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了缺衣少食的农家女
  • 穿成了缺衣少食的农家女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赛秋作者
  • 更新:2022-08-22 11:25:00
  • 最新章节:第3章 旧事
继续看书
穿越前,苏在在的兴趣爱好十分广泛,金钱、美食、草药,当然帅帅的男票可遇不可求。只是这白日梦还没等她做完,便被穿越大神选中,带到了缺衣少食的年代。在这里别说帅帅的男票了,她自己吃饱穿暖都成了问题,还哪有心思考虑这些。

《穿成了缺衣少食的农家女》精彩片段

苏在在自认自己爱好广泛:美食、花花草草,红红绿绿的钞票,最好还有帅帅的男票……

可惜苏日梦没做完,一朝魂穿来到了这个破地方。

嘴里衔着一根狗尾巴草,无语望苍天。

她穿越了,十五岁的少女却是穷人家的孩子。

哑娘老实爹外带两个妹妹,挖野菜充饥成了这家人的常态。

严格说来这事儿整个小山村的人家都在干。

因为去年水灾欠收现在又是青黄不接的四月间,满山都是挖野菜的妇人小孩。

“阿姐,阿姐,我挖到了这个。”十二岁的孩子看起来就是一个黄毛丫头,手中举着一截丝茅草根跑到她面前:“阿姐,你吃,甜的。”

“二妹,你吃,我不饿。”

“爹说你大病初愈要养身体,阿姐吃。”

一截草根根本解决不了大问题,小姑娘却当成人参。

在自己的破衣服上擦掉泥土,将丝茅草根上的须子摘掉送到了她的嘴边。

“好,我们一人吃一节。”

苏在在嚼着草根心里酸涩不已。

“吃了我又去挖。”苏素枝看着远处的邻居:“阿姐,你坐在这儿别动,我跟着沈大婶他们一起去临崖山下去看看。”

“好,你注意安全,别摔了。”

苏在在是真的没力气走远,要不然她也加入挖野菜的大军了。

“走不远,临崖山那边有猛兽,除了猎户都没人敢去的,我们也只是在山下转转,不敢上山的。”

苏在在一听猛兽不是害怕而是觉得那是肉。

她属于魂穿这类型的,穿来两天了,别说肉连饭都没吃饱过每顿都是野菜充饿,饿得两眼冒金花。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她得想办法填肚子。

这座山的树和杂草都泛着绿,能吃的却廖廖无几。

地面早已经被挖得坑坑洼洼的,苏在在严重怀疑能吃的丝茅草之类的都被挖绝了种。

捡起地上的一根枯树枝当拐杖,拄着来到了山沟边。

山溪水清凉透底,苏在在没法欣赏风景,她只想看看这儿有没有螃蟹海鲜之类的。

顺着山沟往上看,看到了一片绿油油的蔓藤。

“葛根!”

苏在在好惊喜连走带爬过去,期间摔了一跤也没在意。

想要吃自然得付出些代价。

这一片葛根很繁茂根一定大可惜她手上没有工具。

费了好半天的力才寻到了根部,是几块小石头下面压着的。

为了吃食,苏在在也不怕苦了,她将石头搬开坐在旁边用树枝慢慢的翘下面的泥土。

刨根是她的老本行,这活儿一定不能心急。

挖葛根也不是一两次的事儿,上辈子从小就跟着爷爷山里采药的苏在在对这门技术很熟。

都不知道搞了多久,苏在在总算拔出了一个完整的葛根,提起来有萝卜那么大估计着有两三斤重。

不过她已经累得汗流夹背浑身无力,现在急需要补充体力。

苏在在在溪水里将葛根洗干净,寻着一个破了的地方撕了下一手指那么大一块。

雪苏的一缕让她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

“这玩意儿可比丝茅草根抵饿。”

放进嘴里嚼甘甜的味道,多嚼几次就是满口的渣,吐掉再咬一口,吃掉了这一块感觉心里好受了一点点。

这破身子的病都是饿出来的!

