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蜜爱夫人别闹凌爷宠你
继续看书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 佣人的声音响起:少夫人,下楼吃饭了。 温宁宁回了声好,然后去洗个脸,把身上的婚纱换了一件裙子,才......

《重生蜜爱夫人别闹凌爷宠你》精彩片段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

佣人的声音响起:少夫人,下楼吃饭了。

温宁宁回了声好,然后去洗个脸,把身上的婚纱换了一件裙子,才下楼。

虽然没有办婚礼,只是温家单方面的把温宁宁送到凌家。

可凌家这边,还是聚齐了人,一起吃晚饭,认可温宁宁这个凌家新妇。

温宁宁下楼,一眼就看到凌景怀。

她顿时恨的红了双眼,恨不得扑上去,把凌景怀千刀万剐!

凌景怀坐在凌父的身边,不知道说了什么,让凌父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他突然感受到一道让他很不舒服的注视感,像被仇人盯上一样,抬头看了过去。

看到温宁宁像公主一样,翩翩然从旋转楼梯下来,清澈水灵的目光,只追随着凌景盛一人。

而那种被凝视的视线,消失了。

温宁宁坐在了凌景盛的身边,她有些腼腆的把手放在膝盖上,抱歉的说:让你们久等了。

很是腼腆,却又优雅大方。

可别人不知道,她几乎咬碎了牙齿,才忍下去撕碎凌景怀的冲动,才压下那满腔的恨意怒火。

凌景盛瞥了她一眼,给她介绍了一圈人,让她认认凌家的人。

温宁宁很乖巧甜糯的打招呼:奶奶,爸。

轮到涂彩慧和凌景怀的时候,她顿了一下,乖巧甜糯的声音,就变成了冷淡,脸上的笑容也淡了许多。

慧姨,二弟。

慧姨是凌父的第二任妻子,小三上位,还是凌景怀的亲妈,温宁宁对她也就热络不起来。

涂彩慧看她瞬间转变的态度,翻个白眼,轻嗤了一声,可还是给了大红包。

她又笑着劝她:宁宁,景盛虽然日子不长了,可是个好的。你嫁过来,就好好的过日子,可千万别再寻死觅活了。

温宁宁浅浅一笑:慧姨误会了,我没有寻死觅活,是昨晚知道要嫁给阿盛,兴奋的睡不着,才吃安眠药助眠,没想到睡沉了。

您放心,我会跟阿盛好好过日子,也会好好照顾他,让他好起来的。

凌景盛冷冷的瞥了眼温宁宁,看她脸不红气不喘的撒谎。

挑拨离间失败,涂彩慧无语的扯了扯嘴角,又笑着说:那就好,结婚了,生孩子是头等事,趁还有时间,可要抓紧怀上啊,给景盛留个后。

坐在最后面的,才十八岁的女孩子,开了口:慧姨是忘了,还是开玩笑,大哥他生病后,也就没了生育功能,温宁宁她一个人怎么生?

这个是凌家唯一的小姐,凌月容。

嗯,也是私生女。

温宁宁震惊又疑惑的看着凌景盛:他不行?

凌景盛一脸的淡定,点头承认:嗯。

温宁宁:

在场的人,除了凌老夫人和凌父之外,全都无声的扯着嘴角嘲笑她和凌景盛。

温宁宁见不得他们得意的嘴脸,看着来气,软糯的声音大了一些。

你们没试过,也没亲眼看过,怎么断定他不行。

他行不行,我这个妻子说了算!

温宁宁气若悬河的声音,倒是让众人一愣。

凌景盛看着炸毛的温宁宁,也是一笑。

意味深长!

凌老夫人看着一直不苟言笑的孙子,竟然笑了,很是惊诧。

她这个孙子,向来言辞冷漠,生病之后,更是心思难测,这般发自内心的笑,还是三年后,头一次。

她对温宁宁嫁过来就自杀行为的不满,此时也消散了许多。

涂彩慧不甘心:那你验证过了?

温宁宁小脸一红,梗着脖子回答:今晚才是我跟阿盛的新婚洞房夜,我自然会证明。

再说了,时间还久,就不劳慧姨操心,我一定给阿盛生个孩子,让凌家后继有人!

