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的来电
  • 半夜的来电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姜年年
  • 更新:2022-11-15 06:44:00
  • 最新章节:半夜的来电第10章
继续看书
一见到季然,我就扑上去抱住了他,很没形象地大哭起来。「年年别怕,有我在,不会再有人伤害你。」季然拍着我的背,轻声安慰我。闻着他身上的淡淡香气,我心中的恐惧逐渐消还好,我还有季然。大约过了五分钟,警察也到了。...

《半夜的来电》精彩片段

深夜,我收到了独居闺蜜发来的求救信息


「我要出差一个月,你有空去我家帮我喂下猫。还有,冰箱里的芒果汁快过期了。」凌晨两点,我被手机的震动声惊醒。


我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闺蜜发来的消息。下一秒,我睡意全无,吓出一身冷汗。


第一,她是自由职业,不存在出差的说法。第二,她家没有养猫。第三,她芒果过敏,前段时间,我和陈倩看了一个关于独居女性安全的电影,里面有个情节,就是一对闺蜜约定好一个暗号,如果遇到危险,就提醒对方。


「年年,要是哪天我也给你发了奇怪的消息。你可一定要来救我。」


我心慌意乱,下意识想要拨打陈倩的电话。


很快就反应过来,她用这些反常的话来暗示我,而不是直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那只能说,歹徒就在他的旁边我立马往她的住宅跑了过去,凌晨两点半,外面好像停电了,黑漆漆的一片。


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我,我的心脏嘭嘭直跳,强烈的心跳声清晰地传入耳朵,好似要冲破胸腔跳出来。


我连忙从抽屉里拿出药,干吞了两片,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冷静下来后,我先给季然打了电话,然后报了警。


季然是我的男朋友,他很聪明,人也生得高大。


不管是要面对警察,还是要去找陈倩,有他在身旁,我总会更安心一些。


一见到季然,我就扑上去抱住了他,很没形象地大哭起来。


「年年别怕,有我在,不会再有人伤害你。」季然拍着我的背,轻声安慰我。


闻着他身上的淡淡香气,我心中的恐惧逐渐消还好,我还有季然。


大约过了五分钟,警察也到了。


我坐在沙发上,听着季然和他们交涉。


「姜年年?」警察有些意外的声音响起。


我这才抬起头,望向门口,看到为首的警察熟悉的脸,我也很惊讶。


居然是梁畅。


说来也巧,我和梁畅是老相识,我们是初中同学,若真要算起来,他还是我初恋。


不过,我们分开时的场面,着实惨烈了些,让我至今难忘。


当时年龄小不懂事,这种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恋爱,根本当不得真,虽然如此,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梁畅,我还是莫名有些尴尬。


梁畅倒是挺敬业的,并没有和我叙旧的打算。


他公事公办地说:「情况我们了解了,我们现在就去陈倩家。」


「我和你们一起去。」我鼓起勇气说道。


梁旸不赞同地瞥了我一眼,那眼神仿佛是觉得我会添乱。


季然也劝我:「我知道你担心陈倩,但这种事还是交给警察处理吧。」


我咬咬嘴唇,固执地说:「陈倩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定要亲眼见到她平安才能放心,而且我有她家的钥匙,我可以帮忙。」


见我坚持,季然和梁畅只好妥协。


我脾气倔,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坚持,他们都知道的。


没办法,梁畅只好带上了我和季然。


作为一个标准的富二代,陈倩住的是高档洋房,安保系统非常完备。


梁畅第一时间就让手下去调取监控,而他则跟着我和季然直奔陈倩的小洋房。


刚走到门口,我们便闻到一股血腥味。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伸手去包里拿钥匙,人越是紧张时,越是什么事都做不好,平时就放在背包外侧的钥匙,今天怎么也找不到。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恐惧,季然从身后轻轻抱住我,小声安慰:「年年,别怕,有我在。」


