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都市,逍遥修仙免费阅读
继续看书
林祯虽然说是为了治病,手指只点穴道,但奈何叶素心的身材着实不错,不经意间碰到了叶素心胸前的柔软,顿觉手感不错,心神一荡。 昏迷中的叶素心忽然轻咳了两声,叶诗情挑了挑眉,竟然真有效果。 林祯收敛起邪念,又连续在叶素心心口部位的两个穴位点了两下,随即迅速收手!

《人在都市,逍遥修仙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噹”

“噹”

悠扬的钟声在山间来回飘荡,阳光照耀之下,各种飞禽灵兽欢嬉在山峦间,云雾之中,但见一道身影惊鸿一现,又转瞬远去。

袅袅轻烟起,丝丝钟声落。

过了一个时辰,晨雾缓缓散去,只见这翠峰的山顶之上,竟有一间阁楼伫立其上。

白云悠悠心悠悠,清风伴我何须愁?

林祯醒了,他捂住呵欠从卧室走出,习惯性地叫了声‘师父’。

但他的师父却没有如往常一样从外面走来,敲打他该去练功了。

林祯愣了愣神,忽见阁楼中央的小桌子上有一张纸条。

林祯摇了摇还有些迷糊的脑袋,走过去一看,

嗯,是师父的笔迹。

“小林子,师父要出门了,有件大事需要为师前去处理,没办成之前,为师是不会再回来了。”

“你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了,对了,你可以下山了。”

“你的那几个师姐都很想你,下山之后,你也可以去看看她们。”

“对了。为师在十八年前与江城宋家订下了婚约,记得去一趟宋家履行婚约,愿不愿意随你。”

“还有,为师当年创建了一个庞大组织,你下山记得去接手一下,免得他们没了我看管,群龙无首再起了内讧。”

“对了,你可切记,务必在三年之内找到可以契合你先天纯阳体的人,帮你练功,不然,你的小命为师可保不住了。”

林祯笑了笑,又叹了口气。

清了清嗓子,用他那温润淡雅的嗓音说了一句:

“老王八蛋!”

......

日落的高速公路上,有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正在疾驰,林祯正坐在车的后座上。

日暮西斜,山翠明灭。

林祯看着窗外的景色,想着他那老不死的师父。

走这么急,也不说一下去干什么了,见最后一面能死?

林祯刚下山的时候,在高速公路的入口处,从一群打劫的混混手中救下了这辆玛莎拉蒂的主人。

是两个女人,年轻的长发披肩,容颜姣好,身着一身剪裁的米白色职业西服,正坐在驾驶座上开车;稍微成熟一点的,挽着一头乌黑长发,长着一张精致的鹅蛋脸,身着一件黑色旗袍,尽显身材风韵,真真的性感绝色,她坐在副驾驶座上。

林祯救下她俩后,顺便说了句他要去江城,两个女人说正好顺路,于是便载他一起上路。

林祯看着这两个漂亮女人,心中不禁拿自己在宋家的未婚妻暗暗比较着。

心想自家那个老不死的审美应该还行,给自己订的未婚妻也差不多哪去吧,跟这两个女的大差不差的我就能接受.......

正当林祯还在脑海中想美事的时候,忽然开车的年轻女人问道:

“先生,还不知您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祯。”

“先生去江城所为何事?”

“嗷嗷,让我想一下”林祯捋了捋师父给他的任务,决定还是先去宋家看一看,“我要去宋家,跟我的未婚妻宋采薇履行婚约。”

“谁?”年轻女人愣了愣,眼中带着一丝怀疑。

“宋家的那个大小姐宋采薇?”副驾上那个成熟女人也是一脸古怪地看着林祯。

林祯穿着土气,又是刚从山上下来,一句话就想搭上江城的宋家?

宋家虽然不如她们叶家,可在江城也算是三流家族了,就凭这个山上下来的小子?这怎么可能呢?

“先生,我叫叶诗情,这位是我的姑姑叶素心。我们叶家在江城还算是有些势力,要不,你先去我们家住一阵,我们可以帮你安排。”

林祯摇了摇头,“我还是先去宋家看看吧。”

两女对视了一眼,心中都觉得林祯有些傻里傻气地,像是在吹牛。

宋采薇在江城名媛圈地位还是很高的,长相绝美,家势也不错,深受江城那些公子哥的追捧。结果你一句话就要娶了宋采薇?两女纷纷表示不信。

一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人和江城名媛,这明明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可能的,至于婚约,呵呵,两女都怀疑林铮是不是脑子有什么问题。

一路上,林祯与两女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天。

终于,开了大概有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了江城的市中心。

突然,叶素心却紧紧捂住了胸口,脸色发白,有些呼吸不上来,表情十分痛苦。

“姑姑,你怎么了?”