后继有人这四个字,让涂彩慧很不开心。

只要凌景盛有孩子,那凌家的继承权,就落不到凌景怀的身上。

凌景盛眸色幽深的瞥了眼温宁宁,随即浅浅的勾唇,笑意未明。

凌老夫人开口:宁宁还小,脸皮薄,别欺负她,吃饭吧。

这是维护温宁宁了,其他人也不敢再说话。

餐桌上安静了下来。

温宁宁也安静的吃饭,然后时不时的给凌景盛夹菜。

凌景盛看着面前的韭菜炒鸡蛋,浅皱剑眉,就要夹掉。

却被温宁宁给按住了手背,她凑过来,在他的耳畔:听说,韭菜补肾,不行就要多吃点。

她声音软糯轻柔,餐桌那么大,老夫人他们自然听不到。

凌景盛侧头,温宁宁已经转头,安静的吃饭。

白嫩的脸颊,因为在吃东西,而鼓鼓的,像只可爱的小松鼠一样。

凌景盛直接放下筷子,嫌弃道:不吃了,脏!

温宁宁脸色煞白的看着凌景盛站起来,由安行文搀扶着,慢慢上楼。

凌老夫人心里叹了一气,抬头安抚温宁宁:你别在意,景盛有洁癖。

温宁宁微笑:下次我会注意的。

凌老夫人看她乖巧听话的样子,满意的点点头。

涂彩慧幸灾乐祸的嘲笑着:刚才还说晚上要验证呢,这夹个菜都被嫌弃脏,我看啊,这新婚夜要独守空房了。

凌景怀劝着:妈,少说两句,别欺负嫂子。

涂彩慧没听劝,拿勺子搅着碗里的汤,啧啧两声:也不知是被嫌弃你用过的筷子脏,还是嫌弃你这个人脏。

温宁宁余光看了眼凌老夫人,明显没有要帮她说话的样子。

她抬头,微笑着看涂彩慧:慧姨,有时间你还是去医院检查下,我看您身体不太好的样子。

涂彩慧没听懂:什么意思?

温宁宁微笑,温柔还击:我看您嘴巴和大肠连在一起了,一张口那味儿,冲的熏鼻。

涂彩慧又是懵了一下。

凌月容看是不嫌热闹的好心提醒:慧姨,她说你满嘴喷粪呢。

涂彩慧当即生气的拍桌子:温宁宁!

凌老夫人这才开口:行了,都少说两句,吃饭!

吃完饭,温宁宁被凌老夫人叫到房中。

凌老夫人直白的开口:宁宁,你还小,此前的事,我就不计较了。

这说的是温宁宁宁死不嫁凌景盛的事。

她没有解释,只说:奶奶,以后不会了。

凌老夫人看她乖巧,更是满意,她继续说:我们凌家虽不用联姻了,可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嫁到凌家的。

要不是阿盛生病,需要冲喜,像温家这种,是根本没资格跟凌家结亲的,你也配不上景盛。

温宁宁低着头,这话虽然直白羞辱人,可不得不说,这是事实。

之前,她能跟凌景怀交往,凌家没有阻止,不过因为凌景怀是私生子。

而凌景盛是继承人,又那么优秀,他的妻子,必须门当户对。

凌老夫人看她没有自傲的反驳,又是满意了一分,说话也慈祥了一些。

但既然让你嫁过来了,只要你好好跟景盛过日子,我们也不会苛待你。

温宁宁乖巧听训,不管老夫人说什么,只说是。

凌老夫人说了一会儿,就说重点:你嫁过来,不仅是冲喜,还有重要任务就是怀上景盛的孩子。

温宁宁抬头:可他

她此前说的好听,可要是凌景盛不行,她一个人怎么怀?

凌老夫人:给你一个月时间,能自然怀上最好,不行就取卵试管。

景盛最多就三个月了,你能怀上,那孩子就是凌家继承人,你一生都是凌太太,衣食无忧,无人敢欺你。

可你要是怀不上,等景盛没了,你就不是凌太太,到时候温家怎么欺凌你,那就你的事,你自己好好考虑。

凌老夫人是个人精,自然懂得,一个家庭能把好好的闺女,嫁给将死之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温宁宁要不要努力的母凭子贵,那就得她自己考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