我深吸了几口气,勉强保持平静,终于找到了钥匙,递给梁畅。


梁畅不悦地看了我一眼,估计是觉得我太磨叽,他没说话,转身去开门。


陈倩家里没开灯,空气里刺鼻的血腥气让我难以喘息,地恐慌,仿佛下一秒,那漆黑的门洞中就会窜出一只吃人的怪物。


我紧紧抱着季然的手臂,似乎这样能让我心安。

门开了,梁畅率先走进去,摸索着打开了客厅的灯。


我惊魂未定地看向客厅中央,这一幕,我将永世难忘。


陈倩死了。


在自己家的客厅,以一种极其惨烈的死状。


她以跪地的姿势,被钉在一字架上脸被划烂,身体也不知道被捅了多少刀,血流得到处都是。


我吓得尖叫出声,差点跌倒在地。


还好季然及时扶住了我,从兜里拿出随身携带的药,递给我。


吃过药,我的「都怪我,我来晚了,我要是早点来该多好。」


梁畅站在不远处,没好气地瞪我一眼:「这个凶手相当残忍,你要是早点来,只会多一具尸体。」


我讪讪。


梁畅的嘴,和以前一样贱。


挺好的。


警察很快将这里包围,拉上警戒线。


调取监控的警员无功而返:「周围的摄像头被破坏了。」


我呆呆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心里一阵茫然。


最好的朋友,就这样惨死在家中,换做谁都难以接受。


正当我出神之时,一个毛茸茸的头忽然出现在我脸前,吓得我魂飞魄散,还好,季然一直在我身边,一把将我拉进怀里。


“狗蛋,回来”我这才看清,原来那是一只警犬。


「不好意思,年年怕狗,麻烦你们把狗看紧点。」


我听见季然不悦的声音。


梁旸拉着狗绳,若有所思地朝我看了一眼。


我猜,他估计在想,我什么时候会怕狗了?


毕竟当年我们谈恋爱的时候,还一起收养过一只小狗。


可是,人都是会变的。


与其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倒不如说,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我是报案人,梁畅按例对我进行单独询问。


「你和死者陈倩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心想,这个问题,梁畅就算不问也应该知道,毕竟我们三个是初中同学,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陈倩就走得最近。


我爸是个赌棍老赖,我妈在镇上开了家按摩店,对、就是那种不正规的。


这消息不知道是被谁传开的,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没人愿意和我玩,除了陈倩。


我的整个青春,因为有了陈倩的陪伴,才显得不那么灰暗。


她对我而言,比早就断绝了关系的爹妈更重要。

我很生气,但梁畅还是冷冰冰地继续说着:「陈倩死在家里,门窗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凶手可能是陈倩熟悉的人,是她给凶手开的门,或者,凶手有她家里的钥匙。」


「你报警时说你收到了陈倩发来的奇怪短信,可我们在现场并没有找到陈倩的手机。」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当然明白,他是真的在怀疑我。


我气极反笑:「所以你是觉得,没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我,因为嫉妒生活得比我好的闺蜜,所以杀了她?」


「回答我的问题。」他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


我妥协:「好吧。我辞职,是因为我神经衰弱,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


我低着头,不想在他眼说实话,他这么不信任我,我还挺失落的。


不过想想也是,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没那么坚定地相信我。


我对他而言,充其量就是个熟悉的陌生人,他凭什么要相信我说的话呢?


梁畅紧紧盯着我,似乎想从我的脸上看出心虚和慌乱。


我和他相顾无言,沉默了很久,他忽然拿出一个证物袋,轻轻放在桌上。


「这个手机,是你的吧?」


那是一款已经过时的旧手机。


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是我的自拍照。


以陈倩的家庭条件,她是不可能用这种杂牌手机的。她的手机一直都是某水果的最新款。


我盯着那只手机看了很久,点头:「是我的。」


「你能解释一下,你的手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这才注意到,手机的背面沾上了血迹。


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老实说,三年前,这只手机就丢了,我现在用的手机,是陈倩送我的。」


月四

「我要出差一个月,你有空去我家帮我喂下猫。还有,冰箱里的芒果汁快过期了。」凌晨两点,我被手机的震动声惊醒。


我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闺蜜发来的消息。下一秒,我睡意全无,吓出一身冷汗。


第一,她是自由职业,不存在出差的说法。第二,她家没有养猫。第三,她芒果过敏,前段时间,我和陈倩看了一个关于独居女性安全的电影,里面有个情节,就是一对闺蜜约定好一个暗号,如果遇到危险,就提醒对方。


