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叫贺平凡,在三十出头的年纪,我与大部分人一样,正面临着中年危机。”

上午公司内部一直流传着这个话题,由于经济的原因,公司要裁员了。

这让贺平凡有些焦虑。

听说公司最近新招进来的那批零零后,各个有能力,有干劲。

看着他们,贺平凡仿佛见到了当年自己大学刚毕业的模样。

意气风发,春风拂面,认为社会的大门只为自己一个人敞开,满身锐气。

但如今贺平凡身上的那份锐气,早已被房贷,车贷,孩子的奶粉,学费,生活琐事所磨平。

这也导致了他在公司八年,依旧是一个销售部的小组员。

不是贺平凡不想努力,而是他已经向生活低头,认命了。

尽管公司没给出明确的裁员名单,但贺平凡依旧能猜测出大概的结果。

与这些年轻人相比,他们这些“老物件”没有任何优势。

可好在贺平凡有个温馨的家庭,有个让他愿意付出一切的可爱儿子。

“别愣着了,中午去给我带杯星巴克回来。”

一道较为尖利的女声,将贺平凡从胡乱的思绪当中拉了出来。

抬起头,一位满脸不耐烦的女子站在他的工位旁。

她叫刘悦,今年26岁,没错,是贺平凡的上司。

贺平凡每天都要跟这个比他小了五岁的女人来汇报工作,偶尔还要受着她的白眼。

在贺平凡刚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周围又有几个人,嬉皮笑脸的说着。

“顺便去帮我带份KFC,等下班的时候给你钱!”

“凡哥,帮忙取个快递咯。”

贺平凡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回道:“好。”

原本想着帮一次忙,没什么的,可这群销售部的人似乎认为理所应当。

贺平凡与他们除了工作之外唯一的交集,恐怕也只有帮他们跑跑腿了。

他内心自然也不情愿为公司里的“小年轻”跑腿,走出公司大门,还是直奔星巴克和KFC。

在公司里,业绩为王,并不看员工的资历,他的业绩很差,害怕被公司裁掉,只有跑腿才能体现他的价值。

于是他心中再不满,却也只能任凭这些人使唤他。

不一会,贺平凡左手拿着星巴克和肯德基,右手拎着几个快递,回到公司,露出职业性假笑,殷勤的把东西,放在一个个同事的工位上。

他站在刘悦面前,微笑道:“头。这一杯34块钱。”

“我没带零钱,下次一块给你。”

刘悦神情淡漠,拿起那杯星巴克,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口,撇了撇嘴。

“难喝死了,怎么没加糖!这还怎么喝,我看你是故意的吧。”

“你没说加糖啊!”

“我不说你就不知道加吗?这是第几次给我带了,我什么口味不知道!”

刘悦一顿训斥,趾高气扬,又命令似的口吻,让贺平凡下楼再买一杯。

何平凡握紧拳头,眼神冷冽,似乎要发怒,最后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松开拳头。

十几分钟后,他又打包了一杯星巴克,放在刘悦的工位前,也不说话,径直离开。

“记住下次别这么蠢,连跑个腿跑不好,公司养你干什么吃的。”

下午五点半,贺平凡结束了日复一日的工作,来到公司的停车场,贺平凡顺畅的掏出车钥匙,“哔哔”两声。

他的“Q7”闪烁两下,拉开车门,坐进车内,长出一口气。

打火之后,贺平凡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掏出了手机。

今天是8月11号,是贺平凡与自己妻子的结婚纪念日。

是的,他们结婚已经是第七个年头了。

贺平凡想起许艺这女人在前段时间就嘟囔着要买块手表,看了一眼自己的账户余额。

“元。”

摇了摇头,贺平凡驾车来到全球连锁的电子产品专营店,将车停好,他缓缓走了进去。

尽管天色将晚,但这家店内却灯光亮眼,人头攒动。

形形色色的人们在这里把玩着展示台上的手机,平板,笔记本等一系列产品。

但这里的销售似乎并不那么热情,不是在接待自己的客户,就是在装作看不见贺平凡。

这让贺平凡有些不爽,他清了清嗓子,声音不小的问道。

“有人接待一下吗?我要买块智能手表。”

总算,有个身穿职业装的女人注意到了他,看模样也就大学刚毕业。

她一脸机械的微笑走到他的身边,让贺平凡感觉有些厌恶。

“您好先生,我们智能手表最新款的价格为4688,您看喜欢什么颜色?”

贺平凡眉头微皱,沉思片刻,很干脆的答道。

“灰色的吧,刷卡。”

买东西他讲究速度,并不会像某些女人那样,对于同一件商品纠结半天。

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五分钟之后,贺平凡提着包装袋,走出了“鸭梨专营店。”

看着所剩不多的余额,想着还有半个月的发薪日,贺平凡再次叹了口气。

生而为人,难,生而为男人,更难!

想到回家给老婆一个惊喜,看着那婆娘喜悦的神色,自己苦点也没什么。

生活不就是苦中作乐吗?

回家路上,贺平凡比较亢奋,想着回家能够跟老婆“亲热”,一整天的疲惫,焦虑,也都烟消云散了。

回到小区门前,他将车停好,刚走出没几米,就见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许艺?”

不远处,许艺穿着她平时不舍得穿的奢侈长裙,从一台奔驰车上满脸喜悦的走出来。

驾驶位走出一个高大,身穿西服的男人。

贺平凡眯起眼睛,躲在自己的车后,打量着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一米八以上的身高,梳着背头,浑身上下散发着“我有钱”的气场。

尤其是他的手腕处,金闪闪的手表,在夕阳的折射下,额外耀眼。

他是谁?许艺为什么从他的车上下来?

二人挥手道别后,那个西装男上了车,一骑绝尘的离开了。

留下站在原地,发呆的贺平凡。

或许是工作上的客户吧,他不以为然的苦笑一声。

许艺在一家A市规模不小的金融机构上班,平时接触一些有钱人到也正常。

在楼下抽完一支烟,贺平凡用手扇着身上残留的烟味,一路朝着自己家小跑着。

许艺收到这个,应该会开心一阵吧?

“我回来了。”

打开门,贺平凡环顾了一圈四周,儿子今天并没有在家。

“小虎呢?在你妈那了?”

许艺此时已经换好了丝绸料的睡衣,半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刷着短视频。

洁白无瑕的脸庞,肌肤如雪,娇嫩的皮肤吹弹可破,高高的鼻梁,勾人的眸子。

不夸张的说,许艺算得上是一个原生态的大美女,哪怕经过岁月的蹉跎,生了孩子之后,依旧不像是26岁的家庭主妇。

听到贺平凡的问题,她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继续阅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