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女经理脸色微变了一下。

    欧阳奕也眉头紧皱了起来。

    那中年男人,赫然是这雅都市大华银行的行长朱振华,凭借他的身份,即便是一些一流家族的家主,都要平等对待,此刻他竟然冲出来……

    要找罗天堑?

    “欧阳少爷……您稍等我片刻……”女经理脸色不安。

    她迅速走到了朱振华面前。

    “行长……我刚才接待了一位客人,他给了我一张七位数,没有芯片的卡……”女经理的声音不安。

    朱振华瞪了她一眼:“我等会儿在处理你!客人呢?”

    女经理心里咯噔一下,指了指大门的位置:“他们走了……可行长,那张卡不是银行卡啊……”

    朱振华根本就没有搭理她,急匆匆的朝着大门之外走去。

    女经理身体晃动了一下,脸色顿时煞白。

    刚才虽然她没有多说什么不好听的话,可是她将客人拒之门外……

    现在行长都跑出来了,刚才那张卡,肯定是一张规格极高的银行卡。

    忽然,女经理噗通一下跌坐在了地上,她声音都哆嗦了起来:“紫……紫星银行?”

    她忽然想起来,西蜀有一个极为特殊的银行,他们的卡片就是特殊的七位,那银行只有在蜀都有,其他城市,大华银行是唯一的门户。

    十余年前,她进入大华银行的时候,第一堂培训课讲解的就是紫星银行的特殊卡片……

    时间过得太久,她已经将这些忘得七七八八。

    她本来有机会接待这样的客人,结果却将其拒之门外……

    三分钟过得很快。

    不过对于顾伊人来说,却有些煎熬。

    她正在想着什么样的措辞,既能够保证了罗天堑的自尊心,同样也能够让他清醒过来。

    就在她准备说话的时候,车窗上忽而传来一阵轻微敲击的声音。

    顾伊人打开了车窗。

    看到了一张赔笑而且恭敬的脸。

    “朱……朱行长?”顾伊人是认识朱振华的,因为朱振华到顾家做客了好几次。

    朱振华也愣了一下,因为他不知道,顾家小姐竟然也在场。

    此刻他心里面恨不得马上开除了那个经理。

    都有顾家小姐在场了,为什么还要去质疑一张银行卡的真伪?难道就不会找更高级的管理来看?

    “顾小姐,好久不见。”

    朱振华脸上的笑容更谦恭了,接着他做了个请的动作:“贵客,刚才使我们前台经理弄错了,您请移步,我帮您办理您想办理的业务。”

    顾伊人呆住了。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朱振华可是雅都市大华银行的行长,他的身份地位不低,竟然因为罗天堑的一张银行卡而跑出来?

    罗天堑……难道真的认识大华银行蜀都的高层?

    罗天堑表情没什么变化,伸手将卡片递给了朱振华。

    “开一张你们大华银行的卡,将这张卡里面所有的钱,都转入进去,户头是顾小姐,你们银行应该有她的资料,我们就不下车了。”

    朱振华眼中一喜,这客人不但没有为难他,甚至还要继续办卡!这让他心里松了一大口气,想着刚才那个电话的内容。

    差一点儿……他这个行长就没了……

    “贵客,稍等我几分钟,我马上给您将卡送下来!”

    朱振华掉头离开。

    顾伊人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她咬着下唇,眼中都是震惊,呆呆的说道:“你的战友,是什么人?刚才那张卡……”

    罗天堑笑了笑,说道:“他和我关系很好,我救过他的命,那张卡是他给我办的。”顾伊人紧紧的捏着衣服。

    五分钟不到的时间,朱振华就跑了下来,将银行卡递给罗天堑之后,又给了顾伊人一个很精致的封装袋。

    “顾小姐,密码是您原来那张卡的,大华银行24小时无休有管家客服,您有什么需要,也可以随时联系。”

    罗天堑踩了油门,车子朝着前方行驶而去。

    朱振华则是恭敬的站在原地,一直等两人的车消失在视线中,这才急匆匆的转身上了楼梯。

    一旁的红色法拉利跑车里,欧阳奕脸色很不好看。

    不只是因为,他全程几乎都被罗天堑无视。

    而且罗天堑,竟然真的在大华银行办理了业务。

    甚至还是行长朱振华亲自追出来的……

    这令他毫无心情再留在这里。

    顾伊人拆开了封装袋,更是惊呼了一声,那模样,像极了一个拆开意想不到礼物的小女孩儿。

    静静躺在封装袋里面的银行卡,赫然是大华银行最高规格的紫金卡。

    就在这时,罗天堑的电话响了。

    “王座,蜀都方面的团队,说您还没有去拿印章文书,他们先行做主,今天晚上要设宴请雅都市所有高级公司总裁和家族的掌权人,公布这个工程,然后宣布投标需要内定。”

    “这样就会方便您将工程交给夫人。”

    贺子龙的话语格外恭敬,尤其是对顾伊人,已然直接称呼夫人了。

    “您要以普通身份出席,还是说,以工程项目总监的身份?”

    “我会和伊人去的,不用太张扬。”罗天堑说道

    “那我将地址发给您,您不需要邀请函,直接进入即可。”

    “我战友打电话了,今下午他们要宴请各个家族,并且公布这次工程投标内定,咱们将公司注册完成,就去参加宴会。”罗天堑笑容柔和。顾伊人已经不觉得罗天堑说的话是天方夜谭了。

    只是她还是感觉在做梦,做梦到没有清醒过来。

    同时,她脑子里面已经全是疑问,想要问罗天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