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里有酒小免费阅读
继续看书
同桌对我的反应略显无语,她拿着小扇子给我扇了扇风,开始拍起了马屁。「我们林清酒林大小姐贵人多忘事,记不住人也正常,大小姐,最近准备模拟考了,可以接你的笔记让我临时抱一下佛脚吗?」我放下笔看着她:「你不是靠占卜也能靠年级前五十吗,神学打败一切,这不是你说的吗?」同桌装可怜:「神仙考不了好成绩也会被父母教育的,求你了,冰雪聪明美丽动人的林大小姐。」别人都说女生学不好理科,但我一直都是理科班第一名,各种竞赛也拿到手软。同桌的狗腿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拿出自己的笔记给她。

《深里有酒小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课间休息的时间,赵苏苏扯着嗓子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坐在位置上写卷子,对身后的吵闹声置若罔闻。

但我的同桌却用胳膊肘推了推我。

她凑到我身边,压低声音神神秘秘道:「清酒,你觉不觉得赵苏苏有些奇怪?」

我头都没抬一下:「有什么奇怪的?」

「就是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啊。」同桌说:「之前她在班里,可是一点存在感都没有,老师上课提问,她的声音也小得跟蚊子一样,平时连大气都不敢出,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爱出风头了?」

同桌是个小神婆,小小年纪就钻研占卜星宿这些东西,考试的时候遇到不会的选择题,她就用占卜,正确率也高达百分之八十。

她道:「你没发现吗,她之前在你面前,都不敢正视你的眼睛,大老远看到你就扭头走开,但最近,她居然敢主动跟你说话了!」

我停下笔一思索:「有这回事?」

我对赵苏苏这个人没什么太大印象,就是同桌说的,她的存在感很低,所以我压根就没注意过她不跟敢跟我对视、看到我就躲这些事。

同桌对我的反应略显无语,她拿着小扇子给我扇了扇风,开始拍起了马屁。

「我们林清酒林大小姐贵人多忘事,记不住人也正常,大小姐,最近准备模拟考了,可以接你的笔记让我临时抱一下佛脚吗?」

我放下笔看着她:「你不是靠占卜也能靠年级前五十吗,神学打败一切,这不是你说的吗?」

同桌装可怜:「神仙考不了好成绩也会被父母教育的,求你了,冰雪聪明美丽动人的林大小姐。」

别人都说女生学不好理科,但我一直都是理科班第一名,各种竞赛也拿到手软。

同桌的狗腿我实在看不下去,就拿出自己的笔记给她。

同桌拿到我的笔记,恨不得谢主隆恩。

我们正闹着,刚才被人围住的赵苏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的身边。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最后微不可闻地哼了一声,十分不屑地走开了。

我倒是不在意,但同桌在她走后,却恨不得捶胸顿足。

「你看,我就说她很古怪吧!」


古怪的事情还在后头。

三天后的模拟考,语文作文题目当真如同赵苏苏所说,语文作文的题目就是围棋。

赵苏苏的语文作文拿到了满分,被当成范文供全年级传阅。

而之前成绩一直都很平庸的她,这次也突飞猛进,成为了班级前五名。

老师离开时候,好些同学就把她围住了,纷纷询问她是怎么知道语文作文的题目的。

赵苏苏故作神秘:「我啊,我押题压中的呀。」

这次就是个命题作文,如果认真分析往年的卷子,再加些运气,押题压中也不是没有可能。

她炫耀完,就隔着大老远朝我喊:「林清酒,你语文作文拿了多少分?」

我的理科很好,英语方面也是因为家里有国外的亲戚,成绩方面不用担心。

但语文就稍微薄弱一些,语文作文满分六十,我拿了 52 分。

我不知道一向跟我没什么交集的赵苏苏为什么会突然问我作文拿了多少分,但还是如实回答了。

我说完之后,赵盼盼脸上炫耀的表情藏都藏不住。

我倒是没说什么,但是同桌却一口咬定。

「赵苏苏绝对有问题!我的直觉告诉我,赵苏苏有鬼!」

同桌一拍桌子,发誓一定要查出赵苏苏到底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不用同桌去查,赵苏苏就知道找到我了。

周日晚上我上完补习班,背着书包在便利店等司机的时候,赵苏苏就出现了。

她和我伸手去拿同一个面包,我的手先拿到了那个面包,她的手就搭在我的手背上。

我不喜欢跟别人争,便把手收了回来:「你要吧。」

我上完补习班累得直不起腰,压根没看对方是谁,说完我就想转身去拿另外一个面包。

赵苏苏就开口了。

「林清酒。」

我一愣,回头,看到了赵苏苏的脸,虽然最近同桌老师跟我念叨她,但我跟她真的不熟。

但毕竟是同班同学,我也只能硬着头皮打招呼了。

「好巧啊,你怎么在这?」


我就是随口打个招呼,但赵苏苏却拿着刚才那个面包,趾高气昂地看着我。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

我:「.....」

她火气怎么这么大?