「年年,要是哪天我也给你发了奇怪的消息。你可一定要来救我。」


我心慌意乱,下意识想要拨打陈倩的电话。


很快就反应过来,她用这些反常的话来暗示我,而不是直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那只能说,歹徒就在他的旁边我立马往她的住宅跑了过去,凌晨两点半,外面好像停电了,黑漆漆的一片。


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我,我的心脏嘭嘭直跳,强烈的心跳声清晰地传入耳朵,好似要冲破胸腔跳出来。


我连忙从抽屉里拿出药,干吞了两片,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冷静下来后,我先给季然打了电话,然后报了警。


季然是我的男朋友,他很聪明,人也生得高大。


不管是要面对警察,还是要去找陈倩,有他在身旁,我总会更安心一些。


一见到季然,我就扑上去抱住了他,很没形象地大哭起来。


「年年别怕,有我在,不会再有人伤害你。」季然拍着我的背,轻声安慰我。


闻着他身上的淡淡香气,我心中的恐惧逐渐消还好,我还有季然。


大约过了五分钟,警察也到了。


我坐在沙发上,听着季然和他们交涉。


「姜年年?」警察有些意外的声音响起。


我这才抬起头,望向门口,看到为首的警察熟悉的脸,我也很惊讶。


居然是梁畅。

说来也巧,我和梁畅是老相识,我们是初中同学,若真要算起来,他还是我初恋。


不过,我们分开时的场面,着实惨烈了些,让我至今难忘。


当时年龄小不懂事,这种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恋爱,根本当不得真,虽然如此,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梁畅,我还是莫名有些尴尬。


梁畅倒是挺敬业的,并没有和我叙旧的打算。


他公事公办地说:「情况我们了解了,我们现在就去陈倩家。」


「我和你们一起去。」我鼓起勇气说道。


梁旸不赞同地瞥了我一眼,那眼神仿佛是觉得我会添乱。


季然也劝我:「我知道你担心陈倩,但这种事还是交给警察处理吧。」


我咬咬嘴唇,固执地说:「陈倩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定要亲眼见到她平安才能放心,而且我有她家的钥匙,我可以帮忙。」


见我坚持,季然和梁畅只好妥协。


我脾气倔,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坚持,他们都知道的。


没办法,梁畅只好带上了我和季然。


作为一个标准的富二代,陈倩住的是高档洋房,安保系统非常完备。


梁畅第一时间就让手下去调取监控,而他则跟着我和季然直奔陈倩的小洋房。


刚走到门口,我们便闻到一股血腥味。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伸手去包里拿钥匙,人越是紧张时,越是什么事都做不好,平时就放在背包外侧的钥匙,今天怎么也找不到。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恐惧,季然从身后轻轻抱住我,小声安慰:「年年,别怕,有我在。」


我深吸了几口气,勉强保持平静,终于找到了钥匙,递给梁畅。


梁畅不悦地看了我一眼,估计是觉得我太磨叽,他没说话,转身去开门。


陈倩家里没开灯,空气里刺鼻的血腥气让我难以喘息,地恐慌,仿佛下一秒,那漆黑的门洞中就会窜出一只吃人的怪物。


我紧紧抱着季然的手臂,似乎这样能让我心安。


门开了,梁畅率先走进去,摸索着打开了客厅的灯。


我惊魂未定地看向客厅中央,这一幕,我将永世难忘。


陈倩死了。


在自己家的客厅,以一种极其惨烈的死状。


她以跪地的姿势,被钉在一字架上脸被划烂,身体也不知道被捅了多少刀,血流得到处都是。

我吓得尖叫出声,差点跌倒在地。


还好季然及时扶住了我,从兜里拿出随身携带的药,递给我。


吃过药,我的「都怪我,我来晚了,我要是早点来该多好。」


梁畅站在不远处,没好气地瞪我一眼:「这个凶手相当残忍,你要是早点来,只会多一具尸体。」


我讪讪。


梁畅的嘴,和以前一样贱。


挺好的。


警察很快将这里包围,拉上警戒线。


调取监控的警员无功而返:「周围的摄像头被破坏了。」


我呆呆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心里一阵茫然。


最好的朋友,就这样惨死在家中,换做谁都难以接受。


正当我出神之时,一个毛茸茸的头忽然出现在我脸前,吓得我魂飞魄散,还好,季然一直在我身边,一把将我拉进怀里。


“狗蛋,回来”我这才看清,原来那是一只警犬。


「不好意思,年年怕狗,麻烦你们把狗看紧点。」


我听见季然不悦的声音。


梁旸拉着狗绳,若有所思地朝我看了一眼。


我猜,他估计在想,我什么时候会怕狗了?


