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初苏云慕小说
继续看书
她喜欢吃樱桃,讨厌吃香菜。她喜欢晴天,讨厌下雨天。她喜欢蓝色,讨厌黑色。每一桩,每一间,事无巨细,原来,苏云慕并不是生来就像现在这般冷漠,他只不过将所有的温柔和爱,全都给了舒雅凝。残忍的真相摆在眼前,唐初心中刺痛。

《唐初苏云慕小说》精彩片段

护士们在里面说的起劲,唐初扣着手心,站在门口,不得动弹。


直到里面的人出来,同她打招呼,唐初才回过神。


离开洗手间,唐初路过病房,不意外的再次看到苏云慕,


他坐在舒雅凝的病床旁边,倾着身子靠在她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只这一眼,唐初便收回来目光,难以言喻的苦楚从胸腔蔓延开来……


凌晨两点,唐初拖着疲倦的身子回了家,打开冰箱,她看到,


昨天精心准备的饭菜躺在里面,没有动过的痕迹,


苏云慕根本没有回来,他和舒雅凝在一起!


沉痛的打击下,一个疯狂的念头油然而生,


第一次,她没有经过苏云慕的同意,走进了他的房间,


并且打开了苏云慕视若珍宝的抽屉。


拉开抽屉的那一瞬间,唐初如遭重击,身体不受控制的轻颤,眼底氤氲着水雾,绝望一点一点弥漫开,


一叠合照,一叠情书,各种情侣的配饰,一本厚重的备忘录,装满了整个抽屉,


唐初翻开备忘录,里面记录的全是舒雅凝的喜好。


她喜欢吃樱桃,讨厌吃香菜。


她喜欢晴天,讨厌下雨天。


她喜欢蓝色,讨厌黑色。


每一桩,每一间,事无巨细,


原来,苏云慕并不是生来就像现在这般冷漠,


他只不过将所有的温柔和爱,全都给了舒雅凝。


残忍的真相摆在眼前,唐初心中刺痛。


但她清楚,苏云慕和舒雅凝本就该是一对,她只不过是个钻了空的骗子,


能陪在苏云慕身边,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她不该奢求更多。


唐初自我麻痹将东西归于原位,锁上柜子,关上门,将一切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苏云慕整整一个星期没有回家,唐初知道他没日没夜的守在舒雅凝的床边,


医院里已经疯传:【祁医生春心大动,痴恋舒雅凝,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唐初默默听着,默默忍受着。


这天,唐初一如往常独自下班回家,却开门就闻到了饭菜香,下一秒,许久未见的公公婆婆竟从厨房走了出来。


不得已,她立马给苏云慕打了个电话,让他立马回家。


苏云慕是踩着饭点回来的,他神色疲惫,眼里的红血丝清晰可见,祁爸祁妈见着心疼不已,逼着他喝了好几碗,熬了一下午的大补汤,而后话锋一转:


“工作重要,身体更重要,你和时轻都结婚三年了,也是时候要个孩子了,别人家的老太太都已经抱着孙子孙女乐呵好几年了,也就我和你爸,没有这个福分……”


唐初红着脸没说话,苏云慕也没有吭声,


但这一回,祁爸祁妈却是铁了心要将催生进行到底,


天色渐沉,祁爸祁妈喊着困了要早点睡,便催着苏云慕和唐初赶紧回房。


苏云慕深深的看了父母一眼,隐约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果不其然,躺下不一会儿,他就觉得身上躁动,热血翻涌,


他这才反应过来,是那锅补汤!


苏云慕刚想去洗个冷水澡,房门口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他眸眼一沉,翻身在她上方。


唐初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呼出声,下一秒,一道灼热的呼吸洒在耳畔,苏云慕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抱歉,陪我演场戏!”


她还未品出苏云慕话中的意思,就见规律的咯吱声立刻在空荡的房间传开,


待到门口没了动静,苏云慕才说了声抱歉,下了床。


再躺回床上时,只剩尴尬和沉默。


时间已是深夜,唐初睁着双眼,难以入眠,她试探着叫了苏云慕一声,


一室静谧,无人回应。


紧绷的情绪彻底松懈下来,她小心的挪动身子,靠近身边的男人,伸手从后面偷偷抱住了他。


“萧衍,我喜欢你。”


“喜欢了你很多,很多年……”


忽然,她听到苏云慕含糊不清的唤了一声,“我也喜欢你……”


她身体一僵,呼吸错乱。


可下一瞬,唐初像是被人迎头浇了一盆冰水,从头冷到了脚。


因为,苏云慕又唤了一遍:


“雅凝……”


唐初双手无力松开,眼泪再也无法止不住。


这一夜,唐初再没合眼。


苏云慕起来的时候,桌上的早餐还冒着热气。


下一秒,唐初已经提着保温盒从厨房走了出来:“起来了?”


“我煲了汤,你等会带给雅凝,治骨头的,有助于她早日康复!”


唐初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这三年,每次看到她,她脸上都是这副得体到有些过于精致的笑容。


苏云慕盯着她若隐若现的小酒窝,眸光闪了闪,


“时轻,我们离婚吧!”


笑容瞬间僵在脸上,唐初攥着保温盒,心里颤了颤:“是因为雅凝吗?”


苏云慕沉默一瞬,才解释道:“往后我爸妈催生会越来越严重,我们可以演一年两年,但演不了一辈子,我不想让你再经历昨晚的尴尬,也不想再耽误你。”


唐初盯着他深邃的眼眸,苦涩阵阵漫上心头。


他分明就是放不下舒雅凝,想要和她重归于好,却还要拿父母当作借口,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