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负良辰
  • 辜负良辰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杨崭秋周元安
  • 更新:2022-11-15 07:20:00
  • 最新章节:辜负良辰第5章
继续看书
「崭秋,这名字,一听就胆大。」我惊慌失措,想跪下。然而下巴还捏在帝王手里,无法下跪,只能说道:「奴婢知错,奴婢回去立马改名。」「不必!」「……」「朕只是想问清楚名字,免得再发生昨晚那样的糊涂事。」我还没来得及跪下,就被帝王拖到了旁边的偏殿。长夜漫漫,年轻帝王兴致高昂。一墙之外,是刘贵人婉转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格外清亮。我咬紧了牙关。天将微亮,帝王着了大监伺候沐浴更衣,换上威严的龙袍,前往大殿早朝。

《辜负良辰》精彩片段

锦绣宫,是前朝容贵妃居所。

那位独得恩宠的贵妃,不仅风华绝代,且文采斐然,博学多才,世人传在她的帮助下,前朝才得以多延续了十年。

可惜天妒红颜,那位容贵妃诞下一位小公主后,便亏了气血,只活了七载便撒手西去,短短三载,姑苏国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大燕国。

大燕国清点前朝旧宫时,在册妃嫔公主宫女数千人,却唯独少了容贵妃诞下的那位小公主。

是生是死,无人知晓。

大燕国征战的是萧王周舱济,仅仅在位三个月便身染重疾离世,新王周元安登基。

而历两朝十载,锦绣宫一直空置,就连里面的陈设都未动过。

坊间传言,那位锦绣宫的容贵妃,曾是萧王周舱济的白月光,空置锦绣宫是对故人的思念。

且传萧王登基后,曾下令让暗卫,不遗余力地寻找小公主下落,可惜……

如今,刘轻语一举封贵人,且移居锦绣宫。

可见待遇不一般。

宫人更是盛传:刘贵人将承袭前朝容贵妃福运,必然盛宠不衰,成就一段新的佳话。

刘贵人心善,富贵后不忘照顾一众共事姐妹,其中杨崭秋的名字,就出现在了锦绣宫的一等宫女的册子上。

临别时,嬷嬷拉着我的手道喜,放低了声音叮嘱我。

「崭秋,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到了锦绣宫多看点眼色,以你的容貌,比刘贵人不知好看了多少倍,她也就是运气好,你多往陛下面前凑凑,保不齐将来,比刘贵人福气还大。」

我道了谢,塞给嬷嬷一支银簪子,去了锦绣宫。

当天,大监来锦绣宫宣旨,刘贵人侍寝。

刘贵人拉着我的手,柔声细语:「崭秋,今晚你守夜吧。」

我恭恭敬敬地说道:「是,刘贵人。」

入夜时分。

刘贵人沐浴后,裹着一层毯子,被抬到了承乾宫,也就是皇上的寝居。

我作为刘贵人的侍女,有幸站在承乾殿外守夜。

我有点纳闷,刘贵人侍寝,为何眼睛上蒙了薄纱?

大监挥手屏退了所有人,只余我一人守夜。

月光皎洁,倾泻千里。

蝉鸣蛙声,此起彼伏。

我拎着灯笼,垂首而立,对殿内传来的声响,充耳不闻。

深宫生存法则,不该看的不看,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听的不听。

我深谙此道。

直到,一双明晃晃的靴子,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我心中一紧,手中的灯笼险些落地。

好在我反应快,及时稳住心神,握着灯笼的手紧了紧,一动不动。

随着那双靴子越走越近,高大的暗影将我完全笼罩起来,我依然不敢抬头。

帝王在这里。

大殿里刘贵人的声音,从何说起?