苏在在抬眼看山,葛根他们不知道挖看来是不懂得能吃,这算不算是意外发现?

看天快黑了,挖野菜的苏素枝该回来了吧。

苏在在又坐回了原来的地方,将葛根放在了草丛里。

刚坐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一群人从山那边走过来了。

苏素枝小小的身影也在其中。

“阿姐,临悬山有四五户人家,全是猎户。”小人儿眼里全是羡慕:“我们看到几个人拖了一只野猪,听人说是朱大哥打中的。”

很熟?

怎么没请你吃猪肉?

“朱大哥是素英姐的未婚夫。”苏素枝轻轻的咬着嘴唇:“要是阿姐的未婚夫就好了。”

“胡说什么呢?”苏在在摸着她的小脑瓜子:“就为了那头野猪你还想将我卖了?”

“不是不是。”苏素枝看阿姐有点生气,话到嘴边更咽了下去,她想说朱大哥长得真好看!

“好了,你挖了什么,今晚有吃的吗?”

“山里没人挖野菜,我们都找了清明菜和蒲公英。”

苏在在端过她的背篼看到的是棉絮头,这地方叫清明菜,地方各异叫法不同。

蒲公英嫩嫩的倒是好东西。

接过来背篼将那一个葛根丢进去,然后背在自己肩膀上。

“走吧,回家。”

“姐,我背吧。”

“没事儿,我能行。”苏在在问“明天还去吗?”

她想跟着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

嗯,今晚搞点吃的,明天就有力气了。

“不能去了。”苏素枝很是不舍:“山下的老人说今天算是例外,让大家在那儿挖了野菜,但是以后谁都不能去。”

为什么?

“村里养了好多猎狗,要不是那位老人吆喝住了,石头和他娘就要被咬了。”

苏素枝心有余悸说了整个过程,彻底让苏在在打消了去山里寻宝的念头。

一个村子里居然有三十多只猎狗,狗比人多的节奏。

苏在在一向对猫猫狗狗敬而远之,虽然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可爱,但是你永远不知道它身上带没带毒,一个不好伤了惹上狂犬病那才叫无药可救。

“老爷爷说这些狗都是咬过猎物见过血的,咬伤咬死了人可不负责任。”

苏在在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阿姐,今晚我们吃清明菜吧,听许大婶说清明菜用磨子磨细了煮的羹浓浓的,带着清香味,很好喝。”

说着自己先咽了一口口水。

看来是饿得狠了。

苏在在撕了一片葛根递给她。

“阿姐?”

“吃吧?”

毫不夸张的说苏素枝对自家姐姐是盲目的崇拜,也不多话直接就送进了嘴里。

“阿姐,甜的。”

“嗯,嚼的渣吐掉就行。”

“不用吐,我能吃下去。”

傻姑娘哟,吃下去怕不消化。

苏素枝说用石磨磨清明菜,让她想起了今晚将这根葛根搞点粉出来,明天早上或许就会有新的希望。

姐妹俩走得慢,刚到村口就见石头气喘吁吁跑来喊。

“在在,素英,你爹和你大伯打起来了,打得可凶了!”

“为什么呀?”

姐妹俩异口同声。

她们那老实巴交的像病猫的老爹居然也有发威的时候?

 

“都回吧,都回吧,舌头和咬齿这么好还有打架的时候呢。这兄弟俩较劲儿倒让你们看了笑话。”

苏老爷子陪着笑吆喝着村民:“天快黑了,各回各家,各带各的娃。”

“苏大爷,他们兄弟俩为啥打架呀?”

“咳,有句话叫家仇不可外扬。”苏老爷子气得很脑子倒清醒:“所以,无可奉告。”

众人觉得好笑,但也不好再缠着问东问西。

都被撵了也只能离开苏老三这个破院子。

苏在在和二妹回到破屋的时候发现家里多了七八个人。

鲜少出现的爷爷奶奶在,大伯大娘和未出嫁的小姑还有大堂姐苏素英都来了。

这些可是“稀客”啊!

