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书目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
  • 畅销书目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彦子大大
  • 更新:2024-06-17 18:01:00
  • 最新章节:第10章
继续看书
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彦子大大”,主要人物有楚安尘楚子业,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本以为血脉至亲最亲厚,可现实却是他的亲生父母、亲姐姐给他狠狠上了一课!上辈子,他本是家中最受宠的幼子,可自从父母收养了小弟弟后,全家人的宠爱都转移到了养弟身上。他委曲求全,刻意讨好,换来的却是家人的冷嘲热讽,最后更是被养弟害死,惨死海底。这一世,重生而来,他绝不会重蹈覆辙,开局抛弃道德,他不要亲情不要爱,这一世他发癫浪翻全场!...

《畅销书目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精彩片段


她手指翻飞,立即就开始回怼。

“你们这些人是不是闲的没事干,干嘛要针对他,在你们眼里楚家是这么好惹的吗!”

“大家无冤无仇的,你们口中积点德吧!小心到了阴间阎王都不收!”

楚汐月的言论一出现,立即就引起了众网友们猛烈的反响。

“楼上的是新加入进来的吧,要是不了解事情始末,建议看看直播回放,谢谢。”

“你知道他干了什么吗,就在这乱说。”

“未知全貌,不予置评,这个道理都不懂?”

“楼上不会是楚子业的舔狗吧,这么为这个人渣说话?”

人渣??

看到人渣这两个字,楚汐月瞬间火冒三丈。

“你们说谁人渣!他是一个那么温顺乖巧的小男孩,你们怎么忍心这样对他,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楚汐月手指不停,几乎要挥出残影。

“你们知道你们维护的那个人是谁吗,他满口谎言,也就你们这些傻子会信他们的鬼话!”

楚汐月明显急了,她甚至开始口不择言。

楚君篮此时已经不在楚子业身边,楚汐月并没有看到楚君篮,只以为是楚安尘在学校里欺负小业。

看到她这一番无脑维护的话,直播间的众人瞬间炸了。

就连楚家其他人看到了这番话眉头都皱了皱。

在外人面前,这般贬低自家人,这只是在丢楚家的脸!

楚家人没有立即指责她,但直播间的人可不会轻易放过她。

“这人到底是谁啊,温顺乖巧?你说的是楚子业吗???你确定他温顺乖巧??”

“不知道事情始末的能不能麻烦去看看直播回放?满口谎言?到底是谁满口谎言?”

“满口谎言,这几个字形容楚子业简直不要太合适!”

“就是,明明楚安尘是楚家的少爷,他竟然说人家真少爷是个穷酸鬼,故意冒充楚家少爷,想要讹钱!”

“幸好楚家大小姐来了,不然我们都要被他骗了!”

“大庭广众之下,一个养子,竟然敢公然否认楚家真正的少爷身份,简直是太过无耻!”

“连哥哥的未婚妻都抢的这么理所当然,他还真是认不清自己的身份!”

“我看那女的也不像是什么好人,竟然公然跟未婚夫的弟弟搞到一起。”

看到这一番话,楚家众人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他们说的话他们怎么听不懂?

什么养子否认楚家真少爷的身份?他们小业怎么会这么做。

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只是让安尘不要在学校提起楚家少爷的身份,免得小业自卑。

但当众否认,这个性质可不一样。

他们终于从这中间听出了些许不寻常的味道。

楚若涵连忙点开直播回放。

这个直播间有实时记录直播的功能,也幸好有这个功能,她才能看到直播回放。

楚家众人屏住呼吸,紧紧盯着桌上的手机那小小的屏幕。

刚刚在教室里发生过的一幕幕瞬间出现在了屏幕面前。

当看到安尘当众说小业是楚家领养的养子,楚家众人无一表现出了极大的愤怒。

他们让安尘不要在学校里说他楚家少爷的身份,就是为了保护小业,让他不要自卑。

可安尘在做什么,他竟然直接当众说小业是楚家的养子??

正气愤时,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事情出现了!

小业,小业竟然说,安尘是穷酸鬼?

是为了讹钱,为了虚荣心,才说自己是楚家少爷的???

楚家众人对视了一眼。

她不敢相信,大姐竟然为了楚安尘那个贱人打他!

“小业小业,小业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怎么就没有想过,这一切,会不会是小业说谎!”

“不可能!”楚汐月毫不犹豫的反驳,“小业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会说谎!”

楚汐月失望的看着她,“大姐,那个楚安尘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么袒护他?”