想到刘贵人眼上蒙着的白纱,我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呵。」

冰冷威严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似乎夹杂了一丝嘲弄,又像是轻笑。

君心似海,我一个小小宫女,不敢揣摩。

额头上的汗珠,滴落在我的手背上。

可能是久站腿麻,一阵眩晕感袭来,可殿前失仪乃死罪,我只能咬牙强撑。

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

「刘贵人的声音,好听吗?」

帝王新封的妃子正在侍寝,而帝王,却站在殿外……

这哪里是问题,分明是阎王手里索命的刀。

于我——

横也是死,竖也是死。

我索性闭了嘴,不语。

「朕觉得甚是好听!连带着朕,都起了兴致。」

我后悔了。

就不该因为怕得罪刘贵人,同意前来守夜。

「朕临时兴起,就你,服侍朕吧。」

我握着灯笼,一动不敢动。

下一刻,下巴就被捏住,帝王震怒,手上力道大,疼得我险些叫出声。

四目相对。

我看到年轻帝王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满是震怒,薄唇微启。

「叫什么名字?」

我努力压着眼里上涌的热气,毕恭毕敬地说道:「启禀陛下,奴婢名唤崭秋。」

「崭秋,这名字,一听就胆大。」

我惊慌失措,想跪下。

然而下巴还捏在帝王手里,无法下跪,只能说道:「奴婢知错,奴婢回去立马改名。」

「不必!」

「……」

「朕只是想问清楚名字,免得再发生昨晚那样的糊涂事。」

我还没来得及跪下,就被帝王拖到了旁边的偏殿。

长夜漫漫,年轻帝王兴致高昂。

一墙之外,是刘贵人婉转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格外清亮。

我咬紧了牙关。

天将微亮,帝王着了大监伺候沐浴更衣,换上威严的龙袍,前往大殿早朝。

临行前,帝王对大监说道:「不过是一时兴起,不必入册。」

我悬着的心,落了地。

午时,帝王的赏赐抬到锦绣宫。

大监唱赏:赐刘贵人黄金百两,另各国进献珠宝首饰六套,绫罗绸缎十匹。

最后,宣刘贵人今晚继续侍寝。

一时间,刘贵人风光无两。

承蒙圣恩,刘贵人面若桃花,越发妩媚动人。

送走大监后,刘贵人握着我的手,将一枚金簪塞入我手中,笑意盈盈。

「崭秋,昨夜辛苦你了,这是我给你的赏赐。今晚,你便继续守夜吧。」


我态度卑微,叩谢打赏。转身的时候,刘贵人突然喊住了我。

「崭秋,你我相识数载,如今我一朝荣华富贵,你比我更加美貌,你若是想同我一样,我替你在陛下面前美言几句如何?」

我惶恐地伏在地上。

「刘贵人好意奴婢心领了,只是奴婢自知福薄,万是比不得刘贵人福泽深厚。」

「可我们毕竟姐妹一场,我也想提拔你一下,日后咱们姐妹也好互相扶持。」

我心里明白,这是刘轻语对我的试探。

即便她得了天大的好处,可我,始终是悬在她脖子上的那把刀。

我姿态更低,连忙说道:「刘贵人折煞奴婢,奴婢自不敢高攀贵人。奴婢只求出宫,若有机会,望刘贵人帮奴婢一把,奴婢自当感激不尽,待出宫后,一定设下福禄牌,日日为刘贵人祈福。」

片刻的沉默后,刘轻语笑了。

「瞧把你吓的,这后宫女子皆盼盛宠眷顾,荣华富贵加身。偏你是个例外,不贪富贵荣华,一心盼着出宫。

莫不是,那墙外面,有你心仪的郎君。」

这话就是给我挖坑。

深宫女子,心系他人,传出去还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

「奴婢只是向往宫外自在生活,求刘贵人成全。」

刘贵人的笑声爽朗起来,七分真切,三分讨好。

我的心沉了下去。

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一双盘龙长靴从我眼前过去。

我闭了闭眼,心若死灰。

完了,之前年轻帝王不知我的名讳,可昨晚,他却是一再确认,承欢期间,念了无数遍我的名字。

任是我想自欺欺人,都不行。

刘轻语娇笑着说道:「陛下,让你瞧了件趣事,我这宫女倒是有趣,不爱荣华富贵,不贪慕陛下容颜,清心寡欲得很。」

「确实有趣。」

帝王声线清冷,不闻喜怒。

刘轻语又道:「既是如此,妾斗胆向陛下求个恩典,年后宫女出宫的名册上,添她一个吧。」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觉得刘轻语在花样求死。