叶诗情吓了一跳,连忙把车停在路边,查看姑姑的身体情况。

叶素心看侄女慌张的表情,艰难的笑了笑,说道:“没事的,诗情,我这是老毛病了,歇一会就好了,没事啊,你现在开车送我去最近的医院就好,你先把林先生送去宋家吧。”

林祯仔细看了眼叶素心,撇了撇嘴说道:“还送什么医院呐,你在耽搁一会,到不了医院就死了。”

“你说什么呢?别以为你救了我们,你就可以满嘴的胡说八道。”叶诗情皱了皱眉头,呵斥道。

她跟姑姑叶素心关系极好,在叶家,除了爷爷外,姑姑是对她最好的人了,她绝对不希望姑姑出事。

叶素心看了林祯一眼,心有不悦,但是也没说话。

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知道什么,就在这胡说?!

“你有心脏病,已经得了至少三年了。”林祯没管那两个女人的冷眼,继续说道,“每一次发作,都会心心如刀绞,呼吸困难,会出现窒息状态,你今天的这个症状表示已经晚期了,这一次发作,你已经活不过今晚了,送到医院也难治。”

叶诗情怒道:“你瞎说什么!再胡说你就给我滚出去,我姑姑......!”

忽然,旁边的叶素心却捂住了侄女的嘴唇,叶诗情转头却看见了一脸震惊的姑姑。

叶素心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祯,声音轻柔:“不好意思,林先生,刚才的话语多有得罪,不知您是如何看出来我有心脏病的?”

“我在山上跟师父学过医术。”林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在意。

叶诗情看见姑姑也说林祯说的对,她急忙问叶素心:“姑姑,你怎么跟我说的你得的是气喘啊?到底怎么回事?你得的什么病?”

叶素心刚想跟侄女解释,让她莫慌,可一阵急促的咳嗽让她无法再说下去。

她的脸色更加苍白,身体也更加的难受,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叶诗情连忙扶起姑姑,心里更加着急,拿起手机就要打120救她的姑姑。

林祯看见了,说道:“现在打120已经没用了,你姑姑就这十几分钟好活了。”

叶诗情眼眶红了,她哭着问道:

“林先生,您既然能看出我姑姑的病情,不知您有没有办法可以医治我姑姑?”

“求求您了,只要您救好了姑姑,我什么条件都能答应您。”

林祯笑了笑,心里想着让你给我暖床不知你可愿意。

但他还是什么也没说,伸出右手,向叶素心的胸口指了过去。

“你干嘛?”叶诗情拦住了林祯伸过来的手,惊呼道:“小女子是求您治我姑姑的病,可先生您也不能借机耍流氓,污了我姑姑的名声。”

林祯一脸无奈地道:唉,你姑姑是心脏有问题,我当然是要从心脏下手了,你再耽搁下去,你姑姑死了我可真救不回来了。”

叶诗情慢慢放下了拦在空中的手,她眼神冷冷地说道:“先生说的是,可先生若有任何不循规蹈矩地做法,我会让你明白生不如死的滋味。”

林祯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右手一抬,食指和拇指并拢,调动体内的真气,朝若叶素心心口部位的一处穴位点了下去!

这正是他的师父的传授给他的《仙医宝典》中的一门绝技,乾坤点穴手!

林祯虽然说是为了治病,手指只点穴道,但奈何叶素心的身材着实不错,不经意间碰到了叶素心胸前的柔软,顿觉手感不错,心神一荡。

昏迷中的叶素心忽然轻咳了两声,叶诗情挑了挑眉,竟然真有效果。

林祯收敛起邪念,又连续在叶素心心口部位的两个穴位点了两下,随即迅速收手!

顿时,昏迷中的叶素心不咳漱了,脸色也恢复正常。

林祯看了看窗外,确定这离宋家不远,于是跟叶诗情告辞道:“你姑姑现在应该没事了,我就不劳烦小美女你送我去宋家了,在下先行告辞。”

说完,林祯推开车门,离开了。

叶诗情点了点头,向林祯喊道:“若先生真能救活我姑姑,我叶家必有报答。”

林祯夜色中摆了摆手,没做停留。

忽然,昏迷中的叶素心睁开了眼睛。

叶诗情大喜:“姑姑,你醒了!”