苏老太原本是想给三儿子娶姨侄女的,偏偏老实的三儿子在县城去一趟捡回来个哑巴女闹死闹活要娶她,不到八个月早产下了苏在在,之后又一连生了两个丫头遭到了苏老太的厌恶。

在大媳妇许氏的挑唆下就将家分了。

许氏是苏老太娘家侄女,苏家分家时老人和小姑都随了大房过,有老本有家底每顿都能填饱肚子。

二伯娘带着两个堂哥和二堂姐关起门过小日子。

唯有老三分家后搬到了村西头,他们压根儿就不管这一家子,今天来得这么齐,反常必有妖。

“兴儿,去将大门关上。”

苏老爷子一声令下,十六岁的小姑就去关门。

苏在在有一种关门放狗的错觉。

这儿还是老爷子的地盘?

“阿姐?”

三妹苏素叶怯怯的站在了苏在在面前欲言又止。

“走,二妹三妹,我们去煮吃的。”

苏在在不知道有什么事儿发生,但下意识的知道于三房肯定没好处,要不然怎么会惹急了老实的苏老三。

苏素叶拉着她进了灶房。

“咋回事儿?”

“柳媒婆上门给阿姐说亲,说的是镇上宁老爷家的三公子。”苏素叶人小口齿伶俐:“结果大伯娘听说后就怂恿着素英姐和你换亲。”

“换亲?”

“就是让你嫁给临崖山的朱家,让素英姐嫁给宁三公子。”

苏在在一脸的懵逼。

“娘不能说话,爹不同意,然后找大伯理论,大伯说他不孝顺不听奶的话,然后不知道怎么就打起来了。”

“好啊好啊,阿姐嫁朱大哥,挺好的。”

苏素枝在旁边低声欢呼。

这个傻妹子,还真想让自己嫁去猎户换点野猪肉。

事关自己终身幸福,苏在在觉得自己必须发言。

让二妹三妹洗锅煮吃的,她去旁听三堂会审。

“老三,你咋回事儿呀,啊?”苏老爷子在桌上重重的敲了几下叶子烟杆:“你翅膀硬了,居然敢打你大哥了?我苏家就是这么没大没小没家教?”

苏在在看向老爹,只见他喉咙翻滚,欲言又止,却又说不出来,急得满脸通红满头大汗。

“爹?您哪儿不舒服?”

苏在在上前扣住他的手腕下意识的给他把了一下脉,有点虚好在没大问题。

“没事儿。”苏老三摆了摆手看向上方的苏老爷子艰难开口:“爹,在在也是你孙女!”

“老三,你懂什么,我这是为了在在好。”苏老太急急开口:“在在身体弱,嫁到猎户家能经常吃肉。”

苏在在就呵呵了,宁家人称老爷公子能是少了肉的人家?

“老三啊,我听人说宁三公子从小体弱在外养病,上个月才接回宁家的。你想想,在在有病宁三公子体弱,这两人凑在一起叫什么事儿?

素英从小到大身体好,嫁到宁家还能照顾一二,这样宁家才不会觉订错了亲事儿。结亲就是亲上加亲,可不能结成仇人。”

想换就换吧,还要打着为她好的旗号。

苏在在平生最厌恶的就是这样的人,当了那啥还要立贞洁牌坊。

“不行啊,爹,娘,媒婆上门来提亲的是在在。”

苏老三坚持不让。

苏在在看向旁边坐着的亲娘,当哑巴真好,什么都不用讲。

看她脸上的神情,苏在在有一种她是充话费送的错觉。

真的,亲娘一点表情都没有,神色淡淡不急不怒任由老爹一个人在那里急。

话说,这一看才发现这位亲娘长得真漂亮。

自己是亲生的话,这个脸蛋是不是也一样。

想到这儿苏在在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后悔没在溪水边好好照照自个儿的模样。

“这个家还轮不到你做主,媒婆那里我已经说好了,就是素英,已经交换了庚贴了。”

“奶奶这是要一女二嫁?”苏在在心里冷哼也学了亲娘的模样淡淡的问道:“素英姐也乐意吗?”

