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小舅舅的替身
继续看书
订婚的前一天,他出车祸失忆了,醒过来指着我骂道: 「你就是个替身,认清你自己的身份。」 相识五年,从校园差点到婚纱,果然替身就是替身,永远也成不了正主。

《做小舅舅的替身》精彩片段

订婚的前一天,他出车祸失忆了,醒过来指着我骂道:

「你就是个替身,认清你自己的身份。」

相识五年,从校园差点到婚纱,果然替身就是替身,永远也成不了正主。

如今正主回来了,还要替身何用。

所以后来……

我当着他的面强抱了他小舅舅。

他一脸愕然,指着自己的脸,双眼猩红地将我逼到角落。

苦苦哀求我:

「小笙,求你回来好不好?我愿意当小舅舅的替身。」

我和沈木里订婚的前一天,他的白月光杜若薇回国了。

他开车去接机,结果半路不小心出了车祸。

医院打电话通知家属,我来不及请假,急匆匆拎着保温桶和鲜花就过去了。

一进门,就看见一对鸳鸯在你侬我侬。

沈木里转头看见我,立马不耐烦地皱眉:「你怎么来了?」

我深吸一口气,在杜若薇看戏的眼神下,走过去想摸摸他的额头。

就像过去一直做的那样。

他一把将我的手打开,指着我的鼻子怒道:「你不过是若薇的替身,现在她回来了,认清你自己的身份。」

如此地不可一世,就像四年前那样。

医生说他失忆了,看来是真的。

我不以为意地笑笑,揉了揉发红的手背:「妈说,我们明天的订婚……」

他愣了一下,随即嫌弃道:「取消。」

我点点头,不再打扰他们,出门就将手里的东西送给了保洁,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果然,替身就是替身。

如今正主回来了,还要替身何用。

我第一次见到沈木里,是在大一军训。

那时他是学生会主席,穿着白色的衬衫,站在台上发言。

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从那之后,我便记住了他。

每次傍晚去图书馆时,我总要绕路篮球场那边,然后不自觉地停下来。

在拥挤的人群中,贪婪地寻找他的身影。

这时有人会故意大声笑道:「沈哥,那个女生又来看你了。」

但我的目光,从来只敢匆匆在他脸上停留几秒,便仓皇逃开。

忍不住打听了他的课表,选了和他一起的课。

课上还是忍不住偷看他,自告奋勇地帮他占座,抄笔记,写作业,为他逃课打掩护。

他生病了,半夜冒雨买药送到他宿舍。

他要吃什么,无论是食堂还是外店,只要微信上滴一声,我都会给他买来,他打开的时候还是热气腾腾的。

包括他室友的快递。

他和杜若薇暧昧期吵架了,我辛苦从中帮忙搭线牵桥,让他们重归于好。

久而久之,学校里都在疯传,有个大一学妹,脸都不要了,要死要活地喜欢上了校草兼学生会主席——沈木里。


所有人都说我是舔狗,还有人送我外号舔佬——舔狗中的大佬。

男生们羡慕沈木里,但不妨碍他们嘲笑我。

可我都不在乎,只想让沈木里多冲我笑笑。

连杜若薇都说,她好感动,如果不是沈木里喜欢她,她一定会撮合我们俩。

她比沈木里大两届,和他暧昧了一年,毕业时却和另一个男生在一起了,两人一起去了国外读研。

沈木里知道的时候,这对情侣已经在机场了,他疯了一样跑出学校去拦出租车。

被撞断了一条腿。

后来,他的家人为他办理了休学。

那天我见到了他的母亲,很美丽的一个女人。

血缘关系真的很奇妙,他们长得多像啊,像得让我忍不住想哭。

听说沈木里因为断了腿,在家里不吃不喝,到处乱发脾气,护工都被撵走了几个。

我主动找到他妈妈花姨,表示自己想要去照顾他。

照顾病人是很辛苦的,尤其是一个本来脾气就很坏的。

沈木里总是故意打翻饭碗,弄得一地狼藉,再恶劣地冲我笑。

医生说他有健全的可能,我辛苦给他做复健,他故意不配合,拿那只完好的脚踹我,再毫无诚意地道歉。

恶作剧地喊我扶他上厕所,洗澡,再故意弄我一身水,让我湿哒哒离开他家。

……

我知道,他把失恋,残废,还有戴绿帽的怒气,统统发泄在了我身上。

「郁笙,你以为来照顾我,我就会多看你一眼?做梦吧,乡巴佬!」

「郁笙,你是哪个山沟沟里来的,别用你那起球的袖子碰我,嫌脏。」

「瞧你那裤子掉色的,你家里人也不给你买点好的。」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很想让他笑。

因为不想看见他横眉冷对的样子。

他说得没错,我确实是乡下来的,在照顾完他之后,我还有好几份兼职赶着去做。

花姨要给我算工资,我拒绝了,说我是心甘情愿来的。

她拗不过我,只得让阿姨多做好菜,给我补身子,还会带我去买当季的新衣服。

她是这世上第二对我好的人,所以会支持我和沈木里在一起。

在我不辞辛苦照顾了一年之后,沈木里那条腿终于能独立站起来了。

他回到学校,和我同级。

他又变回了一年前那个意气风发、光芒万丈的沈木里。

以前有杜若薇在,别的女生不好追他,现在只剩下我这个从始至终不被他承认的舔狗。

她们没有顾忌了。

然后我被挂在了校园论坛上。

《扒一扒 A 大有史以来的最佳舔狗——鱼神小姐》。

内容极尽恶心难堪,但我看完却没有什么感觉。

因为我最难堪的事情,早在 13 岁那年就发生了。

那是我命运的转折点,亦使我遇见了这一生渴求。

我把手机静音,躲在图书馆顶楼吹风,沈木里找不到我给他买东西,就不停地连环 call。

我摩挲着手中那张一寸相片,一脸傻笑。

这是偶然一次,我偷偷藏起来的。

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