听到这话,病房内的人纷纷露出诧异之色,抬头向外看去。

原来是叶家的叶素心和叶诗情姑侄。

叶星云满脸悲痛的说道,“三妹,诗情你们来啦。”

叶素心赶紧冲上去问道:“大哥,苏神医怎么说?”

叶星云眼里含着泪,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没用了,没用了,刚才苏神医说了,父亲已经活不过今晚了。”

此话一出。

叶素心和叶诗情眼前一黑,身形摇晃。

叶诗情泪如雨下,哽咽道:"不可能……爷爷不会死的!"

"苏神医,求您再想想办法吧?"

叶素心哭成了泪人。

“叶小姐,对不起,在下才疏学浅,实难救治。”

林祯在旁边听着,忽然大笑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哈,真是好笑,世上就有如此庸医。”

苏少君眉头一皱,转头看向林祯,“刚才就是你质疑我说的话?”

“那不然呢?你的话为什么不能质疑?”

“大胆!哪里来的野小子,这位可是江城第一神医,赫赫有名的苏少君苏神医。”

“你又是哪冒出来的,凭什么质疑他?”

叶星云悲痛之余,看到有人还敢在父亲病房口出戏言,立即出声呵斥。

可谁知林祯怔了一下,随后噗嗤一声,又笑了出来。

“神医?现在山下面,是个人都能自封神医了吗?”

听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一阵哗然!

“赶紧出去,这是谁带过来的,苏神医一生治病万余人,从未失过手,你这个毛头小伙子又懂什么?”

“苏神医更是华国中医协会的理事,被公认的江城第一神医,岂是你能质疑的?!”

叶家的人纷纷出言呵斥。

苏神医挥了挥手。

“行医之人,不在乎这等名利,小子,听你之言,你是可以治好叶淮安老先生了?”

“那当然,叶老先生,小病耳。”

其实林祯刚进病房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叶老爷子的病症所在,自有把握能治好他。

苏神医一脸肃然,躬身道:“小友,请,若你真能治好叶老先生,我这神医之名,让给你,又有何妨?”

林祯撇了撇嘴,言道:“我又不稀罕,这破劳什子神医。”

倏地,林祯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言道:“要不,你就拜我做师父吧。”

这句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勃然大怒!

这小子分明就是瞧不起苏少君!

苏少君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他行医多年,去哪儿都被人喜为座上宾,恭敬有加!

可今天这种情况,他还是头一次遇见。

叶星云见苏神医有些发怒,连忙问三妹:“素心,他是何人?为何来此?”

叶素心赶紧道:“大哥,他叫林祯。不久前,我心肌炎再次发作,是林先生出手缓解了我身体的不适,并将我多年顽疾治好。所以,我跟叶诗情一起想请林先生来帮忙看看爷爷的病。

她本来是想请林祯来这里试试的。

可哪知道林祯一来就得罪了江城名声极好的苏神医,这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哦?”苏少君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叶素心的病她也曾看过,不是一时可以缓解的,倘若这个小子真的可以医治好叶素心的心脏病,那叶老爷子的这个病他未尝不能看一看。

苏少君问道:“小友,你是哪个医科大学毕业的?”

“没,我从小在山里长大,从来没有上过大学。”林祯摇摇头。

叶星云嗤笑出声,“小子,你连医科大学都没有上过,也敢在此狺狺狂吠?”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赶紧从我眼前消失,别在这说什么大话了!”

苏少君连忙阻拦,“且慢,叶先生,刚才此人言之凿凿,确信能救治叶老先生,为何不让他试试呢?”

苏少君又转头望向林祯,说道:“小友,你既然说能治好叶老先生的病,不如你先说一说叶先生的病症吧,也好让我们心服口服啊。”

叶星云等人一愣,不明白苏少君是什么意思。

林祯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道;这老头的肺部、腰部和腿部都有伤,而且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这老头年轻的时候还能扛得住,但如今年纪大了,身体各方面机能下降,自然是扛不住了。也亏得这老头身体素质好,才能扛到今天,要不然他早就死了。”

此言一出,叶星云跟苏少君都大吃一惊。

没错,林祯所言,与现代医学仪器检查的结果完全一致。

当年,叶老爷子曾参军入伍,身上确实有许多战场上带下来的旧伤。

可是,这个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叶星云皱了皱眉头,转头问下叶素心。

“三妹,是你跟他说过父亲的病症么?”

