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砚许荞荞知乎
继续看书
我往上划了划,看见有人把宋砚的成绩贴了出来,底下一堆恭维的声音。宋砚是我们学校的男神,成绩又好长得又帅,家里还是开酒店的,真正的天之骄子。常年稳居校园论坛话题榜top1。不过,每有人夸一句宋砚,那么就有一个无辜的我要被拉踩。只因为我从高一起就对宋砚穷追猛打,将舔狗的特质发挥的淋漓尽致。

《宋砚许荞荞知乎》精彩片段

高考成绩出来那天,班级群都在打赌我会去哪个职业学校。


我蹲在村子门口,刚在群里扣了个「?」就被我舔了三年的男神移出群聊。


三个月后,在清华大学学生干部换届选举上,我当着所有学生的面把男神踢出了干部群。


出高考成绩那天,我正蹲在村口找小店老板娘借手机查成绩。


我记不住自己的考号,于是打算登微信去群里问问班长,结果刚点进群就一堆消息弹了出来。


「宋砚好牛啊,考了698,清华北大稳了吧!」


我往上划了划,看见有人把宋砚的成绩贴了出来,底下一堆恭维的声音。


宋砚是我们学校的男神,成绩又好长得又帅,家里还是开酒店的,真正的天之骄子。


常年稳居校园论坛话题榜top1。


不过,每有人夸一句宋砚,那么就有一个无辜的我要被拉踩。


只因为我从高一起就对宋砚穷追猛打,将舔狗的特质发挥的淋漓尽致。


果然,新的消息继续刷屏,底下已经有人在讨论我了。


「你们谁知道许荞荞的成绩?」


「许荞荞家住在山卡卡,连一个智能手机都没有,估计这会她还在到处借手机查成绩吧!」


我看着这个消息,手一抖。


擦,这是在我们村口安监控了?


「就许荞荞那个破成绩,查不查的有什么区别,耽误她去读大专吗?」


「大专她都上不起好吧,估摸着只能去职校学点儿技术,以后回村子嫁人吧哈哈哈哈。」


于是乎,群里就着我到底是去学美容美发还是护理按摩展开了激烈的讨论。


我十分悲愤,在会话框里打了个「?」点击发送。


破网速转了十几秒,最后等来的是一个红色感叹号!


???


下一秒,系统提示消息发来:


「您已被SY移出了群聊。」


SY是宋砚的网名,他的微信资料我视奸了几十遍,早就刻在了DNA里。


但是我之前加他好友他一直都是拒绝添加。


我气不过,去加宋砚质问,等了十来分钟宋砚也没同意我的好友申请。


我这下成绩都不想查了,把手机还给了不耐烦的老板娘,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起身要回家。


这时,我身后一辆破败的仿佛要散架的垃圾车哐哧哐哧地开到了村口。


是我爸收垃圾回来了。


我爸收垃圾已经快二十年了。


当老师问起别的同学家长的职业都是什么医生、老板、店长。


只有我,十分实诚地说我爸是收垃圾的。


因此,我被嘲笑了十几年。


这种嘲笑在高中转化为言语暴力。


从小到大,穷、臭、垃圾这些词汇都伴随我左右。


每次别人提起宋砚,就会有人说他的舔狗许荞荞家里是捡垃圾的。


仿佛我就是他的人生污点。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