想起同桌一直跟我说的,最近的赵苏苏不太正常。

我看过几个因为高考压力大而精神失常的例子,所以面对突然变得异常的赵苏苏,我不敢轻举妄动。

我尴尬地笑笑,随手拿了一个红豆面包。

「当然,你当然可以在这里,那个,我有事我先走了,再见。」

我本来想溜之大吉,但赵苏苏却突然拦住了我。

她双手环胸拦在我面前:「我有话要跟你说。」

赵苏苏的指向性很强,她就是来找我的,而且是来找麻烦的。

但我仔细想了想,我跟她没有任何交集,高中三年加起来说的话还没超过十句,我实在想不通她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我正疑惑,赵苏苏就开口了。

「你肯定很好奇,我为什么来找你吧?」

我没说话,赵苏苏就自顾自道:「你肯定还好奇,为什么之前沉默寡言,没什么存在感的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之前我连跟你对视都不敢,现在却敢拦住你。」

我听着一愣一愣的,最后一脸迷茫:「我没有,因为我对这些都没什么印象。」

我说的是实话,我跟赵苏苏又不熟,我每天要学那么多东西,哪里还有什么空去关注这些事。

但我说完之后,赵苏苏的脸色就变得青一阵紫一阵的。

她把手里的面包捏烂,冷着一张脸对我怒道:「你总是这样,装着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是了,我卑微我平凡,不配入你林清酒的眼,你肯定是看不起我这样的人。」

赵苏苏越说越激动,但我听得却是云里雾里。

什么叫我看不起她这样的人。

我跟她压根就不熟。

我一向不跟傻逼做过多争论,看她情绪那么激动,我皱着眉头。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要是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我还没来得及转身,就听到赵苏苏说:「我是从十年后穿越来的,前一世,我一直活在你的阴影下,因为是靠着你家公司的资助才上完了高中和大学,整个高中我在你面前都抬不起头,后来也只考上一所普通大学,还被你抢走了喜欢的男孩子,你的一生都活在光环下,但我却平庸可怜,毕业之后进入一家公司上班,因为长期饮食不规律,患上了胃癌晚期......」

我转身的动作一愣,一脸不解地看着赵苏苏。

她冷哼一声,眼里带着坚定与不同于我们这个年纪该有的狠厉。

「很惊讶吧。」她说:「我是准备好了才穿越过来的,我知道未来所发生的一切,连高考题目我都背下来了,这一次,我不会再活在你的阴影下。」

虽然我暂时不太能接受从未来穿越回来这件事,但听赵苏苏这么一说,我算是明白了,她是把我当成敌人了。

她觉得她之前悲惨的一生,都是我造成的。

但我发誓,我真的不认识她,也不知道我家里资助她这件事,更不要说针对她了!

我余光看到我家司机大叔把车停在便利店门口。

我朝她歪头一笑,转身离开之前对她道:「那你加油哦。」


我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来消化赵苏苏是从未来穿越过来这件事。

我半信半疑,毕竟不能随意被骗。

但,国外的科学家早就从实验中得出结论,人是真的可以穿越的。

如果赵苏苏真的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那我从她入手做研究,成为全世界第一个研究出穿越时空的人——想到这,我隐隐有些兴奋。

所以第二天在教室门口遇到正盯着我看的赵苏苏时,心情很愉悦地跟她打了招呼。

但赵苏苏的表情就像见了鬼一样。

她瞪了我一眼:「林清酒,你别想套近乎,我是不会心软的。」

同桌看到我这样,等我回到座位上也来问我。

「你干嘛搭理赵苏苏那个小贱人,」

我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把书拿出来。

心情丝毫没有因为赵苏苏的那些话而受到影响。

我说:「我啊,即将成为享誉全球的大科学家,赵苏苏不是小贱人,她是我的科研对象,你以后对她尊重点,我能不能跟哈佛校长称兄道弟,可就指望她了。」

我这边让同桌别找赵苏苏的麻烦。

赵苏苏却一直在给我找麻烦。

有一天体育课我因为姨妈疼,请假没去上课,一个人留在班级里做题,临近下课我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谈事情。

等我再回来的时候,就发现整个班级都乱了套。

一个女孩子哭着说自己的相机找不到了,周围一群人正安慰她。

「呜呜呜,我那台相机五千多块钱呢,我刚买不久,想着等会放学出去拍照,但是上了个体育课回来就没有了。」

赵苏苏坐在那个女孩子的后桌,看到我进来,就对那个女孩子道:「你别哭了,我们就上了个体育课,就算真的被偷了,那小偷也还没办法藏起来,我们让同学都出去,搜一下座位就可以了。」

我注意到了赵苏苏那个眼神,顿感不妙,果不其然,赵苏苏跟那个女孩子把大家都赶出来之后,就开始挨个搜我们的位置。

最后,那个女孩子在我的周日里搜到了一台相机。

「在这里。」她把相机举起来。

众人哗然之后,便用余光看向我。

赵苏苏也走过去,适当补刀:「这不是林清酒的位置吗?刚才体育课也就她一个人没有去上课,难道.....」

她没说出来,却用一脸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我。

我同桌忙着给我解释:「你污蔑人!」

赵苏苏十分得意:「我怎么污蔑了?人赃并获。」

她说完看向我,一脸挑谑。

她故意栽赃,摄像头肯定也被她做了手脚,这种时候我要是不立刻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后续肯定会被人诟病。

