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慕景姝楚寒舟
继续看书
“朕才来,就这么急着赶朕走吗?”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小说慕景姝楚寒舟》精彩片段

“朕才来,就这么急着赶朕走吗?”

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慕景姝甩了甩头,努力的想要看清说话的是谁,她伸出手,朝着他唇摸了上去。

楚寒舟眸子愈发深了,喉咙滚动了一下……

冰凉凉的小手落在他唇上,却如同点火一般,灼伤着他,让他体内的血液都翻滚起来。

楚寒舟沉眸看着怀中的人儿,唇若朱红,肤色白皙,巴掌大的小脸,五官精致无比。

那因为醉酒而产生的两侧绯红,更是迷人勾魂。

而她的手一直在他唇上摩擦着,半响囔囔笑道:“皇上,你怎么生的这么好看。这张脸真是祸国殃民,难怪让那么多人心动。”

楚寒舟本因为她的胡言乱语有些薄怒,却被她后一句话逗笑。

“这么多人里,也包括慕将军吗?”他询问道。

“嗯……”

慕景姝才应了一声,结果唇就被封住了。

动情又温柔,缠绵又悱恻。

他吻的情深,深到让她快要不能呼吸了。

慕景姝一阵乱动,不小心咬到自己,疼痛让她清醒了几分。

可这清醒后面对的人,却是吓得她魂飞魄散了。

眼前这人,英气的剑眉,如墨的黑眸,唇似朱丹,俊美非凡,又带着君王气息,冷情又酷寒,不是当今圣上,楚寒舟还能是谁!

“圣……圣上!”

慕景姝吓得背心都出了一阵冷汗,声音更是带着颤音。

见她清醒,刚刚的温存仿佛都是虚假。

楚寒舟微微叹息一声,眼中透着不舍,奈何她一意孤行非要将他推开。

楚寒舟带着三分恼意,不肯松手了。

他将她抵在墙上,居高临下,眼神冰凉,“为何独独对朕如此冷情?”

“圣上,你是君,我是臣,君臣有别……且……”慕景姝头皮发麻,果然喝酒误事啊。

“君臣有别?好一句,君臣有别。”楚寒舟冷笑一声,然后俯身在她唇上狠狠啄了一口。

“现在还有别吗?”

慕景姝断然没想到,他竟然会在此刻再次亲吻她。

楚寒舟的举动让慕景姝当头一懵,若不是因为自己身上戎装未卸,她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身份暴露了。

只是现在,她根本无法无视楚寒舟那布满深意的眼神了。

“圣上若是需要人伺候,末将这就令人去寻几个女子来。”慕景姝说道。

楚寒舟眼中的不满愈发浓郁了。

他大手摩拂过她垂在耳边的秀发,低头在她耳边说道:“朕,只要你。”

温暖之气吹着她的脖颈,慕景姝只觉得浑身一阵酥麻。

她硬着头皮对视上那双布满欲望的目光一字一句说道:“圣上,末将是个男人。”

男人。

男人!

他怎么会不知道,他这爱将是个男人!

若她是女人,那便是欺君之罪。料她也没这胆子!


后宫三千佳丽,他不曾心动,却为她乱了心。

而她还如此生疏抗拒,一想到这,楚寒舟心生趣味。

他低头在她脖颈处细细一吻,慕景姝猝不及防轻唤一声,又吓得赶紧制住。

那轻语声却拨乱了他整个心弦,霎时,连他都抑制不住了。

“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楚寒舟在她耳边轻语着。

然而这一句话,却让慕景姝炸裂了。

她一直以为房中事只能男女,现在竟然告诉她,男人同男人也行?

这如何使得!

她并不是男人啊!

若是再继续下去,她女儿身份必定会曝光。

她想逃,可楚寒舟膝盖抵着她,不给她一丝空间逃走。

“在想什么?”正想着出神的时候,头顶传来沙哑的声音,而他也在解着她的戎装……

不。

不可以!

这怎么可以!

