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配追大佬
继续看书
曾经,许倾是一名高贵读者,对故事情节稍有不满,就会在评论区吐槽。穿越到小说世界后,她才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即便是最恶毒的女配,也会有难言之隐,比如现在,她成了炮灰女配,空有美貌,却无才学,进入娱乐圈后,一直是招黑体质,黑粉数量遥遥领先,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个花瓶,咒骂她早日退圈,看着无数的恶评,许倾暗暗发誓,她一定要变得更好,让那些黑粉无话可说。

《穿书女配追大佬》精彩片段

冬末春初,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医院里人声嘈杂,三楼的贵宾室却静悄悄的,只有些许交谈声响起。

“……天杀的剧组,好好一个古装剧,美美美不就得了吗?非得让人上天吊什么威亚,这下出事了吧,”一道女声愤愤地嘟囔着,“幸亏你运气好,只是骨折了,要是伤到了脸可怎么办!”

幸亏只是骨折?

岑眠挣扎着睁开眼,想看看是谁在病人床前说这等蠢话。

“欸呦,我的眠眠大宝贝,你可算是醒了,”穿着干练的女人凑到她跟前,伸手给她理了理头发,打量着岑眠的小脸蛋,满意地点了点头,“我约了娱记来拍照,待会你表现得虚弱一点就好,放心吧,这次绝对让《孤倚》剧组吃不了兜着走!”

岑眠头顶瞬间冒出了无数黑人问号。

娱记?拍照?剧组?自己不是被酒店的吊灯砸晕了吗,怎么会和娱记扯上关系?

……等等,这人刚刚好像说到了《孤倚》。

那不是一本小说里的大制作剧组吗?

岑眠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慌乱地四下扫视,抓过床头柜的手机,看向了屏幕反光中的自己。

朱唇皓齿,明眸善睐。

仿佛从书中活生生走出的画皮,一个眼神就能勾得人神魂颠倒——即便她现在素着小脸打着石膏,她也依然是整个医院最靓的仔。

可这并不是她的脸。

岑眠眨了眨眼睛,屏幕上的人也眨了眨眼睛,她扯扯嘴角,屏幕上的人也照做,岑眠倒吸一口凉气,总算是意识到了自己如今的处境。

难不成……她穿书了?!

眼前这一幕,分明就是和她同名同姓的女配岑眠片场受伤,被送至医院之后的情景。

岑眠攥紧了被角,深吸一口气,脑中飞快回想着书中的剧情。

这本小说讲述的是一个出身低微的少女进入娱乐圈追求梦想,顺便钓了个影帝,走上人生巅峰的励志故事,而在这个过程中,自然要有一群高质量女配前仆后继地为女主铺路,其中一个就叫岑眠。

女配岑眠是个草包,除了脸一无是处,典型的胸大无脑,可偏偏就有人吃她这一套,颜粉能从白龙江排到洋南,她甚至但凭着这张脸,就混入了二线小花的行列。

岑眠看得心头火起,她撸起袖子,挥舞着键盘在书评区疯狂diss作者:这貌美如花人设也太蠢了吧!一张脸就能吸粉千万?如此蠢笨,还能在娱乐圈活这么久,比女主的故事还离谱!简直是扯淡!差评!

而如今,这张脸的主人变成了自己,“蠢笨”的人也变成了自己,即将面临炮灰命运的,也变成了自己。

真是苍了天了!

岑眠心中一紧,拉住了自家斗志昂扬的经纪人,劝道:“余姐,找娱记拍照可以,抹黑剧组的话就别说了吧……”

这个剧情她熟悉啊!这不就是女配“岑眠”炮灰之路的开始吗!

如果她没记错,此时剧情已经走到了女主苏爽虐渣的关键时刻,《孤倚》剧组发生意外事故,岑眠受伤后又公然宣称剧组安全措施太差,两方彻底闹掰,剧差点都拍不下去,女主夏湘就趁着这股东风一举上位,顶替了岑眠的女二号角色,从此开启了征服娱乐圈之路。

“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哪能就这么算了?!”余姐顿时炸了毛,“本来就是剧组的问题,还不许人说了?”