毕竟当年我们谈恋爱的时候,还一起收养过一只小狗。


可是,人都是会变的。


与其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倒不如说,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我是报案人,梁畅按例对我进行单独询问。


「你和死者陈倩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心想,这个问题,梁畅就算不问也应该知道,毕竟我们三个是初中同学,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陈倩就走得最近。


我爸是个赌棍老赖,我妈在镇上开了家按摩店,对、就是那种不正规的。


这消息不知道是被谁传开的,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没人愿意和我玩,除了陈倩。


我的整个青春,因为有了陈倩的陪伴,才显得不那么灰暗。


她对我而言,比早就断绝了关系的爹妈更重要。


「她是做什么工作的?有没有和人结仇?」


「她是美食主播,平时很少和人发生争执,我实在想不出,会有什么人这么恨她,要这么残忍地杀害她。」


说着,我又有些哽咽,低头捂住了脸。


「那她有没有什么感情纠纷?」


我仔细回想了半天,茫然摇头:「不知道,我不太过问她的感情生活。」


「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梁畅微微眯起眼睛。


我有点尴尬:「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不会无话不说吧。」


梁畅不置可否,继续问:「那你我愣了一下,如实回答:「前段时间刚辞职,现在无业。」


「为什么辞职?」


「梁警官,你现在问的问题,和陈倩的死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你怀疑我是凶手?」

深夜,我收到了独居闺蜜发来的求救信息


「我要出差一个月,你有空去我家帮我喂下猫。还有,冰箱里的芒果汁快过期了。」凌晨两点,我被手机的震动声惊醒。


我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闺蜜发来的消息。下一秒,我睡意全无,吓出一身冷汗。


第一,她是自由职业,不存在出差的说法。第二,她家没有养猫。第三,她芒果过敏,前段时间,我和陈倩看了一个关于独居女性安全的电影,里面有个情节,就是一对闺蜜约定好一个暗号,如果遇到危险,就提醒对方。


「年年,要是哪天我也给你发了奇怪的消息。你可一定要来救我。」


我心慌意乱,下意识想要拨打陈倩的电话。


很快就反应过来,她用这些反常的话来暗示我,而不是直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那只能说,歹徒就在他的旁边我立马往她的住宅跑了过去,凌晨两点半,外面好像停电了,黑漆漆的一片。


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我,我的心脏嘭嘭直跳,强烈的心跳声清晰地传入耳朵,好似要冲破胸腔跳出来。


我连忙从抽屉里拿出药,干吞了两片,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冷静下来后,我先给季然打了电话,然后报了警。


季然是我的男朋友,他很聪明,人也生得高大。


不管是要面对警察,还是要去找陈倩,有他在身旁,我总会更安心一些。


一见到季然,我就扑上去抱住了他,很没形象地大哭起来。


「年年别怕,有我在,不会再有人伤害你。」季然拍着我的背,轻声安慰我。


闻着他身上的淡淡香气,我心中的恐惧逐渐消还好,我还有季然。


大约过了五分钟,警察也到了。


我坐在沙发上,听着季然和他们交涉。


「姜年年?」警察有些意外的声音响起。


我这才抬起头,望向门口,看到为首的警察熟悉的脸,我也很惊讶。


居然是梁畅。


说来也巧,我和梁畅是老相识,我们是初中同学,若真要算起来,他还是我初恋。


不过,我们分开时的场面,着实惨烈了些,让我至今难忘。


当时年龄小不懂事,这种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恋爱,根本当不得真,虽然如此,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梁畅,我还是莫名有些尴尬。


梁畅倒是挺敬业的,并没有和我叙旧的打算。


他公事公办地说:「情况我们了解了,我们现在就去陈倩家。」


「我和你们一起去。」我鼓起勇气说道。


梁旸不赞同地瞥了我一眼,那眼神仿佛是觉得我会添乱。


季然也劝我:「我知道你担心陈倩,但这种事还是交给警察处理吧。」


我咬咬嘴唇,固执地说:「陈倩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定要亲眼见到她平安才能放心,而且我有她家的钥匙,我可以帮忙。」