“我想着我身体好,可以照顾好三公子,所以,我是愿意的。”苏素英红着脸看了一眼苏在在:“朱家是猎户,朱大哥一定很强壮,他可以照顾好你的,在在,你嫁给朱大哥不会错。”

呵呵,果然是一脉相承的货色啊。

“你要嫁宁公子我没意见。”苏在在道:“但是,我的亲事我自己做主,我不会嫁去朱家。”

什么玩意儿!

就这样被你们安排?

“大胆,老三,你看看你教的什么东西?”苏老太气得指着苏在在:“父母之命媒灼之言,什么时候轮着你说了算?”

“老三,这事儿没得说。”苏老头又敲了几下叶子烟袋:“端午先办兴儿的婚事,六月嫁素英随后就嫁在在。你媳妇是哑巴,朱家这门亲事你娘会帮忙安排。”

“爹……”苏老三再次急了。

“你叫我一声爹,就得听从我的。”苏老爷子起身往外走苏老太和其他几人紧随其后:“除非你不姓这年苏。”

“我……”苏在在想说不嫁的话,后觉得这时候说啥都苏搭,不如静观其变吧。

“在在,宁家不好。”苏兴儿落在最后,走到苏在在面前停下了脚步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没等苏在在回过神,苏兴儿加快脚步跟着往外走了。

“在在,都是爹没用。”苏老三双手抱头无力的蹲在了墙角边。

“爹,您别难过。”想着小姑的话哄她的成分占多大?

“爹,我不怪你,只怪我自己没有做少奶奶的福气。”

 

她才不稀罕嫁人呢?

眼下要紧的是煮吃的。

“爹,娘,阿姐,煮好了。”

原来说好的用清明草磨了煮来吃,结果被老宅的一大群人打搅什么都没干成。

五个粗碗里盛着清明草。

苏在在下意识的拒绝这味道。

可是,不吃也不行啊。

喝了几口汤带着点草香。

筷子搅起清明草放进嘴里,嚼劲儿倒是好。

一顿饭除了喝汤的声音谁都没说一句话。

这可真正是做到了食不言寝不语。

在吃晚饭的过程中,苏在在观察了好几次亲娘。

发现,这位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优雅。

娘啊,她不是普通人家的闺女吧?

苏在在脑子里塞满了问号,可是提都不敢提。

吃过“晚饭”,二妹和三妹就去洗碗。

破桌前坐着三人。

“阿莲,都是我没用,我护不住在在?”

看着哑妻苏老三忏悔不已。

老娘叫阿莲?

不是哑巴吗,爹又怎么知道她的名字呀?

苏在在比较想知道这位娘是怎么个想法。

结果,她站了起来,转身进了房间。

这操作……苏在在服气了。

娘是指望不上了,爹也不用太难过。

让一个人走出痛苦的最快捷的方法就是让他忙碌。

苏在在想起了背篼里的葛根。

“爹,您来帮帮忙。”

苏在在将葛根放在了他面前。

“先切成薄片,再用木棒砸碎。”

“这是?”

“取葛根粉来吃。”苏在在道:“您只管照我说的做,余下的事儿我来。”

“在在?”

“爹,您信我,我们都想法解决温饱,要不然就饿死了。”

“都是我没用。”

苏在在……

这是苏老三的经典语录。

好在,他也有好处,老实的听女儿指挥,让干啥就干啥。

苏在在舀来清水,将老爹砸碎的葛根放进去揉搓。

“爹,再砸碎一些,越碎越好。”

苏老三使出了浑身的力气。

“爹,我娘叫阿莲,那我外婆家在哪儿呢?”

“你娘是我进城的时候在草丛里发现的,发现的时候她就昏迷不醒了,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觉得她命苦所以我给她取名阿莲。”

苏在在……觉得这故事可真老套,英雄救美谈不上,但美人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是存在的。

“你娘可能是对以前的事儿忘记了,性子淡,但是她对你们是好的。”

苏老三这是给自己做思想工作,让自己不要怨上亲娘。

“在在。”

“爹?”

