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不惑小说
  • 穿越不惑小说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李玉
  • 更新:2022-09-11 01:41:00
  • 最新章节:穿越不惑小说第5章
继续看书
李喻那只被我钳住的手颤了颤。连诊所的医生都和路人是一样的反应。我解释道:「没办法,姓李的一喝酒就上头,上头了就打人,我也拦不住。」「想个办法,把孩子给别人带吧。」医生说道。

《穿越不惑小说》精彩片段

「你是要宰了他,还是要在宰他的时候被他把刀夺过来,然后把你给捅了?」我问他。


李喻冷笑:「你也要我忍忍就过去了是吗?你知道我妈怎么死的吗?所有人都劝她忍忍,等孩子大了就好了,结果我是大了,但我没妈了。」


我盯着李喻一会,攥紧钱,强行把他拽出家门。


我在路上抓住人就问小诊所在哪里,那人给我指之后,暼了一眼李喻,随口说了一句:「他爸这是又打孩子了?」


很司空见惯的语气。


李喻那只被我钳住的手颤了颤。


连诊所的医生都和路人是一样的反应。


我解释道:「没办法,姓李的一喝酒就上头,上头了就打人,我也拦不住。」


「想个办法,把孩子给别人带吧。」医生说道。


他在给李喻上药的时候,一直在皱眉头,还连连叹气。


最后没有收钱。


回到屋子时,我翻箱倒柜,连阳台上面晾的衣服都拿下来一件一件地搜,总算弄了些现金出来。


我对李喻说:「现在是暑假,我带你去外头躲两个月,等学校开学,你住学校里头别出来了。」


李喻周身的气息立刻变得警惕起来,他神情孤疑:「你为什么要管我?」


「他打死你,下一个打死的就是我了。」


「你不是没到三十吗?离了再找啊,两条腿两个眼睛一个嘴巴的男人满街都是,你去天桥底弄一个回来都不会有比李庆更烂的了。」


我苦笑道:「怎么离啊?没到民政局我的坟头草就长起来了。」


李喻没有再讽刺我,他垂下头好久,低低地说:「你不是要带我躲吗?躲吧。」


去客运站的路,是李喻带着我走的,他很熟悉,应该是演练过很多次。


我们随便定了个地方,然后急急地窥探四周。


廉价小宾馆是便宜,但住多两天也就不便宜了,试探到这里缺人手之后,我哀求老板娘让我当个打杂工。


老板娘见我是从外地来的,犹豫着不肯答应。


老板娘见我是从外地来的,犹豫着不肯答应。


一直在我身后的李喻终于出声,他耷拉着头,气息孱弱地说:「妈,没事,咱走吧,去客运站里面睡睡又是一晚。」


他叫我什么?


这是……在干什么?


老板娘惊讶地说:「你这么年轻就有个这么大的儿子,这是初中就生娃了啊。」


我尴尬地笑笑:「家里穷,没读多少书,早早就嫁人生孩子了。」


「算了,干吧干吧,好好干,当作房费了。」老板娘说。


住进去的时候,李喻一晚上都没说话。


凌晨三点的时候,我看到他还在呆呆地坐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什么。


白日里,我在小宾馆里做工,李喻就在附近的小吃店找了个活干。


我知道他在攒钱。


小说里,李庆就想李喻把初中读完就算了然后早早地进厂赚钱,偏偏李喻的成绩很好,那些心善的初中科任老师不忍心好苗子就这样被折掉,就帮他交了高一的学费,可是以后的花销,总是要自己想办法的。


中午的时候,我摸到了小吃店。


李喻正在吃午饭,是一碗小馄饨。他倒了很多辣椒,辣得嘴唇发红。


「没什么人,我带你出去逛十分钟。」我对李喻说。他不说话,算是默认。


李喻的皮肤是瓷白色的,这好像遗传他妈妈的,在太阳底下晒一晒就会发红,没走多少步,我就捎了两根老冰棍,拉着他在树荫底坐着。


这么热的天,李喻一直穿着长袖,额头渗出的汗就没停过。


我知道这是为了遮挡伤痕。


不远处有一个篮球场。


虽然是烈日,但七八个高中生正兴致勃勃地在篮框下挥洒着汗水。他们穿着色彩鲜艳的球衣,很酷的球鞋,肉眼可见的意气风发。


李喻安静地凝视着他们。


忽然间,他把脸埋在手心里,双肩微微颤抖着。


李喻被他爸打断肋骨的时候都没有掉眼泪,却在篮球场前嚎啕大哭。


我知道以后的他,会上顶尖的学校,有傲人的工作,以及高企的社会地位。


虽然我知道现在的苦难,是他在前进路上的垫脚石。甚至这些往事在小说里都可以被轻轻抹过。


我想把男人拉开,却被用力地甩到沙发上,男人暴躁地吼我:「一会再收拾你。」


我不能干等着被收拾,一把泪一把涕地敲开了隔壁领居的门,领居那家人日日听着这边鬼哭狼嚎的声音,早就觉得厌烦,见我求助,就帮我报了警。


男人被警察带走的时候,狞笑着对我说:「你完蛋了。」


我心有余悸,直至看到他被带上警车,冰凉的浑身才稍稍回温了一些。


我在拾起地上的酒瓶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一团肉。


那是我的「儿子」,也就是继子,还缩在地上起不了身。


他叫李喻,本书的男主。


人设很美强惨。


但他现在才十五岁,美是美的,只是不强,还很惨。


李庆那个混蛋爹,酗酒赌博打儿子打老婆这些恶习全占,李喻的亲妈就是被他逼得从楼上跳下去的。


在书里,「我」这个后妈和李庆在棋牌桌上认识的,跟了李庆后,虽然不跟着他一起打儿子,但李喻在受虐时,她始终袖手旁观。


然而后来还是被李庆失手打死了。


我想把李喻拉起来,却不知道从何下手,这孩子的身上,到处是伤痕,「李喻,你能站起来吗?我带你去医院。」


「滚啊!」李喻突然抽出被他压在身下的一个啤酒罐,躁烈地把它砸到我的脚边,酒水四溅。


我心里攒着气,忽然觉得不管也罢,索性站起来,跨过一地的啤酒罐,大步地走向门口。


凭什么穿过来就要管这些破事?白白给人当后妈最后还要被打死。


我现在就走,有多远走多远,小命重要。


我穿过狭窄阴暗的楼梯,走出大门。


刚走了三四步,我不自觉地停了停,抬头往楼上看过去。


李喻就站在阳台上,他呆呆地看着我。


精致漂亮的脸庞上青一块紫一块,嘴角还渗着血迹。


他再怎么看我也不可能管他的。


干嘛要自寻麻烦上身。


我是他的谁啊。


两分钟之后——


「把衣服脱了,给你抹药。」我指使李喻。


李喻坐在床上,低着头不说话,也不肯动。


「别扭捏了,你再拖下去这些伤口都得烂掉。」


我找不到李庆藏起来的钱,没法子去医院,只能把家里能捣腾出来的药都捣出来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