“可是,我还要回剧组演戏啊,”岑眠眨巴着眼睛,“与其为了出口气得罪导演,还不如说点好话卖个人情,这样一来,他们不但不会因为受伤把我请出剧组,说不定还要给我加戏份呢。”

余姐虽然脾气不好,可业务能力却是一顶一的,听了岑眠的话,不由得点头道:“你说的也有道理……眠眠啊,你这该不会是摔一下把脑袋摔开窍了吧?以前遇见这种事,你可是第一个冲出去骂人的。”

岑眠不由得心中腹诽,是啊,就是因为原主说话做事不经大脑,最后才会落得一个毁容退圈,黯然离世的下场。

“算了,既然你想卖人情,那咱们就做得更彻底一点,”余姐拿出手机开始噼里啪啦地打字,“通稿先安排上,等你受伤的消息传出去,热搜自然就顶起来了,敬业人设也得安排一下……”

岑眠松了口气,摸起手机打开聊天工具,开始暗中观察。

原主没什么朋友,仅有的几个塑料姐妹花目前还不知道她受伤了,此时只有导演和一个备注为“阿诚”的人发来了消息。

导演:眠眠你怎么样了?这次是工作人员疏忽了,实在是对不住你,我在这给你道歉了。

她简单回复了一下,然后才看向另一个对话框。

阿诚:眠眠,你受伤时我没在片场,刚刚才听人说你吊威亚摔下来了,身体怎么样?没事吧?我去看看你?

阿诚:这次的事是剧组的责任,他们的安保措施实在是不太好,简直是在拿你的前途开玩笑。眠眠,你安心养伤,我会帮你问问看能不能跟剧组讨个说法。

岑眠往上滑了滑,上面的消息正是两个人整日早安晚安,外加一点暧昧的日常交流。

她挑了挑眉,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两条消息。

阿诚……难道是黎诚?

黎诚正是这本书的男主,他和女主夏湘自小相识,后来夏家遭遇变故,两个人就再没见过,直到夏湘进入娱乐圈,这对青梅竹马才在剧中暗生情愫……

那部剧好像就叫《孤倚》来着?

可是男主在书中明明是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对除女主外的其他女人向来是不假辞色的,怎么会和自己发这样暧昧的消息?

岑眠咂吧咂吧嘴,看向了自己被石膏包裹住的小腿。

虽然黎诚的语气很真诚,可她却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黎诚喜欢的人是夏湘,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发给自己的这两条消息看起来饱含关切,实际上却隐隐有些怂恿的意味,似乎巴不得自己跟剧组闹翻。

自己若是跟剧组闹翻了,对黎诚没有任何好处,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在为夏湘铺路。

这可是一部大制作的女二号,就算剧组百般艰难,凭夏湘一个初出茅庐的新人,也不可能抢得到手,若是没有黎诚帮忙,她怕是连女四号都当不上。

岑眠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心里冷笑一声,客气地回了句“谢谢关心,我没事的”,将他的备注改为了“黎诚”,然后默默将他丢进了一个名为“垃圾箱”的分组。

搞定这一切后,岑眠长舒一口气,懒懒地靠在病床上等娱记来。

没过多久,几个手持长枪短炮加麦克风的人就涌入了病房中,余姐让保镖拉了条隔离带出来,又给娱记们搬了几个椅子,俨然是个小发布会的样子。

见人都坐定了,余姐才挥挥手道:“这里是医院,大家要安静一些,别急,一个一个来。”

摄影师们神色激动,快门声接连不断地响起,某个记者清了清嗓子,率先开口问道:“岑眠小姐,请问你的伤严重吗?受伤原因是什么?是不是剧组的保护措施不到位?”

“不严重,”岑眠微微一笑,虽然面色有些苍白,但眼里却闪着微光,“只是小意外而已,是我自己不小心从树上滑下来了。”

记者们:……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拿着录音笔的众人面面相觑,突然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问了。

岑眠脾气不好是圈里公认的事,不占理的时候都理直气壮的,更别提这次还是剧组疏忽,让她受了伤,在这种情形下,她居然没开嘲讽,而是把错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当红小花质疑剧组安全设施”“C姓女星险些毁容,《孤倚》片场安全堪忧?”之类的采访稿都写了一大半了,现在她却说是自己不小心?这还怎么往下问!

有个记者不甘心地追问:“有内部消息称剧组的安全措施不太完善,岑小姐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哦?那你的消息不太准啊,”岑眠歪了歪脑袋,脸上带着俏皮的笑意,“剧组的安全措施做得特别好,旁边也一直有医护人员跟随,在这样的剧组拍戏我觉得很安心。”

众记者看着她腿上的石膏,默默避开了眼。

大概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吧。

余姐看场面有些尴尬,笑眯眯地插嘴道:“我们眠眠很努力的,都这个样子了还想着回去演戏,你们不如问问她拍戏的事情吧?”

记者受了提点,顿时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