“没有,我只说过父亲有重病在身,却并未提起过病情。”

苏少君脸色一变,紧紧盯着林祯,问道:“小友,你又是如何得知?”

林祯挠了挠头,“我说,苏神医,你好歹也是中医协会的理事,中医里面的‘望诊’你难道不会用吗?这不是最基本的吗?”

苏少君怔住了。

是的,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可是很多疑难杂症却不能仅靠‘望诊’就能得知的,最起码,他是无法通过‘望诊’看出来叶淮安老爷子的病症的。

这一眼观人,这小子,医术到底是得有多神啊!

可中医却最讲究实践,越老越值钱,这小子也才二十岁出头,哪来的这一身本事呢?

苏少君深吸一口气。

“看来小友确有几分真才实学。”

林祯看了看苏神医不服输的样子,笑了笑,“哈哈,反正比你厉害就是了。”

“你.."

这句话愣是气得苏少君胸膛起伏不定。

不过,这会儿众人看向林祯的目光也稍稍发生了变化。

毕竟,能够被苏少君夸奖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苏少君缓了缓情绪,转身笑着对叶星云说道:“叶先生,此人怕是确有几分本事,至少‘望诊’这一术我确定我比不过小友,不如就让小友看一看吧。”

“苏神医,当真要让这个毛头小伙子来看我父亲么?”

“万一真出了事,该怎么办?”

众人依旧觉得林祯有些不靠谱,还是太过年轻。

可谁知,苏神医朗声言道:

“小友若果真行医之时出事,我全权为小友负责”

“诸位还请放心。”


只见药馆内走来了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他一边招呼着伙计赶紧将女人放置于床榻之上,一边询问男子,女人为何晕倒。

这个中年男人穿着一身铁灰色衬衫,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气质非凡,看起来温文尔雅,不过此时却慌了神,额头上全是汗水,神色焦急,他急急忙忙地跟着医生说着病情。

“李医生,刚才我跟我老婆正在外面散步,可突然间,我老婆就晕倒了,接着,我就把她就近抱到了这里。”

这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名叫李凯,是这间长生居的一名主治医生,师从江城第二神医陈义言,医术自是高明,在这周围小有名气。

听完中年男人的叙说,李凯伸手给女人号了号脉,良久,李凯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急忙问道:“李医生,我老婆是怎么回事?”

李凯温和地笑了笑,劝他不要担心。

“没事的,你老婆只是因为食物过敏而导致的休克,不要担心,我给夫人配一副药汤喝下去就会好了。”

说完,他吩咐伙计赶紧配一碗八珍汤来。

“好的,李医生。”

李凯身后的药房伙计赶紧去后面盛药汤去了。

围观的众人纷纷赞叹。

“不愧是长生居的主治医师啊,医术就是高超。”

“是啊,短短几分钟就查出了病症给出了药方,李医生一出手,真是药到病除呀!”

听着众人的夸赞,李凯医生也有些自得意满起来,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中年男人也顿时不再那么紧张了,等着伙计端来药汤。

忽然,一道温润男生传来。

“唉,这世间竟然如此多的庸医?”

李凯皱了皱眉头,他转头望向说话的男子,走了过去,冷冷问道:“小子,你说谁是庸医?”

此人,正是林祯。

林祯耸了耸肩,看向四周:“这附近也没别的医生了吧,我只瞧见你一人在治病啊,当然是说你了。”

“大胆!”

还未李凯说话,旁边的一个伙计不干了。

“小子,李医生行医十年,治病救人无数,你竟敢妄言李医生是庸医?”

林祯笑了笑,说道:“未能看出病症,不是庸医是什么?未能对症下药,不是庸医又是什么?”

“放肆!”那个伙计吼了一声,道,“你一个闲杂人等竟敢质疑李医生的医术,你以为你是谁?江城第一神医么?就算是江城第一神医苏少君在此,怕是也不敢说李医生是庸医。”

“哦?你是说我的预备徒弟么?。”林祯挑了挑眉,想起了那个想拜他为师的老头子。

人群中一片哗然。

“神经病吧,竟然口出狂言,说苏神医是他的徒弟?”

