脸,携带着满身火气起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我叮嘱道:「带上身份证和户口本,我明天早上在民政局门口等你。」

他脚步一顿,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啧」了声,「真没礼貌!」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我就醒了。

看了眼时间,6 点。

这个时间让我愤怒。

多年养成的生物钟,不用人叫,不用闹铃,到点我就自然醒。

这样的本能再一次提醒我,多年的真心喂了狗。

沈括,狗男人!

压下心里的愤懑,把头埋进被子里,我准备继续睡,可是不管怎么样就是睡不着。

烦死了。

我在床上自己跟自己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心不甘情不愿地起了床。

吃完早点,收拾好东西,我就去了民政局。

我在民政局等着沈括,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直到我的耐心告罄,他依然没有来。

这一下我的心情坏透了。

沈括,狗男人!!

开着车,我直接去了沈括的公司。

徐然看到我的时候如临大敌、战战兢兢。

他说:「夫人,总裁在开会,你要不要去办公室坐一会儿?」

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没有为难他,我径直去了沈括的办公室。

我刚坐下,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接着习暖暖就怯生生地走了进来。

身为霸总文中的甜宠,她的五官不是非常精致,但组合在一起却让人看得特别舒服,就是那种盛世小白花的清新样子。

这模样确实招人疼。

「女士,这是您的咖啡!」

女士?

我挑挑眉,「你不知道我是谁?」

习暖暖睁大了她那一双翦水秋瞳,她说:「您是沈总的妻子。」

我挑挑眉笑着说,「原来你知道!那就有意思了,全公司都称呼我夫人,唯独你叫我女士,怎么?不想承认我沈括妻子的身份?」

习暖暖慌乱地想摆手,结果却好像忘了自己手上的咖啡,就这样一杯滚烫的咖啡浇在了她的手上。

她「啊」地惨叫出声,脸色瞬间白了下来。

我沉着脸站起身,就着沈括放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擦了擦手。

「昨天泼汤,今天泼咖啡,怎么,你是命里缺水吗?」

「就你这毛手毛脚的劲儿,在我公司早被开了十回八回了,沈括还能留你在身边,真爱呀!」

习暖暖似乎受到了奇耻大辱,她一脸倔强地看着我,「温女士,我和沈总只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我承认今天是我的失职,但是我和沈总之间绝对没有任何暧昧不清,希望您不要污蔑我。」

我把沈括的西装像扔垃圾一样扔在地上。

「普通的上下级关系?我告诉你什么叫普通的上下级关系,你们秘书部的所有女秘书,她们和沈括同行,中间的距离不会少于一臂。她们不会给沈括带早餐、做午餐,更不会和沈括手臂碰手臂地坐在一起吃饭。」

「最后,你看看,整个秘书部除了你,哪一个不是职业装、高跟鞋外加精致的妆发?而不是你这样休闲装、运动鞋,素面朝天。怎么?这是你们公司给你开的后门吗?」

习暖暖脸色难看,一阵青一阵白,她刚想反驳什么,我抬起头看向她身后,「听懂了吗,沈总?」

习暖暖猛地转身,看到沈括的瞬间她立马露出一副泫然欲泣与强装坚强的样子。

「沈总……」

沈括脸色难看地向她走来。

习暖暖目光殷殷地看着他。

可是他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而是径直走到了我的身边。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怎么回事?」

我这才注意到手上的刺疼,抬眼一看,一块殷红出现在我白皙的手背上,是刚才咖啡溅上的。

面对沈括好像很在乎的模样,我有点儿意兴阑珊。

挣脱开他的束缚,「不用你管。」

沈括面色一黑,「到底怎么回事?」

习暖暖贝齿轻咬薄唇,她眼中含泪,要落不落。

「沈总,是我的错,我刚才不小心打泼了咖啡。」

沈括这才看到习暖暖颤抖的手,他微微蹙了蹙眉,「行了,你出去处理一下。」

「徐然,去买烫伤膏。」

「好的沈总,我马上去。」

习暖暖看了沈括一眼,她倔强地转身离开。

我轻嗤出声,「在我这上演什么牛郎织女,搞得我好像是拆散一对有情人的恶人一样。」

沈括瞪了我一眼,「温慕乔,在外面胡闹还不够,你还要跑到公司来胡闹?」

虽然早有准备,我的心还是不受控制地被刺了下,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怎么,看到我欺负你的小情人,心疼了?可是怎么办呢,我还占着你沈夫人的名头,对于那些凑上来的小三儿,我就是还有那么点儿资格去教训她们。」

「如果真的心疼你的小情人,你就不应该放我的鸽子。我在民政局等了你两个小时,你干嘛去了?人不到,电话也没有一个。只有你沈括的时间是时间吗?谁他妈不是一分钟几百万上下。沈括,做个人吧!」

沈括的脸色越来越黑,「民政局?你去民政局干什么?」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去民政局干什么?难道去旅游吗?当然是离婚!」

「你以为昨天我们签离婚协议书干嘛,闹着玩儿吗?」

他这才真的把我气狠了,我只感觉脑子一空,眼前一黑,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

「乔乔。」

沈括一把扶住我。

我倒在他怀里,晃了晃脑袋。

晕眩感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会儿已经没事了。

可是他身上的气味却丝丝缕缕地往我鼻子里钻,明明曾经是我最熟悉最喜欢的,可是此时此刻却让我想吐。

我一把推开他,不受控制地干呕了两声。

「乔乔。」

意识到沈括还想上前,我厉声喝住了他。

「站住,别过来,你身上的气味让我恶心。」

沈括果然不动了。

半晌他低吼道,「闹够了没有,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很难过,身体难过、心里难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汹涌地情绪从心底翻涌了上来。

我转过头,狠狠地看着他,「离婚,我要离婚,立刻,马上!」

沈括原本眼里冒着火,可是看到我转头他却怔住了,他愣愣地看着我,缓缓走近,蹲下身。

他的手碰上我的脸,我偏头躲过。

他有些迷茫地说:「你哭了。」

我愣了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哭了。

真丢人。

他说:「温慕乔,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