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潮入梦来
  • 听潮入梦来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许酒
  • 更新:2022-09-10 14:56:00
  • 最新章节:听潮入梦来第3章
继续看书
江城,闻家别墅。 许酒刚打扫完客厅,便看到电视上正播报着一条娱乐新闻。 《知名企业家闻听潮,昨夜凌晨赶往机场为复出的清纯歌后白清欢接机,并一路护送其离开!》 看到这条新闻,许酒心中一紧。 白清欢,闻听潮的初恋!

《听潮入梦来》精彩片段

江城,闻家别墅。

许酒刚打扫完客厅,便看到电视上正播报着一条娱乐新闻。

《知名企业家闻听潮,昨夜凌晨赶往机场为复出的清纯歌后白清欢接机,并一路护送其离开!》

看到这条新闻,许酒心中一紧。

白清欢,闻听潮的初恋!

她回来了?

而在重重摄像机的围追堵截下,闻听潮虽依然冷着一副脸,却伸手将白清欢护在自己怀里,唯恐她受到一点伤害。

那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她不由得看得有些失神,直到闻静雅尖酸刻薄的语气在她身后响起。

“许酒,看到我哥去找清欢姐了,你是不是很嫉妒?”

她转过身,将眼底的失落收起:“静雅你醒了,想吃什么早餐,我去做。”

闻静雅冷冷一笑,“许酒,有时候我真的挺佩服你的,明明知道我们全家都讨厌你,还非要用热脸来贴冷屁股。”

“我知道你想讨好我,但是现在已经没有用了,你知道我哥有多在意清欢姐的,清欢姐回来,闻家不会再有你的位置。”

许酒低着头,“我不会离开听潮的……”

她的话让闻静雅勃然大怒,说出来的话也再不留情面。

“你还要不要脸了,难道你还想赖在闻家不成?你就一个农村出来的,能嫁进我们闻家,已经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你看看你自己怎么和清欢姐比,即便穿着用闻家钱买来的名牌,也掩盖不了你身上散发的穷酸味!”

“你这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我哥,学历,见识样样都差一大截,在外头提起你这样的嫂子我都觉得丢脸。识相的就主动一点,赶紧从闻家滚出去!”

不等许酒开口,大门打开,闻听潮已经走了进来,神色依旧冰冷,只是不同以往的是,他还抱着一个女人。

是白清欢!

见到白清欢,闻静雅面露惊喜,立刻换上一张笑脸迎了上去。

“清欢姐,你真的回国了!看到新闻我还不敢相信。”她说着说着视线落在了白清欢的腿上,语气关切,“你腿怎么了,怎么在流血,严不严重?”

“不小心被东西刮到了,不严重。”白清欢语气温柔,“静雅,好久不见了。”

两人热情的寒暄,仿佛她们才是一家人。

“去请私人医生。”闻听潮终于开了口,却是对着闻静雅。

说罢,就抱着白清欢上了楼。

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闻静雅得了命令,同样关切着白清欢的伤势,也无心再去找许酒的麻烦,立马便去联系私人医生。

唯有许酒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原地,宛如是个局外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闻听潮才从楼上缓缓下来。

许酒收拾好心绪,满脸讨好的迎了上去,“忙完了吗?饿不饿,我晚饭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是现在吃……”

“许酒。”闻听潮终于开口,却没有回答她问题的意思,而是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她,“签了它。”

她接过文件,不明所以的缓缓打开,却看触目惊心的五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眼前。

离婚协议书!


“你要跟我离婚?”许酒猛地抬头,连声音都在颤抖,“你不是说……你会试着忘掉她吗?”

当初和她结婚的时候,他明明说过的。

“我的确试过。”清冷而又凉薄的嗓音,带着渗人的寒意,直击许酒的心房,“但,忘不了。”

耳边嗡嗡作响,刹那间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刺骨的寒意瞬间窜过她得四肢百骸,许酒低着头,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当初,闻听潮包了全城的广告牌,向相恋七年的女友白清欢求婚,可白清欢却为了一个很重要的演艺机会,远走悉尼,拒绝了闻听潮的求婚。

闻听潮同样是骄傲的,一怒之下,删除掉白清欢的所有联系方式,随便娶了个女人应付家中长辈。

许酒,便是被他选中的那个人。

在他眼里,她没有家世,没有权势,又乖顺听话,就算将来离婚也不会对闻家财产造成任何损失,对于当时的闻听潮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三年了,许酒任劳任怨,努力做一个二十四孝的妻子。

本以为凭借自己的一颗真心,终于能捂热闻听潮这颗冰冷的心。

可现实告诉她,在白月光的面前,她这个闻太太,不过是一场笑话。

许酒拿起那封离婚协议书,落款处早已签上闻听潮行云流水的几个大字。

他签得利落干脆,没有一丝留恋,好像迫不及待的要和她划清界限。

“所以这三年,我是什么?我们这三年的婚姻生活,又是什么?”