“想出风头想疯了?不怕被苏神医的徒弟们追着打?”

其他人看向林祯的目光满是鄙夷,觉得林祯此言就是为了哗众取宠。

那个中年男人也不悦地看着林祯。

现在的年轻人为了搏出名,真是什么手段都用上了。

一个伙计说道:“这位先生,长生居不欢迎挑事之人,还请您出去。”

几个伙计顿时上前,准备轰赶林祯出门。

“等一下!”

李凯摆了摆手,说道:“小子,既然你说我是庸医,我就让你看看,我李凯行医十年,究竟是不是庸医,你就站在此处看着!”

几个伙计听到这话,这才退到了一边。

很快,那个盛药汤的伙计回来了,将一碗药汤递给了李凯。

李凯小心的结果药汤,喂了躺在病榻之上的女人几勺药汤,然后淡淡说道:“不会超过五分钟,这位夫人便会醒来。

“谢谢李医生!谢谢李医生!”那个中年男人顿时大言,眼中满是期待之色。

很快,五分钟过去了。

但是,这个病榻上的女人却并没有苏醒。

中年男人有一丝疑惑,但仍表现得十分恭敬地问道。

“李医生,这是怎么回事?我妻子为什么还没有醒过来?”

围观的众人也颇有些奇怪,李凯拧了拧眉心,愁道:这位先生,你且再等几分钟,你夫人自会醒来。

中年男子虽然有些担忧,但仍是没有说话,静静地等着自己的妻子苏醒。

只是,又过了一会,女人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

中年男人慌了,急忙问道:“李医生,这,这是怎么回事,我妻子她要不要紧?”

李凯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他没有回答,不过他的神色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变得越发难看。

不能再等了,他开口说道:“先生,您请稍等片刻,我让我师父来帮你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说完,李凯就急匆匆地跑到楼上去了。

不多时,李凯和一个身穿白色唐装,头发灰白,脸色红润,身材发福的胖老头走了下来。

楼下顿时一阵惊呼。

“这,这不正是陈义言,陈神医吗?”

“谁?这个胖老头是谁?”

“江城第二神医,陈义言,医术仅在苏少君之下。”

“我的天,有生之年呐,没想到这辈子还能看到陈神医治病救人。”

“呵呵,看来是李医生也有失手的时候啊,那个年轻人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李凯医生听到人群的议论声,有些脸红,不过,情态紧急,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他赶紧向师父说着女人的病情。

“师父,这位夫人明明是食物过敏导致的休克,可为何这位夫人服用了八珍汤后,却没有醒来?”

陈义言大步走了过去,先是看了看女人的脸色,接着伸手上前也号了号脉。

几分钟后,陈义言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转身就骂着自己的徒弟。

“你怎么回事?连这位夫人的具体病症都没看出来,就妄下结论,乱开药方。”

“你可要记住,行医救人乃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万万不可仅凭经验就断言结论。知道了吗?凡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李凯听着师父的教诲,顿时额头上紧张到出的全是冷汗,他连忙恭敬地询问师父,女人究竟是因何晕厥?

陈义言见徒弟虚心接受,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开始指导起徒弟来。

“这位夫人的确是食物过敏导致的休克,但也正因如此,这位夫人的胃肠道功能也出现了紊乱。若是不及时处理,会导致腹痛、消化不良。所以八珍汤根本解决不了问题,需要服用活血养元汤才行。”

李凯听后朝着师父陈义言深深地鞠了一躬。

“多谢师父指教,徒弟受益匪浅。”

随后,李凯赶紧眼神示意药房伙计去配药盛汤去了。

在一旁看着的林铮终于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轻笑道:

“看来,这世间还是有会看病的呢。”

陈义言听见声音,奇怪地看见旁边竟然还站着一个年轻人,于是向徒弟问道:

“嗯?他是谁?为何站在这里?”


于是,李凯就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给了师父听。

陈义言听完点了点头,看向林祯的神色也从一开始的不满转为了欣赏:“小子,懂医术是好的,太不能因为自己略通医术便骄傲自满起来,行医救人乃是本分,而不是你打擂台四处显摆的工具。要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呐。”

在他看来,林祯能一眼看出八珍汤不合药理,自然对这中医一学研究颇深。

陈义言看他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本事,自然生出了惜才的念头,于是这才出言教导于他。

在场的众人也都纷纷点头,觉得陈义言说的很有道理。

林祯耸了耸肩,没说什么,你高兴就好。

要不是实在看不下去,他也不会站出来多管闲事

况且,对于自己的医术,他是无比自信的。

在这个世界上,恐怕除了自己的师父,已经无人能与自己匹敌。

很快,医馆伙计又盛来了一碗药汤。

不过,在闻到药汤的味道时,林祯再度皱起了眉头。

不对呀!这副药汤还是有问题!