“总之,他想要回来,我第一个不同意!”楚汐月斩钉截铁的道。

楚君篮深吸了一口气,沉痛的道,“他不想回来。”

“他不想回来?为什么?”楚若涵忍不住问。

楚君篮沉默不语。

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不管她怎么说,楚家的所有人,都会觉得,那一定是安尘别有居心。

楚若涵急了,“大姐,你刚刚说安尘身上有很多伤,这是真的吗?”

楚君篮点了点头,沉痛的道,“是真的,安尘把上衣脱了给我看的,那些伤,密密麻麻,触目惊心,是从,从领养了小业之后,小业带人把他打成这样的。

到现在,已经有八年了,八年来,安尘都生活在小业的霸凌中。”

听到这话,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可能!”楚汐月率先反驳。

楚忠远也坐不住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怎么可能都是小业做的?”

梅如雪也忍不住道,“是不是安尘搞错了,八年前,八年前小业才八岁。”

楚若涵迟疑的道,“小业说他收买了警察.......”

她始终都不愿意相信,小业会做出这种事。

她更加愿意相信,是楚安尘收买了警察,这才导致了大姐对小业的误会。

楚君篮突然道,“我们从安尘八岁开始,就没有再给过他钱了,他又不能在外面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无权无势,拿什么来收买警察?”

听到这话,众人都沉默了。

是啊,她们怎么忘了这些。

现在的警察可不是那么好收买的,就是他们想要走点关系,也需要不少的钱财来打点。

就凭楚安尘兼职挣的那点钱,自己吃饱都是问题,谈何收买警察?

或许,正是因为她们心里迫切的希望洗白楚子业,是楚安尘收买了警察才弄出的假证据,所以才不愿去想太多这些实际的问题。

梅如雪一直以为,那些监控视频和照片是被做了手脚,她始终不愿意相信,小业真的会这样。

可现在,现实被赤裸裸的揭露在她面前,她不得不信。

想到安尘,她又是一阵心痛,“他受了那么多伤,为什么都不和我们说。”

“因为,不管他说什么,我们都不会相信他,一直以来,我们都只是无条件的相信小业.......”楚君篮自责不已。

她在商场上,向来是睿智冷静的,可不知为什么,在家里,她竟然会这么糊涂!

“我去他的宿舍看了,他的宿舍里什么都没有,跟那个杂物间差不多,但是,那个宿舍更大些,比杂物间大了很多。

在学校里,没有人会责骂他,冤枉他,我想让他回来住,他直接把我关在了门外........”

楚君篮断断续续的道,“都是我们,是我们太对不起他了,我回来之前,特意去他们以前的学校问过,小业确实,确实一直在霸凌他......”

众人神色复杂,再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她们实在不愿意相信,小业会是这样。

可楚君篮的性格她们都知道,要不是有确切把握的事,她是不会说出来的。

“还有。”楚君篮突然道,“刚刚,小业心口疼,妈妈抱着小业的时候,我就在门口。”

了却了—桩大事,楚安尘几日来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下来,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这附近的风景真的很美。

这是—条林荫小道,两边并排生长着郁郁葱葱的树木,在阳光里投下—片阴凉。

楚安尘深吸了—口无比新鲜的空气,顿觉浑身舒畅。

楚君蓝几天都没有跟楚安尘联系了,也不知道楚家那边什么情况。

现在他们应该是对自己厌恶到了极点,这正好方便楚安尘从楚家脱身。

公司有孙正,楚安尘丝毫不担心。

他现在还是个学生,还要上学,许多事情,他不方便出面,他很需要有—个助手,来帮他处理明面上的事。

况且,自己年龄尚小, 在许多时候都会有—些不必要的麻烦,就像今天在公司前台,就浪费了他许多的时间。

明天还需要请—天假,去办理公司转让手续,等到手续完成后,他就有自己的公司了!

等到正式转到他名下,他就可以着手公司的发展了。

前世那家公司的发展手段有不少都很可取,楚安尘还有许多自己的想法。

思绪纷杂间,楚安尘突然看到了—道熟悉的身影。

虽然那身影只是—闪而过,但楚安尘对那身影很熟悉,只—眼,他就能确定,那—定是她!

楚安尘毫不犹豫,迅速加快了速度跟了上去。

转角处, —个面容白净的男孩子正在和楚子业表白。

他手捧着—大束玫瑰花,将楚子业抵在墙角。

楚安尘虽然离的远,但他—眼就认出了,那是与他们同校的谢大发!

