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孤儿院那天起,父母开始嫌弃我优质全文阅读
  • 离开孤儿院那天起,父母开始嫌弃我优质全文阅读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师荼九九
  • 更新:2024-05-05 22:46:00
  • 最新章节:第2章
继续看书
长篇现代言情《离开孤儿院那天起,父母开始嫌弃我》,男女主角周诺周恬恬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师荼九九”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很快,监护仪就开始报警。刺耳的声音引来了医生护士。他们对周恬恬进行紧急抢救。妈妈像木头一样坐在旁边,眼神空洞,嘴角含笑。周恬恬没有死。空气栓塞伤了她的神经,颈椎以下全瘫了。“这大概就是天意吧……”妈妈温柔抚摸着她的头发。周恬恬眼中第一次闪现出害怕。......

《离开孤儿院那天起,父母开始嫌弃我优质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但今天,看到“哥哥,生日快乐!”几个字,他哭了。

他坐在花园门口,无声抽泣。

偏就在此时,某人躲到附近花丛里接电话。

“哥,你躲到哪里去了?你怎么把周诺弄死了?我不是说拍点证据让周家人彻底放弃她就好了吗?”

“我怎么知道她这么不经玩?我就轻轻踢了几脚她骨头就断了,我就踩了一下她的背,她就不能动了?

“反正都是已经撵出周家的贱货,怕什么?对了,你再帮我搞点钱,我要去国外避一避……”

哥哥哭不出来了。

他抬起头,痛苦被仇恨取代。

站起身时,他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浑然不知的周恬恬回到客厅。

她脸色煞白,哆哆嗦嗦。

“恬恬,你怎么了?”

即便妈妈现在神经还有点不正常,也不会遗漏她的异常。

毕竟周恬恬是她放在心尖上疼爱了十几年的宝贝。

“妈,那个人给我打电话了。他说,如果周家不撤销对他的指控,不再给他一千万,这次,他就要冲我动手!”

“爸、妈,我不想死!不想像周诺那样被人虐打至死!”

连爸爸也皱了眉。

周沐辰突然推开大门。

“哥,有人要杀我!”

周恬恬哭着扑进周沐辰怀里。

周沐辰低头看着她,眼中只剩下冰冷恨意。

“哥哥会帮你的!”

他的声音好冷,周恬恬打了个寒颤。

周沐辰走进厨房,拿出一把剔骨刀。

“哥,你干什么?”

周沐辰笑道,“帮你啊!”

话音未落,刀捅进了周恬恬身体。

14

所有人都吓坏了。

连妈妈脑子都清醒了几分。

爸爸赶紧冲过来拉开哥哥。

妈妈抱着周恬恬,有些慌乱。

哥哥却突然发了疯,还要冲过去杀人。

爸爸叫来保安将他摁在地上。

“别拦我,我要杀了她!就是她害死了诺诺!”

“她的手是自己摔断的,却栽赃到诺诺头上!”

“她带着人霸凌诺诺,却冤枉诺诺在学校欺负她!”

“还有,那个杀死诺诺的凶手,就是她的亲哥哥!”

“沐辰,你、在说什么?”

爸妈不可置信地看着哥哥。

哥哥哭了,声嘶力竭。

“爸、妈,你们知道吗?那个畜生还将凌辱诺诺的视频卖到暗网!”

“我都看到了!”

“看到他们是如何毒打诺诺,电击诺诺,凌辱诺诺,最后又怎么将诺诺活活打死……”

“我都看到了,诺诺死得太惨了!”

“她最后一个电话,在向我求救,而我,却不耐烦地挂断了它……”

周沐辰痛苦跪地。

哭得不能自已。

15

警察来了,询问了周恬恬很多问题,哥哥被带进局子里。

但周恬恬并没敢追究哥哥的责任。

她不敢跟周家决裂,离开周家她什么都不是。

没有哥哥,她还有爸妈。

医院里,爸爸没有来,妈妈陪在周恬恬床前。

“妈妈,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妈妈点头,“妈妈信你。”

周恬恬安心睡下。

妈妈拿出针筒,朝输液管末端注射两管空气。

妈妈捋顺周恬恬耳边头发,温柔慈爱地说:“恬恬,睡吧……”

很快,监护仪就开始报警。

刺耳的声音引来了医生护士。

他们对周恬恬进行紧急抢救。

妈妈像木头一样坐在旁边,眼神空洞,嘴角含笑。

周恬恬没有死。

空气栓塞伤了她的神经,颈椎以下全瘫了。

“这大概就是天意吧……”

妈妈温柔抚摸着她的头发。

周恬恬眼中第一次闪现出害怕。

她没有报警,一是她没证据,二是报警抓了周家人,她这个样子只会活活等死。

她还想周家人某天良心发现治好她的病。

警察抓到了那两个人渣,哥哥又把那两个人渣捅了。

这次他真被关进了局子。

“沐辰为你报仇了,等过几年才能来看你……”

妈妈擦拭着我的墓碑。

每天,她都会来墓园看我。

陪我聊天,跟我说最近发生的事。

她说她会好好照顾周恬恬的,让她如活死人一样,每天感受无法动弹任人摆布的滋味。

她嘴角挂着笑,眼里却很空洞。

我看着她的黑发一点点染上银霜。

只是几天时间,她从一个中年美妇,变成了沧桑老妪。

有些时候爸爸会陪着她一起来。

“你说,如果我们不接她回周家,她现在是不是还活得好好的?”