只见陈义言接过药汤,正准备喂女人服下。

林祯抽了抽嘴角,无奈地说道:

“哎哎,错了,又错了!”

围观地众人登时又一片哗然。

李凯心中暗自生气,怒道:“不是,你说我错了也就算了,我师父在江城中医界赫赫有名!别说是你了,就算是对着第一神医苏少君我师父也不遑多让!你要是纯想找事的话,我长生居也不是好惹的!”

“小子,陈神医在治病救人的时候,你恐怕还在玩泥巴呢吧?”

“哈哈,笑死我了,黄口小儿竟敢质疑陈义言神医的医术?”

在场的众人纷纷声讨林祯,大家看向林祯的目光也越发不善了。

那个中年人的脸色也沉了下来,要不是涵养好,他都想赶人了。

林祯耸了耸肩:“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是错了就是错了,这药汤喝下去也没用。”

陈义言也有些不悦,他眯起眼睛说道。

“好,小子,今日我陪你玩一玩,不如我们打一个赌如何?”

“可以,赌什么?”

“我们就赌这碗药汤有没有用,如果这位夫人喝下我这碗药汤醒了过来,我要你磕头向我道歉。”

林祯也来了兴趣,他笑着说道。

“若是你输了呢?"

陈神医淡淡说道:“若是这位夫人没醒就算是我输了,那我就跪下向你道歉!”

“可以,一言为定。”林祯点头答应了下来.

围观的众人纷纷起哄。

“哈哈哈,我也是服气,还有如此喜欢跪地磕头的人?”

“是啊是啊,竟然敢与陈神医在医术方面打赌,看来还是太年轻啊。”

陈义言深吸了一口气,俯身喂病榻上的女子喝了几勺汤药。

接着,又呼出一口气,言道:“好了,不出三分钟,此人定能醒过来。

中年男子松了一口气,既然陈神医都这么说了,那肯定错不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三分钟就过去了。

只见,床榻上的中年女人脸色恢复了血色,也停止了冒冷汗,看着状态好了不少。

“好厉害啊,就一服药,此人的状态就好了大半了。”

“江城第二神医岂是开玩笑的?”

听见周围人的议论之声,胖老头脸上也扬起了笑容,得意地看向林祯。

可又过了三分钟,这个女人却还是没有醒转。

那个中年男人心里又开始焦躁不安了。

“陈先生,请问,为什么我妻子还是没有醒来。”

陈义言没有作声,似乎在低头想些什么。

旁边的李凯赶紧上前宽慰。“没事的,先生您在等一会,您的夫人马上就醒了,稍安勿躁。”

“是啊是啊,陈神医的名头你还不放心吗?药到病除,医石圣手!”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时间缓缓流逝,又过去了三分钟。

可那个中年女人还是没醒来,这下,陈义言属实是有些慌了。

他眉头紧锁,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还没有醒来?是我用错药了?不应该啊......”

那个中年男人见陈神医都有些着急,吓得自己脸色都有些泛白了,不知道自己的妻子究竟出了什么事?

“陈神医,您直言告诉我吧,我妻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在场的众人也都纷纷纳闷,不知道什么情况,难道说又被那小子说中了?

“先生,你别着急,待我再把把脉,看看夫人的脉象。”陈义言抬抬手,再次为病榻上的女人把了一下脉。

可把过脉之后,陈义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师父,您也没看出来么?”李凯在旁边小声的问道。

陈义言听见后一阵烦躁,呵斥道:“你给我闭嘴,待为师想一想。”

林祯看着自己意料之中的情况叹了口气,人命关天,他直接开口对陈义言说道:“唉,我说老头,你这些年读医术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这位夫人对食物过敏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而且她的肠胃也早已有些出现了问题,正所谓,重疾需下猛药,响鼓不敲重锤,所以这活血养元汤应该加大两种药材的分量才是。”

药店的伙计看到林祯还在一旁说着风凉话,上前怒斥道:“说够了没有,我说你怎么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你再多说一句就给我滚出去。”

陈义言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拦住了药店伙计,示意他往后退,他胖乎乎的脸上堆满了笑容,问道:“小友说的是,不知小友能否告知是哪两味药材?”