「既是刘贵人开口,区区一个宫女,朕自然没有不允的道理,便遂了你的意。」

刘轻语立即叩谢:「多谢陛下。」

我也紧跟着叩拜:「多谢陛下成全,多谢刘贵人成全。」

虽然帝王答应了,可我心里却越发不安。

晚上,我随刘贵人去守夜。

与昨晚一样,刘轻语蒙了双眼,被送到了寝宫,只不过这一次,她去的是偏殿。

我刚想跟过去,就被一道明黄色的身影拦住了。

「进来。」

年轻帝王的命令,不容置疑。

他已经明目张胆了。

毕竟在这后宫里,他可以明目张胆。

我认命地跟了进去,全程垂首恭敬。

「清心寡欲的小宫女。过来,伺候朕更衣。今晚,你侍寝。」

帝王冷清的声音里,透着嘲弄。


我舀了温水,轻轻地浇在她的身上。

皇上是凶猛,却不凶残。

「崭秋,你可羡慕我?」

「刘贵人福泽深厚,奴婢不敢高攀。」

我态度恭敬,神色自然,无半分羡慕。

刘轻语盯着我片刻,笑了:「也是,你虽是一个小宫女,心却是高山雪莲,清高圣洁,这凡尘名利,哪能打动你的凡心?」

我当她夸我,道了谢。

也以为,我们俩已经达成了共识。

此后七天,刘贵人隔天便去侍寝,第二日赏赐便送到锦绣宫。

一时间,刘贵人风光无两,整个锦绣宫喜气洋洋。

而我却忧心忡忡。

后宫专宠,乃是大忌,便是宠妃也受不起这样的恩宠,何况一个小小的贵人?

偏偏刘贵人不信邪。

她仰仗圣宠,嚣张跋扈,甚至打了温昭仪身边的侍女。

温昭仪温婉贤淑,并未与她计较。

刘贵人却恃宠而骄,反而咬着温昭仪不放,温昭仪送了她一柄血如意,她才罢休。

我看着那血如意,心情越发沉重。

又过了几日,锦绣宫突然人仰马翻。

我拽了个小宫女问道:「何事慌张?」

「刘贵人得赏的金簪丢了,正在派人搜寻。」

我沉下脸,待小宫女离开后,转身去了正殿。

刘轻语正用她涂了丹寇的手,捏了葡萄送入口中。

见我进来,她递了一串葡萄给我,面上带笑,眼中却透着凉意:「崭秋,来尝尝西域进贡的葡萄,甘甜可口,皇上刚派人送来。」

我行了个礼,神色冷清:「多谢刘贵人赏赐,只是皇上赏赐的东西,刘贵人一人独享便是,免得过后忘了,又说丢了东西。」

我本不贪恋俗物。

那日收下金簪,不过是为了让刘轻语安心。

我以为她是聪明人。

刘轻语把葡萄摔在我身上:「大胆,你竟然敢对本宫不敬。」

「奴婢不敢。」

我跪了下去。

刘轻语不依不饶:「嘴上不敢,还不是胆大包天,行瞒天过海之事。」

瞒天过海之事?