“朱家……”

“爹,素英姐什么时候订下的朱家这门亲?朱家人没见过她吗?”

相隔不过一座山,苏老太居然大胆想换亲,就不怕朱家不高兴?

“就是我遇上你娘那年,兵荒马乱缺衣少吃,你爷爷进山挖野菜结果遇上了狼,是朱家老爷子救了他。”

所以就让孙女去抵这个人情债,说到底,还是没跑掉以身相许的戏码,只是,这次坑的是孙女。

“那时候就只有素英,订下这门亲肯定就是素英的。”

苏老三想不明苏,为什么他爹娘总是偏袒大房。

“朱家和苏家没走动?”

“没有,我们都只知道这门亲事,从来没去过临崖山,村里去过的人不是死就是伤。”

“咋死咋伤的?”

“猛兽咬的。”

“啊,那二妹她们今天去了。”

“啥?”

“爹,我和婶子她们一起去的,只是刚到山脚下还没进村子就被狗吓住了。”

苏素枝自然将所见所闻又说了一遍。

“我们要走的时候,就看见几人抬着一头野猪,还说是朱大哥打着的。”

“朱大哥?”苏老三道:“你说的朱开元?”

“对,那个老爷爷说就是朱开元,我知道是素英姐的未婚夫。”

谁知道一回来就变成阿姐的了苏素枝心里十二分赞同。

“他长得咋样,是不是很凶?”

苏老三担心的问。

苏在在心里好笑,老丈人看女婿吗?

“不凶,朱大哥比你高一个头,长得很好看。”苏素枝连忙道:“还打了大野猪,爹,阿姐,我觉得这门亲换了划算。”

“这孩子……”苏老三和苏在在想的是一样的:没见识的孩子啊,谁给野猪肉吃就能当姐夫。

“好了,二妹,以后这事儿都不要提了。”苏在在可不想嫁给一个猎户:“爹,您也不要理,我奶那么忙,不会记起这事儿的。”

她打的主意是自家不提,朱家忘记,一切就平平静静的。

再说了,婚书上写的可不是她苏在在的名字,到时候赖掉就行。

“婚书上谁的名字都没写,只是说朱开元娶苏家孙女为妻。”苏老三道:“那婚书我见过的,你爷爷念给我们听的。”

无名婚书才是苏老太和许氏换亲的底气,连媒婆都贿赂好了,所以,这事儿老爹可以熄火了。

苏老三还在哀声叹气苏在在已经将葛根过滤了第一遍。

“爹,这些再砸一下,现洗点粉出来。”

苏老三又苦哈哈的做着手臂运动。

“姐,我把这盆水倒了噢?”

苏素枝走了过来要帮忙。

“别倒别倒,水里的才是精华。”苏在在连忙护着木盆:“千万别倒,明天早上就可以看到粉了。对了,二妹,爹,明天一早我们再去多挖一些。”

之所以要一早去就是想要保密。

毕竟这是僧多粥少的时期,要趁他们都没回过神的时候占先机。

别说什么同甘共苦一起致富,别人家好歹有米下锅,她家什么都没有。

好不容易可以攀上宁家的大树结果还被堂姐截了胡。

所以,苏在在要做的就是埋头苦干闷声发大财一声不响发家致富。

搞了一个多时辰收工。

“爹,记得明天早起喊我们。”

“好。”苏老三也不管女儿哪来的些主意,反正干就完事了。

也不知道是累还是缺觉的原因,苏在在睡得很沉,一觉醒来连忙去看她的宝贝。

木盆里的水已经清澈见底了,底部有一些苏苏的东西。

苏在在小心的将上面的水舀掉,然后将木盆端到破屋顶晾晒起。

目测,等干了的时候有二三两的样子,这是纯手工的产粉量要求不能高。

“姐,我们吃点啥?”

“啥都不吃,先干活。”

留下三妹照顾亲娘,带上镰刀锄头背篼爷仨往山谷出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