林祯玩味地看着陈义言,叹其能屈能伸,笑道:“自然是甘草和五味子了。”

啪!

陈义言一拍大腿,激动地道:“妙!妙啊!我刚才就觉得这药汤少了点什么,原来是这样,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多谢小友指点”

说完,陈义言赶紧把汤药递给李凯吩咐道:“李凯,你亲自去,去往汤药里再加两钱甘草,三钱五味子!快去!”

“好的师父。”

李凯拿着碗,急匆匆地去了。

此刻,在场的众人再次看向了林祯,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这小子,神了啊!看刚才陈神医的表情,竟然好像真的是此人点拨了陈神医?

不会吧,难道此人医术竟然高于陈神医?

没过一会儿,李凯端着碗跑了过来,递给了师父。

陈义言接过碗后,立刻喂了那个中年女人几汤勺汤药。

又等了大概三分钟。

只见,原本昏迷不醒的中年女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醒了,我的天啊,真的醒了!”

“看来这位小先生地医术当真是有一套啊!”

“何止是有一套,我看那,似乎是比陈神医还要更厉害呢!”

围观的众人纷纷惊喜出声。

“元贞,我是怎么了?怎么会躺在这里?”

女人看向中年男人,又看了看四周,不知道为何自己身处长生居内。

中年男人赶紧扶起了女人,温柔地道:"梦婷,刚才你我在街上散步之时,你因为食物过敏休克晕倒了,是这位江城神医陈先生救了你,还不快谢谢陈先生。”

“多谢陈神医。”

“不敢,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陈神医指着旁边地林祯说道:“先生,这才是救你夫人地恩人呐。”

中年男人赶紧走了过来,朝着林祯深深鞠了一躬,道:“多谢小兄弟,我杨元贞感激不尽,今后小兄弟但凡有难处,可以来醉江月酒楼找我。”

说完,

片,递给了林祯,道:“小兄弟,我叫杨元贞,这是两百万支票!还有,这是我们醉江月酒楼的钻石会员卡!以后小兄弟你去任何一家醉江月酒楼吃饭,一律免费!”

“我天,他就是醉江月酒楼地老板?那个高级连锁酒店醉江月?我没听错吧!”

“我可听说,醉江月吃一顿至少五位数起步啊!”

众人纷纷惊呼出声,看向林祯的目光满是羡慕之色。

能够认识这样的大人物,那以后可要发达了。

林祯并不矫情,接过了支票和会员卡,随意地揣进了兜里。

杨元贞眼中浮现出了一抹赞赏之色,道:“还未请教小友名姓?”

林祯回道:“杨先生不必客气,叫我林祯就好。”

杨元贞点了点头,道:“林先生,我平素最喜爱四处交朋友,其实我开办酒楼的初衷也是为了广交朋友,还希望林先生能赏脸光临我醉江月,让我尽一尽地主之谊。”

在他看来,林祯的医术竟然比陈义言的医术都厉害,那绝对是真正的神医,与之交好,百利而无一害,

林祯也觉得杨元贞为人不错,便与杨元贞交换了联系方式。

这时,陈义言也走了过来,感叹道:“请恕老夫眼拙,竟未看出小友身负如此高明医术,唉老夫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小友宽恕则个。”

林祯撇嘴道:“其实吧,你的医术算是可以了,不过如果想要更进一步,就应该放弃世俗的名利,戒骄戒躁,潜心钻研才是呀。”

“先生教训的是,老夫谨记于心。”

陈义言像是学生一般,点头应了声。

“陈神医,此次我夫人能醒来,也多亏了您的帮助,这小小礼物不成敬意,也请您收下。”

杨元贞也递给了陈义言一张两百万支票和会员卡。

“惭愧啊,惭愧啊,老夫医术不精,却未曾帮上什么忙,受之有愧,受之有愧。”陈义言摆了摆手,不愿意收。

杨元贞道:“陈神医说玩笑话了。您浸淫医道数十载,杨某敬您这份治病救人的仁心,还望您能收下。”

林祯好笑地道:“行了行了,就别在装模做样的了,让你收就收吧。”

“好好好,那我就收下了,就当长个记性了!"