这谢大发家,是个暴发户,他们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在十多年前,—夜之间就成了南城有头有脸的家族,甚至—度差点赶上楚家。

据谢大发的爸爸说,他就是因为给这个儿子取名:谢大发,他们家才会突然大发的。

这谢大发和楚子业日常交好的朋友,以前也没少跟着欺负楚安尘。

谢大发露出—个自以为迷倒众生的笑容,“颜小姐,能不能赏脸,—起去吃个饭?”

楚子业双手环胸,皱眉看着他。

“让开!”

谢大发把那—大束玫瑰往楚子业面前—递,无赖道,“你把花收了,我就让开。”

楚子业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你再纠缠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楚安尘离的远,他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下意识的,他不想让谢大发离楚子业那么近。

“嘿嘿。”谢大发听到她的话,笑的越发无赖,他凑近了楚子业,“你想要对我怎么不客气啊?”

楚子业被他突然的靠近吓了—跳,她迅速后退,同时,她抬起—脚,狠狠踹在谢大发肚子上!

谢大发没想到她竟然招呼都不打—声就直接动手,猝不及防间被狠狠—踹!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往后飞出几步,狠狠砸在地面上。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子业,“你竟然敢踹我!!!”

他可是谢少!!南城数—数二的谢少!他凭借着自己的身份和姣好的外貌,在南城不知道收割了多少女孩子的芳心。

向来无往不胜的他,第—次在楚子业这里栽了跟头。

谢大发瞬间怒了!要不是楚子业要他来拿下楚子业,他根本不想要这种脾气古怪的女人。

楚安尘也被楚子业突然的举动给惊到了。

那—脚,他看着都疼!

但是,踹的好!

谢大发也顾不上装什么绅士了,他—把爬起来,举起拳头就往楚子业那边冲。

这话一出,楚安尘的双眼瞬间变的冰冷。

楚子业率先不可置信的大声道,“见不得人的事?我的天哪!你们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父母!怎么会有父母这么说自己的孩子!”

梅如雪也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袖,让他注意言辞。

楚忠远说完后也意识到了不妥。

这种话,在家里说说也就罢了,但现在,毕竟还有个外人在,这要是传出去,对楚家的声誉,终究是不好的。

楚安尘往前一步,拉开楚子业,他冰冷的道,“见不得人的事?呵呵,我确实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

这话一出,众人都惊讶的看着他。

“这么多年,你们每个月给楚子业几万块,却一分钱也没给我,你们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说着,楚安尘伸出他那双布满老茧的手。

“是我每天下课了偷偷去做兼职赚来的!刷盘子,做服务员,端茶加水,跑腿送东西,我什么都干过!

这么多年了,我连衣服都舍不得买过,就连我身上穿的这件衣服,也是前两年你买给楚子业,买大了,才给我穿的!”

楚安尘平缓了一下情绪,接着道,“见不得人?确实挺见不得人的,堂堂楚家唯一的小少爷,从小就去各种地方兼职赚取生活费,传出去,简直就要让人笑掉大牙!”

楚忠远和梅如雪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安尘的那双手。

小业的手他们经常看,他的手白皙细嫩,梅如雪总夸他的手好看。

可眼前楚安尘的手,粗糙宽大,布满老茧,这一看就是长期干活的手!

这么多年以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仔细看楚安尘的手。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楚忠远和梅如雪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是不敢置信。

他们楚家,好歹是南城数一数二的富豪,就算是孩子不受宠,也不应该小小年纪就去做兼职赚生活费啊!

梅如雪心疼的拉住楚安尘的手,眼里凝聚满了泪水。

是她疏忽了,是她这个做妈妈的太失职了......

她一直以为这孩子调皮捣蛋,性情恶劣......怎么会这样?

楚安尘毫不留情的抽回自己的手,再次道,“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等等。”楚忠远喊住了他。

犹豫了一会,楚忠远还是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安尘,小业他不是故意要欺负你的,他还小,都是一家人,你就不要起诉他了……”

楚安尘的脚步一顿。

呵呵。

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吧!

要不是为了替楚子业求情,可能他们根本就想不起来今天是他的生日,更加不可能给他什么生日礼物!

楚忠远这话,直接刷新了楚子业的三观。

她不可置信的道,“原来你们来看他,不是为了给他送生日礼物,只是为了给你们那个恶魔养子求情????”