“圣上。”慕景姝声音颤抖的看着他。

她不能就这么继续下去,若是被发现,那是欺君之罪,那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她的哥哥,她的娘亲,她的爹爹,慕家上下都会被问斩。

慕景姝急的眼眶都红了,征战沙场这么多年,他从未听说过她怕过。

可独独面对自己,面对自己接下来的举动,她怕了。

楚寒舟抿了抿唇,目光发深。

“末将有负圣上恩泽,末将……”慕景姝脸色煞白。

她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不是她替哥哥出征,如果她知道藏拙不那么风头尽显,可能患上就不会注意到她。

而她也不会时常担心身份败露,连累家人了。

想到这,慕景姝眼眶湿润了。

楚寒舟阴沉着脸,堂堂大将,面对凶蛮强敌都不怕。挨了几刀,也没见她哭过。

现在却因为他的强求哭了。

楚寒舟盯着她,又心疼又自责,甚至后悔为什么几天都忍不了要赶过来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这背经离道的事。

一时间,他心思也无了。

“来人,备驾,回宫!”楚寒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慕将军凯旋而归,全城百姓夹道相迎。

慕景姝去了殿前,楚寒舟阴沉着脸,简单恭贺了两句就宣布退朝。

回去路上,慕老将军和慕景姝同坐一辆马车,慕老将军询问道:“听闻几日前圣上私下去找你了?”

慕老将军脸上更是布满了担忧。

那日之事,其实慕景姝心中也有些忐忑。

只是为了不让老父亲担心,她还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圣上惜才,得知女儿又打了胜战前来给女儿祝贺。”

“既是如此,为何刚刚在殿上圣上又阴沉着脸?”老将军询问道。

应该是那日她薄了皇上的情面,所以皇上才这般恼怒吧。

不过,那日之事,她也很难说出口,只能低着头说道:“女儿也不明白。”

“自古君心难测。”老将军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伴君如伴虎,小心点最好。不过好在你兄长的毒已经解的差不多了。如今可以正常行动了。”

“你既然回来,便在家里待着吧。你兄长情况好转,这几日你们兄妹二人再好好交接一下,他便可顶替你,你也可以恢复女儿身了。”

“哥哥的毒都解了?”慕景姝心中一喜。


不管是从身形,还是长相,都一模一样。

尤其哥哥此刻和她穿着同样的戎装这让进来的老将军也看的直摇头,表示分不清了。

慕戎点了点头,“你回来就好了。”

说着,慕戎眼眶不禁有些红润,“邻家女子,二八芳龄就出嫁了。却委屈了你,还要替为兄东征西战。是大哥对不住你。”

“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慕景姝安慰的笑着说道,”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

“去卸了这一身戎装吧。娘亲为你备了女装。”慕戎说着,他的贴身丫鬟端着盘子进来,里面摆放着是才做好的女装锦衣。

“小姐,洗澡水已备好了,您就换上吧。”莲儿也是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

慕景姝笑着点了点头,这五年来,她为了不让自己身份暴露,从未在军中同人一起沐浴过。

也导致军中将领都觉得她架子大,一开始所有人都看不起她,欺负她。

再到后面她忍气吞声直到沙场奋力杀敌,率领一千精兵击退蛮夷三万士兵,这才稳定了她军中地位。

习惯了男装,这还是五年来她第一次要换上女装。

房间白色纱帘在飘动着,而她正在温泉池中浸泡着。

氤氲热气让她思绪有些凌乱,仿佛将她拉回了那营中一晚。

他说,“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他还说,“朕,只要你。”

闭上眼,脑海中全是楚寒舟布满欲望的双眸,那灼灼目光仿佛要将她融化了一般。

慕景姝本在闭目养神,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声低吟声。

那此起彼伏的叫声,让慕景姝面色微红。

尤其外面还传来女子娇喘的声音:“你猴急什么,今日小姐回府,说不定在里面泡澡呢。你在这,要是让人听到,多不好啊。”

男子说:“怕什么,别说小姐没回来,就算是回来了又能如何。小姐成日军营里泡着,什么没见过,说不定比你都懂。”

“你轻点。”

慕景姝将自己埋在温水里,外面的竹林的声音越发暧昧,让她听得更是面红耳赤了。

在军营中她不是没听其他将领兄弟们去喝过花酒回来说,也曾叫她去过,但她毕竟是个女人,怎么也不可能跟他们一群大老爷们去。

不去,不代表不知道。

竹林里的喘息声越发大了,她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生怕偷情的两人发现她在。

可,那暧昧的声音让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楚寒舟的模样。

以及他说过的话,他的呼吸。

想着想着,让她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

半久外面的动静才小了不少,直到那两人离开,慕景姝这才从水池里出来。

氤氲的热气熏得她小脸微红,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热气还是因为刚刚的活春宫,还是想到了楚寒舟。

她抖了抖女装,就准备换上。

另一边。

御书房内。

楚寒舟手中的卷宗是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的。

半响他挑着眸看向太监问道:“听闻慕将军府上有一处天然温泉。”

小太监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何皇上突然问起这话,只好点头应答:“回皇上,是的。”

“朕还没泡过天然温泉,既然闲着,便去看看老将军顺道试试将军府上的温泉吧。”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