从没想过她会问出这种问题,闻听潮蹙了蹙眉,“交易。”

“你做我的妻子,我给你高高在上的闻太太身份,我以为你清楚。”

“这三年你做得不错,离婚协议上的资产,足够你摆脱之前贫困的生活,一辈子生活无忧。”

这三年的婚姻,她算是一个百分百称职的妻子,孝顺长辈,操持家中大小事务,对他也足够温柔体贴。

可若是谈起感情……

他并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他闻听潮能看上的女人,需要光彩夺目,闪闪发光,例如,白清欢。

这些年,他的确尝试过忘记她,但身边的女人,却没有一个能敌得过她。

有时候,他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喜欢白清欢,还是喜欢的只是这种能和他棋逢对手的女人。

但很明显,无论是哪种,许酒都并不符合。

许酒心狠狠一颤,痛得好像快要裂开。

三年的朝夕相处,在他心里,竟然全然是一场交易!

刚要开口,突然闻静雅站在楼梯走廊处大喊,“哥,不好了,清欢姐血怎么也止不住,越流越多了!”

闻言,闻听潮脸色一变,再也没有心思管许酒,快步朝楼上走去。

不一会儿,闻听潮就抱着白清欢从楼下下来,神色匆匆的离开了家门。

看着这一幕,许酒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还记得有一次,她不小心从楼梯间滚下来,额头上血同样流个不停,看起来触目惊心,而他,却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爱与不爱,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

原来有些人的心,是怎么也捂不热的。

她输了,输得一塌糊涂。

许酒收起颓败的目光,她擦干泪水,将桌上的离婚协议书撕碎,重新拟了一份净身出户的协议,并放下一张银行卡,才打包好所有行李,走出了闻家别墅的大门。

从此,闻听潮还有闻家,和她就再没有任何关系了。

出门后,她打了一辆车,直接来到了江城首富最豪华的私人庄园前。

管家林帆正在指导下人浇花,看见许酒的身影,手上的水壶砰的一声掉落了下来,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大小姐?!”


许酒微微一笑,目光却再也没了在闻家放低姿态的卑微,反而有一种上位者的淡然,“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闻言,林帆眸中目光有激动也有欣喜。

“大小姐,您终于想通了!”

许酒黯然勾唇,是啊,这么多年,她终于想通了。

当初听闻闻听潮要找没家世没背景的人当妻子,为了所谓的真爱,她隐瞒自己首富千金的身份,在闻家任劳任怨的当了三年的家庭主妇。

这三年,她抛弃了自我,丢下了集团,却换来这样落魄的下场。

她将行李箱推给林帆,并吩咐道:“解决一下闻家附近的监控录像,我不想留下任何我存在过的痕迹。”

从今以后,再也没有闻听潮的太太,只有江城首富的许家大小姐,许酒!

……

另一边。

闻听潮回到别墅,已是深夜,不同以往的是,这次大厅里没有了许酒忙碌的身影。

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她已经签好了字。

不对,她竟重新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不仅特别声明要净身出户,还在离婚协议上放了一张银行卡。

这是……

不仅他给她的东西没要,反而她还倒给了他一笔钱?!

当下,闻听潮立马派人去查那张银行卡的金额。

这才发现,里面竟然有三百万!

闻听潮眉头一蹙,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以她农村出身,无父无母的背景,从哪儿去弄来这么多钱。

她竟然还随随便便的放在了这里,像是随手打发给他的分手费!

不知为何,闻听潮没来由得有些窝火,他将那张银行卡随手扔进垃圾桶,并拨打了一通电话。

“去查一下许酒的去向。”

与此同时,回到许宅的许酒,早已调整好了所有的情绪。

书房前,林帆将许氏旗下的集团资料一一呈现在许酒的面前:“大小姐,老爷去环游世界了,听说您回来后,吩咐我说,让您明天直接去公司,他说他扛了公司这么久,如今也该让位了。”

父亲会把集团全权交给她管理,许酒并不觉得奇怪。

她是沃顿商学院毕业的尖子生,从小更是在许从山的耳濡目染下长大,如果当年不是为了闻听潮,她早已女承父业。

如今,只不过是走错了路,晚了几年。

她微微靠在沙发上,一双杏眼纤长而又富有魄力。

“嗯,通知集团的股东们,本周五早上9点准时召开会议。”

会议当天,许酒打扮好早早的便来到了公司。

今日的她穿着一套设计简单的白色西装,高腰的设计将她的身型完美勾勒出来,巴掌大的小脸精致而又耐看。

她一直是极美的,只要稍作打扮,便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

大约是她的容貌太过惊艳,以至于让会议室的股东一时没有认出,这个笑容和善,身材窈窕的女人竟然会是他们新上任的总裁!

有不知情的人竟然将自己面前的杯子递到了她的面前。

“你是新来的助理吧,去,给我倒一杯咖啡过来。”

许酒冷冷勾唇,她低头接过杯子,仍旧是笑意盈盈的样子看向来人。

“可以,我这就去。不过我先和在座的股东说一声抱歉,会议可能要延迟一段时间了,因为没有我,这场会议无法达成任何有效的决策。”

“对了,忘记和大家做自我介绍,我是许从山的女儿许酒,你们新上任的最高执行董事,及总经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