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叫林冉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继续看书
“林冉,咚咚不是你想的那样。”陆霆骁眉目间露出不悦,原以为林冉追出来是跟他认错的,没想到是来诋毁咚咚。林冉抿唇,摸出手机,调出刚刚录到的话:“林冉,你怎么还不搬走?”“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乡下人,能做深哥哥三年女人已经够看得起你,难道还妄想嫁给他?他跟你谈过结婚的事吗?”“老祖宗说嫁娶讲究门当户对,尤其是我们豪门,都是强强联合,要是娶你这种的,跟扶贫有什么差别?你觉得深哥哥会这么糊涂?”“识相的,早点搬走,别在这丢人现眼。”如果许咚咚不是对陆霆骁有意,为什么要这么针对她?明明就是想把她赶走,好跟他在一起。原以为陆霆骁听了这些话后,会相信她,然而,他剑眉微挑,淡淡开口:“咚咚年纪还小,有点皮而已,你却背后偷录她的话?”林冉微微撑大眼。许咚咚私下里直言不讳地赶她走,说她配不上他,这些他都不提,却来指责她偷偷录音?

《女主叫林冉的小说叫什么名字》精彩片段

“林冉,咚咚不是你想的那样。”陆霆骁眉目间露出不悦,原以为林冉追出来是跟他认错的,没想到是来诋毁咚咚。

林冉抿唇,摸出手机,调出刚刚录到的话:

“林冉,你怎么还不搬走?”

“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乡下人,能做深哥哥三年女人已经够看得起你,难道还妄想嫁给他?他跟你谈过结婚的事吗?”

“老祖宗说嫁娶讲究门当户对,尤其是我们豪门,都是强强联合,要是娶你这种的,跟扶贫有什么差别?你觉得深哥哥会这么糊涂?”

“识相的,早点搬走,别在这丢人现眼。”

如果许咚咚不是对陆霆骁有意,为什么要这么针对她?明明就是想把她赶走,好跟他在一起。

原以为陆霆骁听了这些话后,会相信她,然而,他剑眉微挑,淡淡开口:“咚咚年纪还小,有点皮而已,你却背后偷录她的话?”

林冉微微撑大眼。

许咚咚私下里直言不讳地赶她走,说她配不上他,这些他都不提,却来指责她偷偷录音?

原以为这次是证据确凿,却不料他的反应出乎预料。

一股隐痛,在心口蔓延开来。

她又惹他不悦了。

他冷冷驱逐,“下车。”

陆霆骁透过后视镜看着林冉目不斜视上公交的背影,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想到她上班快要迟到,特意折回来载她,没想到她居然不领情。

这天陆氏集团大厦内,无论大会小会,只要有陆霆骁在,都一屋子的低气压,特助沈修注意到陆总频频拿起手机,好像在等什么人的信息,又像是要自己发消息,但好几次他手指搁在屏幕上,过了五分钟,硬是一个字没打出来。

会议结束,汇报的人无不捏着汗离开,那些被骂的惨的,统一询问地看向沈修,沈修也是一脑门子问号,直到晚上陆总授意他约林冉到酒店见面才明白过来。

敢情是这两人吵架了?

吵架了约到酒店见,陆总还挺浪漫的。

而且去酒店前,还特意去了珠宝店,把之前订制的项链给带上了。

……

林冉把当天工作全部做完,又把明天的业务整合一遍才打车去陆氏旗下的君洋大酒店,里面有间房是陆霆骁长期使用的。

她进门时,陆霆骁正坐在沙发上一边看文件一边等她。

一旁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且都是她爱吃的菜。

“先吃饭。”他放下文件,徐徐起身,目光朝她看来时,一片清浅,不复早上的冰冷。

林冉确实饿了,洗了手后,跟他一起吃饭,他没吃几口就戴了手套给她剥虾,一个个的沾了酱放到她面前的盘子里。

她吃着虾肉,心头又喜又酸,他还是在乎自己的。

饭后,他拿出一个月前订制的项链,项链吊坠是他花了千万拍来的粉钻,项链的设计和雕刻,他都花了心思。

“这太贵重了。”除了吊坠,边上一圈全是碎钻,昂贵到咂舌,戴到脖子上会太招摇。

陆霆骁亲自戴到她的脖子上,“这条项链配你那条白裤子正好,戴着吧。”

他语气风轻云淡,仿佛脖子上挂个几千万,压根不是事儿。

想到许咚咚说婚姻讲究门当户对的话,林冉摸着泛着凉意的项链发呆,她为了有朝一日能走到他面前,拼了命地考上了他所在的大学,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毕业后兢兢业业地工作,哪怕年薪超过大多数同龄人,在陆氏家族巨大的财富面前,仍像微不足道的一粒沙。

此刻,他毫不吝啬地送她昂贵的珠宝,却绝口不提婚事。

“去洗澡吧。”他修长好看的指尖滑过她的锁骨,眼底泛起一丝欲念。

甚至等不及她洗好,就到浴室抱住了她,等到折腾结束,他把她抱到大床上,“以后要是觉得咚咚碍事,我们就约在酒店,嗯?”

林冉原本已经昏昏欲睡,听到他这话,犹如兜头被浇了一盆冷水,瞬间清醒。

睫毛颤动,她认真地盯着陆霆骁,“你把我当什么了?”

她是他正正经经的女朋友,凭什么跟他亲热还得躲着他的小青梅?

她怎么觉得这么别扭?

陆霆骁皱眉,“是你觉得咚咚打扰到我们俩了,约在酒店有什么不好?之前你没搬到我那儿,不一直在酒店?”

他觉得自己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这样很好。

林冉紧盯着陆霆骁黑曜石般的眼睛,在他的眼底深处,她读出了自己的廉价。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