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毒药被注射进血管后,白思烟感觉整个人像要裂开了一般。

大脑有一瞬停止思考后,很快又活络起来。

但五感像被封闭了一样,她只能感受到濒死时的痛苦。

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死于自己制作的新型药。

那些被称为同伴的人得到配方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毒药注射进她的血管,看着她死。

他们最好能将她弄死!

否则等她醒来,她一定将他们关进药笼日夜报复!

隐约间,白思烟感觉一只手在她身上游走,她气愤地蹙眉。

他们杀自己也就算了,还想侮辱她的s体?!

“帮我,我许你荣华富贵。”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声音很陌生,说的话也让白思烟感到奇怪。

她掀起沉重的眼皮,看到面前有个陌生男人。

他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穿着玄色绣金蟒衣,腰带松垮垮耷拉在腰间,露出里头的中衣和白皙的胸膛。

鬓若刀裁,眉如墨画,肤白如玉,唇色如桃。

那双眸子半睁着,黑色瞳眸戴着迷离色彩,脸颊染着红云。

他浑身滚烫,像是被水汽蒸过一般。

“去死。”她想怒斥他,但开口却是柔弱无力的嗓音。

陌生的记忆涌入她脑海中,她诧异地望着头顶的苍天大树,惊觉自己死后穿越了。

“你要是不愿意,帮我去找人。”男人的手贴着她腰身,烫得她发颤。

她一边扯他的手,一边喘着气环顾四周。

小树林里空无一人,她浑身无力,如何去找人?

“等人到了,你我都要死了。”她能感觉到到自己体内有麻药残留,并且气虚体弱。

“那就你了……”他低头在她脖颈轻咬一口。

她下意识扣住他脉搏,喘了口气后嘲讽道:“你都快死了还能自己动吗?”

热气喷洒在她颈肩,他笑问:“你试试?”

白思烟另一只手往腰侧摸,没摸到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后知后觉这已经不是自己的身体。

她直接往下一掏,男人身体僵住,迷离的眼神里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你不住手,我让你断子绝孙。”体内的药物残留让白思烟打了个冷战。

他手一抬,寒光一闪,飞刀被他握在手中。

由于中了药,他说出来的话并没有太大的威慑力,喘气的时候莫名带着几分暧昧感:“松手。”

她感觉到双手能使上力了,深吸一口气后,一个擒拿握住飞刀,将他反压下去。

他身体狠狠摔在地上,咳出鲜血,血液沾上他下巴。

模糊的意识让他无法在黑夜中看清对方的脸,只听到白思烟有节奏的喘息声,看到她颤抖的手。

“宁王——王爷——王爷您在哪儿?”

“你是宁王?”白思烟想要刺下去的手顿住了。

尚未整理完的凌乱记忆告诉她,身体原主是相府嫡二小姐。

若是贸然下手,恐会惹祸上身。

正准备离开时,墨煜风使出全力抓住她手腕:“不准走!”

明明是带着威胁的话语,却有种缱绻的意味。

这个男人显然已经不太清醒。

火光越来越近,白思烟不过闪神瞬间,就被那群人撞个正着。

“来人啊——有人要杀王爷!”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