我神色平静,心里未起半分波澜。

侍寝之事,就像蒙住她眼睛的纱,明明屈辱,却是她的保命符。

她不但不敢摘,甚至还要捂紧了。

一旦戳破,她将死无葬身之地。

后宫便是如此,在绝对的权力面前,即便明知眼前是毒药,也要含笑咽下去。

刘轻语越嚣张,说明她越恐惧。

可是——

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

这时,管事嬷嬷带着几个小宫女进来,手里拿着金簪:「刘贵人,金簪找到了,在崭秋姑娘的屋子里找到的。」

「杨崭秋,本宫平日待你不薄,你竟敢偷盗本宫的御赐金簪?来人,把这个窃贼给本宫拖出去杖毙。」

我无奈地笑了笑。

刘轻语,竟如此蠢笨。

「你笑什么?还有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把人拖出去。」

我起身,凑到她身边,好言相劝:「刘贵人,慎言。」

刘轻语神色瞬间变得尖锐起来,她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你这个贱人!」


周围气氛瞬变,两道灼热的视线落在我身上。

我瞬间清醒,一下爬起来跪在地上:「皇上恕罪。」

落在我身上的热度逐渐散去,帝王威严幽冷的声音响起。

」想吃甜糕让大监去传,这点小事,无需跟朕说。「

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默默地穿好衣服。

万幸,是我做了个梦。

此后,刘贵人圣宠越盛,而她脸上的面纱,从未摘掉过。

没多久,刘贵人变得异常暴躁。

侍寝回来便把自己泡在浴桶中,一遍遍地清洗。

看着抬到锦绣宫的赏赐,她的眼中不再是喜悦,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

整个锦绣宫,人人自危。

刘轻语每每看着我,眼神总是变了又变。

时而忧虑,时而愤恨,时而迫切,时而哀求。

可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宫女,尚且自身难保。

大监来宣旨时候,刘贵人晃了晃,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还不到一月时间,刘贵人消瘦了一圈,眼窝都陷了下去。

我捏了捏指尖,终究是抬手扶了她,起身后悄悄塞了一块无事牌给大监:「大监,刘贵人身体抱恙,侍寝之事,能否暂缓?」

大监虽然是太监,却是帝王身边的红人,他的话,多少有些分量。

「姑娘,这事,老奴做不得主。」

大监朝我行了个礼,将无事牌还给我,转身离去。

我看着手里的无事牌,转身递给了刘贵人。

无事牌,根本敌不过圣意难违。

刘贵人又将无事牌塞回我手里,近乎哀求:「崭秋,救救我,你说过你活着我就能活着,我再不找你麻烦,这些赏赐都给你。」

我捏着无事牌,指尖发白。

「刘贵人莫说胡话,当心隔墙有耳。」

晚些时候,刘贵人高烧不退、陷入昏迷,太医开了药离开。

夜幕降临时,宣旨的大监没来,只遣了小太监带了棵百年人参过来,让刘贵人好生歇息,待身体康愈,再承圣恩。

刘贵人不去侍寝,我也难得清闲。

晚间,我躺在池塘边的石头上,看着天空半圆的明月。

深秋时节,风透着三分寒意。

却比不上,我心之寒。

再过八个月,我就可以出宫了,不知深宫之外,月亮是不是也这样圆?

可我真的能离开这深宫高墙吗?

我拎着桃花酿,一口一口地喝着,不觉间,我竟有些醉了,望着高墙之外,痴迷地呢喃。

「我能离开的,哪怕是死,我也要离开。」

突然,一道凉薄威严的声音响起。

「你倒是有闲情逸致。」


我睫毛猛地颤了颤,侧过身去,装作没听到。

心里却翻江倒海。

周元安登基近十载,虽然后位空悬,但后宫妃嫔不下百人,却至今无嗣。

他却让我生孩子?凭什么?

「生下朕的子嗣,朕可封你为后,你不心动?」

我不心动,我心如止水。

周围温度骤降,寒意逼人,我假装醉酒睡着,不为所动。

「杨崭秋?」

周元安磨牙,将我转过身来,强迫我睁开眼睛。

「你还真是清心寡欲。」

帝王原本就冷硬的五官,蒙上了一层寒霜,那双深邃漆黑的眸子里,暗光涌动。

君心似海,我的生死不过在他一念之间。

可让我一直困于这里,我宁死。

我扯了扯他的衣角,泪光闪烁。

「陛下误会了, 若能为陛下诞下子嗣,奴婢自然求之不得!只是奴婢年少时曾于寒冬落水,落下病根,大夫诊断,子嗣困难,或终生无嗣。」

帝王望着我,眸子闪烁。

「朕命太医为你诊断。」

「多谢陛下。」

我顺从地应下,因为我拒绝不了。

翌日,太医院便来了三位御医,替刘贵人瞧身体。

薛太医走到我面前:「刘贵人身份尊贵,姑娘随我来,我有些事项交代,好照顾刘贵人。」

交代事项是假,想给我诊脉是真。

「有劳薛太医。」

我行了礼,带着薛太医去了偏殿,薛太医把脉十分认真,许久之后,摇了摇头。

我起身行礼,递给薛太医一块拇指大小的金牌:「劳烦薛太医。」

薛太医收了金牌,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姑娘放心,老夫自当尽心竭力,为姑娘调理身体。」

这时,另外两个太医神色慌张地走来。

「薛太医,刘贵人有喜。」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