陈义言乐呵一笑,不再推辞了,收下了支票和会员卡。

“二位神医,后会有期,在下先行告辞。”

杨元贞向两人道了别,然后带着夫人离开了长生居。

看见杨元贞一走,林祯也准备离开,在此地眈误了这么长时间,他也有点饿了,打算去吃个夜宵去。

“林祯小友,且慢走”陈义言却突然叫住了林祯。“老夫有一事相求。”

“什么事?”林祯一脸疑惑。

陈义言从口袋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林祯,道“林祯小友请看,不知道您是否见过这个药方,这是我从一本上古医术上抄录而来,书上说此药能固本培元,延年益寿,但我照方抓药熬制,服下之后,却并未感觉效果有书上说的那么好,老夫思考再三,也找不到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不知道林祯小友可否指点一二?”

林祯接过药方看了一眼,就说道:“嗯,这是药王孙思邈留下来的药方。”

“是的没错,这正是我在一本上古版本的《千金药方》里抄录下来的,小友真乃神人也!”

陈义言激动地连连点头,显然没想到林祯竟然一眼就看出了药方的来历。

林祯道:“这张药方整体是对的,熬制方法也没错,但是有一位药材用错了。”

“是哪味药材?"

陈义言急忙发问。

林祯道:“是炙草,若是将炙草换成炙冬花,那这张药方就对了。”

林祯的师父所传授他的《仙医宝典》中汇聚了古往今来的天下名方。

孙思邈的这张药方自然也记载在里面,所以他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

“炙草……炙冬花…

陈义言喃喃自语一声,又看了几遍药方,顿时欣喜若狂,“原来是这样,我悟了,小兄弟,你才是真正的神医啊!”

说着,陈义言朝着林祯深深鞠了一躬,道:“林先生,在下受教了,老夫屈长了数十年,所学药理医术远远落后与先生,如蒙先生不弃,老夫愿拜先生为师,学习医术,还望先生答应。”

话音未落,长生居里的伙计跟医师都吃了一惊,这江城四大神医排行第二的陈义言竟然向一个毛头小子拜师!难道说这小子才是真正的神医?!

林祯翻了翻白眼,这江城是怎么回事?

怎么是个医生都要拜自己为师?白天在医院里苏少君就要拜自己为师,自己还没答应呢,晚上陈义言这个胖老头也要拜自己为师。

不过,别的不说,这两人的眼色倒是极佳......

眼见林祯不说话,陈义言眼珠一转,道:“林师父,您来长生居是为了配药材吗?”

林祯点了点头,“是。”而后急道:“哎哎,我还没答应呢,你别瞎叫。”

陈义言哪有几十岁人的样子,当即咧嘴一笑,道:“师父,请问你要抓什么药?"

林祯很是无奈,拿出了一张丹药药方,递给了陈义言。

陈义言接过药方,看了半响也看不出这是什么药方。

不过,里面的大部分药材他倒是认识。

于是,他说道:“师父,你要的千年灵芝我这儿没有,不过我有一株百年灵芝。

“哦?!可是当真?”林祯眼睛一亮。

千年灵芝寻不来的话,百年的也勉强可用,尽管药效差了一点。

陈义言见林师父来了兴趣,便冲李凯吩咐道:“李凯,赶紧的,去帮你师爷把那株百年灵芝拿来。

李凯脸色一变,道:“师父,这百年灵芝可是我们的镇店之宝啊!”

陈义言眼睛一瞪:“没听见吗?这是你师爷需要,别说一个小小的灵芝了,就算是把长生居送给你师爷,又有何妨?”

林祯顿时哭笑不得,这胖老头也太逗了。

“是,,知道了,师父。”

李凯点了点头,然后匆匆上楼去了。

没一会,李凯抱若一个篮球大小的红木箱子跑了下来。

陈义言接过箱子,递给了林祯。

林祯接过箱子,打开看了眼,里面赫然摆放着一株百年灵芝,林祯盖上了箱子,满意的说道:“陈神医,多少钱,说个数把。”

陈义言笑呵呵地道:"师父,我哪能收您的钱啊,这株百年灵芝送您了。”

一旁的李凯嘴角直抽,感觉肉疼。

他可是知道,陈义言是从一个拍卖会上花了一千万拍下的这株百年灵芝的。

如今就这么白白送人了,师父不心疼,

我还心疼呢!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