我却丝毫不慌,当着大家的面走过去,赵苏苏却吓了一跳。

她后退一步,道:「林清酒,你该不会是恼羞成怒想打人吧?」

我没搭理她,弯腰在我的桌子底下摸了摸,掏出一个小背包,我打开那个背包,露出一台白色的徕卡相机。

我把相机递到那个女生面前,道:「我不清楚你的相机怎么跑到我的座位底下,但大家都说是我拿的,那就当是我拿的吧,我的这台相机就赔给你了。」

那个女生也识货,瞧出了我相机的牌子,变得惶恐道:「这.....」

我同桌也跑到我面前,哼了一声,怒道:「我们家清酒这台相机五万多块,够买你十台你手里的相机了,还用得着偷吗?」

我家有钱,大家都知道,学校的新游泳馆还是我爸修的,就因为我抱怨了一句学校没有游泳池。

那个女生连连摆手:「我知道不是你偷的,而且你这台相机太贵重了。」

我撇了一眼:「贵吗?我家里还有好几台呢。」

这一次的 battle,我赢了


但赵苏苏可没有轻易放弃。

她还在坚持不懈地在给我找麻烦。

比如,在考试前夕,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模拟考的卷子,塞到了我的座位底下,正好那天班主任去找我拿卷子,我不在,班主任就让同桌帮我找。

于是我那傻同桌就当着班主任的面把卷子掏了出来。

我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谈话的时候,赵苏苏坐在座位上笑得很得意。

但班主任并没有为难我,只是说让我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下不为例。

她还模仿我的笔迹,在我的日记里写了一些吐糟班上同学的话,试图挑破离间。

她让班级上另外一个不满我常年是年纪第一的男孩子,拿着我的日记当着全班人的面念了出来。

她则在旁边煽风点火:「林清酒,没想到在你眼里,你这么看不起同班同学,说什么张可身上有鱼腥味,人家妈妈辛苦卖鱼供她念书怎么了?还说李明生拿到奥数比赛银奖是靠作弊,天啊,林清酒,你拿了金奖眼里还容不下银奖的同学啊,你嫉妒心怎么这么重!」

角落里的张可已经红了眼睛,委屈地躲在同学身后。

李明生带着眼镜,人高马大,脸上长满了青春痘,平日里只会闷头念书,所以容不得别人质疑自己的努力。

他瞪着一双眼睛望着我,道:「林清酒,你是一点也见不得别人好是吗?」

刚才我不在,同桌捂着小腹走到我旁边,委屈道:「刚才她们过来抢你的日记,我没拦住,她把你的日记都给大家传阅了。」

同桌眼里蓄着泪,看起来在忍着疼痛感。

我蹙眉问她:「你怎么了?」

同桌委屈巴巴道:「刚才她抢你日记的时候,推了我一把,我撞桌角了。」

好嘛,赵苏苏还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

我板着脸走过去,朝那个男生伸手。

「给我。」

那个男生看了看赵苏苏,没动。

我的脸色又冷了几分:「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

那个男生估计是怕了,把日记本给我拿了回来。

我表情冷漠,但脚趾头已经因为尴尬,抠出了梦幻芭比城堡。


我每天花半小时写的日记,我的少女小心思,全都被大家看完了。

这特么比杀了我还让我难受。

我还不能哭,因为坏人会笑!

我把日记本摊开放在桌子上,拿了桌子上的水,直接就泼在上面。

过了半分钟之后,我用纸巾去擦上面的字迹。

原本我自己写得日记,墨水丝毫没有融于水,而赵苏苏后面加上去的字迹,却完全融在水里,变得漆黑一片。

我举着日记给大家看,冷言道:「我用来写日记的笔,都是不融于水的,你们是觉得我会蠢到写你们坏话会用另外的笔来写吗?」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

人群里红着眼睛的张可上前一步问我:「清酒,你真的没有在日记里说我的坏话吗?」

我略显无语:「我连你家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张可低头,她因为家里是卖鱼的,所以一向自卑,不会轻易跟其他人说自己家里的情况。

我又看向刚才对我凶巴巴的李明生,道:「我拿过那么多金奖,如果每一个比我差的人我都要去在意的话,这本日记本早就不够我写了吧。」

我啪地一声,把日记本合上然后摔在桌子上。

我看着赵苏苏,道:「刚才是你推的我同桌吧?」

看局势扭转,赵苏苏有些心虚地往后退:「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轻轻推了她一下....」

我走到她面前,冷笑一声之后,抬起了我的手。

在众人的诧异声之中,赵苏苏尖叫一声闭上了眼睛。

但我的巴掌并没有落下,而是在离她的脸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停下。

预想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赵苏苏睁开眼镜之后,怒了:「林清酒,你耍我?」

我冷眼看她,凑到她耳边用只有我跟她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