楚忠远不悦的皱眉,“什么恶魔养子?他只是年龄小不懂事,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呵呵。”楚子业气笑了,“年龄小?据我所知,你们被霸凌的八年的亲生儿子才比他大了三天吧!”

楚忠远被怼的一噎,沉默了……

楚忠远的话直接将楚安尘心中那一点仅存的渴望击碎。

原本他还以为,他们只是被楚子业蒙蔽了双眼,可如今看来,他们是真没将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啊!

楚安尘冷冷的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起诉他的。”

楚家的实力他再清楚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斗不过他们。

与其浪费时间金钱,不如好好沉积自己,将来,才能好好玩他们。

楚安尘说完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梅如雪快步追上来,她把手里的钱塞到楚安尘手里,“这些钱你拿着,我,我再给你的卡转几十万......”

话还没说完,就被楚安尘打断了,他将钱塞回梅如雪手里,冷漠道,“不用了,我习惯了花自己赚的钱。”

说完,楚安尘拉上楚子业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学校走。

梅如雪还想再追,楚忠远拉住她。

“算了,转到他卡里也是一样的,我们回去看看小业吧。”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也想要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

可是小业,小业的身子弱,以前楚安尘又总是看不惯小业,总是找事。

久而久之,他们才会有这么重的偏见。

..........

楚安尘和楚子业两人离开桥边后,就一路沉默的往学校走。

犹豫了好一会后,楚子业还是问道,“楚安尘,你还好吗?”

“我没事。”楚安尘不在意的道,“这么多年,我早就习惯了,让你见笑了。”

“没事没事。”楚子业连连摆手。

随即,她失落的道,“我的爸妈也不怎么管我,我也住校了。”

楚安尘惊讶的看着楚子业。

“你也住校了?”

虽然他不知道楚子业的家庭背景怎么样,但看她浑身的气质,应该也是个富家大小姐才对,怎么会住在学校里。

而且,她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孩子住学校里还是不太安全的。

楚子业大大方方的点了点头,“是啊,没想到吧。”

这年头,谁家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宝贝,哪个父母都想天天看到自己的孩子,每天接回家也能更好的教育和社交。

他们学校富贵人家住校的学生没几个。

楚安尘笑了笑,没有多问。

他伸出了手,“那么以后,有什么问题就尽管找我,我罩着你!”

“还有,谢谢你今天的见义勇为和蛋糕。”

“噗嗤。”楚子业成功被他逗笑了,她打趣道,“就你?还罩着我?要我罩着你还差不多!”

楚安尘笑笑没有说话。

前世,他确实是太弱了,一整个学习生涯都在被霸凌中度过。

因为长期的霸凌,他的学习也没有顾好,高考的时候只是考了个普通大学。

不过现在么,不一样了。

..........

楚忠远和梅如雪回到家后,楚家三姐妹正在客厅等他们回来。

楚子业已经睡了。

见到两人回来,楚君篮率先站起来打招呼,“爸爸,妈妈。”

楚君篮已经是公司的总经理了,相比于两位妹妹,她要稳重的多。

楚忠远和梅如雪点了点头。

楚君篮问,“楚安尘的事情如何了?”

电话里说,楚安尘被霸凌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倒是他闹到了警察局去,这事可是让楚家闹的不好看!

楚安尘那个人,满口谎话,她们不得不怀疑这是楚安尘的苦肉计。

楚汐月没好气的道,“哼,肯定是骗人的!他就是在欲擒故纵!先是要去住校,后又是被霸凌,还闹到警察局去,他就是嫉妒爸妈喜欢小业!他就是不想让咱们楚家好过!”

说着,她又往两人身后看了看,“怎么,他竟然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

以前小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这样闹过,他就是嫉妒爸妈只喜欢小业。

每次到最后还不都是乖乖和她们认错,这一次,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闹到警察局去!

楚忠远和梅如雪的身后空空如也,楚若涵也惊讶了。

这一次,他难道还来真的?敢跟爸妈闹翻?

楚忠远和梅如雪叹了口气,轻轻打开门看了看楚子业后,他们道,“安尘住校去了,他确实是被欺负了。”

梅如雪不赞同的看着楚汐月,“以后,你们也要多关心关心安尘,他也是你们的弟弟。”

楚汐月下意识反驳,“他才不是我的弟弟,我没有那样的弟弟!”

“胡说!”

这一次,就连楚忠远都不高兴了。

楚汐月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你们怎么了?是不是楚安尘又耍什么阴谋诡计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