这个问题爸爸没法回答。

“天凉了,回去吧。”

我目送他们离开。

现在,我终于有了个属于自己的家,小小一个方块,没有人再来跟我争抢。

壮壮被安葬在我旁边。

我的傻壮壮终于找到了我。

它摇着毛茸茸的大尾巴,高兴地围着我打转。

我捡起那只要了它命的球扔出去。

它欢快地飞奔而出。

以前,我有一个愿望,就是能给壮壮一片净土。

没有人辱骂它,冤枉它,让它能在草地上尽情奔跑。

现在,也终于实现了。

有一天,我看见了哥哥。

他站在我墓碑前,一直盯着我和壮壮的方向,一瞬不瞬,就好像,他能看见我们一样……

壮壮被拴了起来,一根两米长的铁链控制了它的一生。

它不会说话,却遭受了人类最大的恶意。

我一靠近,壮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警觉地到处嗅嗅,然后开始嗷呜。

它的声音充满悲悯,响彻整栋别墅,最终惊扰了周家人的清梦。

哥哥愤怒地冲下楼,拿了钢丝绑了它的嘴。

“周沐辰,你在干什么?”

钢丝勒进了皮肉,壮壮嘴上见了血。

我惊慌地试图阻止,但却什么都做不到。

“呜呜……”

壮壮的声音变成了低吟,终于再也不能打扰到周家人。

他们睡得安静祥和,只有我依偎在壮壮身边,看着它委屈地趴在狗窝里,心疼不已。

第二天,保姆来给壮壮添食才解开它嘴上的钢丝。

钢丝带走了一圈皮肉,壮壮疼得呲牙,却没有人给它上药。

在他们心里,壮壮就是一个畜生,是生是死,根本无关痛痒。

就好比我,被活生生打死在那个小黑屋里,尸体腐败发臭,也无人问津一样。

突然,周恬恬来了。

她夺过保姆手里的狗粮,笑得如春花般甜美。

“阿姨,我来吧。”

保姆阿姨有些狐疑,“恬恬小姐,你不是怕狗吗?”

“姐姐那么喜欢它,我总得学会跟它好好相处对不对?”

“恬恬小姐真是人美心善……”

等保姆走远,周恬恬恶劣地笑了起来。

她拿出一只塑料袋,里面是昨晚吃剩下各种骨头。

她挑选了最尖利的几根丢在壮壮的狗盆里。

“吃吧,小畜生!周诺说你吃这些会划伤肠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憨傻的壮壮真的吃了。

哪只狗狗能够拒绝骨头的诱惑呢?

壮壮也不例外。

但很快,它就被尖利稀碎的骨头呛到了。

没办法消化的骨头又从胃里吐出了出来,外面包裹着一层血。

我看着心疼,却无能为力。

周恬恬却笑得很开心。

“恬恬,你怕狗,就别管壮壮,家里有保姆。”

妈妈在远处看见周恬恬的“善举”,无奈又心疼。

周恬恬甜腻腻地笑着跑过去,“不把壮壮照顾好,姐姐回来会说我们虐待它的,她最在乎壮壮了,把它看得比家人还重要!”

妈妈皱了皱眉,温柔摸摸周恬恬的发丝,“你这孩子,就是太善良太会替他人着想,才会老是被她欺负!”

转头看向壮壮时,眼中没有一点温度。

4

最终,我还是没能保住壮壮。

它被送走了。

因为它扑倒了周恬恬。

没人看到周恬恬手里拿着我送给壮壮的玩具球,也没人理解壮壮只是在追着玩具球玩。

他们只看到壮壮扑到周恬恬身上,只听到周恬恬惊恐的尖叫!

“恬恬对你那么好,你还咬她!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哥哥第一个冲上去,操起棍子狠狠打在壮壮的身上 。

我试图阻止,棍子穿过了我的身体。

我只听见咔嚓一声响。

壮壮的哀嚎便刺穿了我的灵魂。

壮壮的腿断了,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哥哥愤怒地丢掉棍子,将周恬恬搂进怀里。

哥哥又拿出手机拨打我的电话,依然关机。

他气不打一处来。

“恬恬别怕,哥哥马上把这个畜生送走!”

爸爸妈妈也被惊动了,厌恶地看了壮壮一眼,什么都没说。

我亲手为壮壮搭建的狗窝被拆了,种上周恬恬喜欢的绣球花。

我种在狗窝边的月月红也被铲了,因为周恬恬说月月红太低贱,给她的绣球做配都不配。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