见我坚持,季然和梁畅只好妥协。


我脾气倔,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坚持,他们都知道的。


没办法,梁畅只好带上了我和季然。


作为一个标准的富二代,陈倩住的是高档洋房,安保系统非常完备。


梁畅第一时间就让手下去调取监控,而他则跟着我和季然直奔陈倩的小洋房。


刚走到门口,我们便闻到一股血腥味。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伸手去包里拿钥匙,人越是紧张时,越是什么事都做不好,平时就放在背包外侧的钥匙,今天怎么也找不到。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恐惧,季然从身后轻轻抱住我,小声安慰:「年年,别怕,有我在。」


我深吸了几口气,勉强保持平静,终于找到了钥匙,递给梁畅。


梁畅不悦地看了我一眼,估计是觉得我太磨叽,他没说话,转身去开门。


陈倩家里没开灯,空气里刺鼻的血腥气让我难以喘息,地恐慌,仿佛下一秒,那漆黑的门洞中就会窜出一只吃人的怪物。


我紧紧抱着季然的手臂,似乎这样能让我心安。


门开了,梁畅率先走进去,摸索着打开了客厅的灯。


我惊魂未定地看向客厅中央,这一幕,我将永世难忘。


陈倩死了。


在自己家的客厅,以一种极其惨烈的死状。


她以跪地的姿势,被钉在一字架上脸被划烂,身体也不知道被捅了多少刀,血流得到处都是。


我吓得尖叫出声,差点跌倒在地。


还好季然及时扶住了我,从兜里拿出随身携带的药,递给我。


吃过药,我的「都怪我,我来晚了,我要是早点来该多好。」


梁畅站在不远处,没好气地瞪我一眼:「这个凶手相当残忍,你要是早点来,只会多一具尸体。」


我讪讪。


梁畅的嘴,和以前一样贱。


挺好的。


警察很快将这里包围,拉上警戒线。


调取监控的警员无功而返:「周围的摄像头被破坏了。」


我呆呆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心里一阵茫然。


最好的朋友,就这样惨死在家中,换做谁都难以接受。


正当我出神之时,一个毛茸茸的头忽然出现在我脸前,吓得我魂飞魄散,还好,季然一直在我身边,一把将我拉进怀里。


“狗蛋,回来”我这才看清,原来那是一只警犬。


「不好意思,年年怕狗,麻烦你们把狗看紧点。」


我听见季然不悦的声音。


梁旸拉着狗绳,若有所思地朝我看了一眼。


我猜,他估计在想,我什么时候会怕狗了?


毕竟当年我们谈恋爱的时候,还一起收养过一只小狗。


可是,人都是会变的。


与其说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倒不如说,她是我唯一的朋友。


我是报案人,梁畅按例对我进行单独询问。


「你和死者陈倩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心想,这个问题,梁畅就算不问也应该知道,毕竟我们三个是初中同学,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陈倩就走得最近。


我爸是个赌棍老赖,我妈在镇上开了家按摩店,对、就是那种不正规的。


这消息不知道是被谁传开的,整个学校都知道了,没人愿意和我玩,除了陈倩。


我的整个青春,因为有了陈倩的陪伴,才显得不那么灰暗。


她对我而言,比早就断绝了关系的爹妈更重要。


「她是做什么工作的?有没有和人结仇?」


「她是美食主播,平时很少和人发生争执,我实在想不出,会有什么人这么恨她,要这么残忍地杀害她。」


说着,我又有些哽咽,低头捂住了脸。


「那她有没有什么感情纠纷?」


我仔细回想了半天,茫然摇头:「不知道,我不太过问她的感情生活。」


「你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梁畅微微眯起眼睛。


我有点尴尬:「就算是最好的朋友,也不会无话不说吧。」


梁畅不置可否,继续问:「那你我愣了一下,如实回答:「前段时间刚辞职,现在无业。」


「为什么辞职?」


「梁警官,你现在问的问题,和陈倩的死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你怀疑我是凶手?」


我很生气,但梁畅还是冷冰冰地继续说着:「陈倩死在家里,门窗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凶手可能是陈倩熟悉的人,是她给凶手开的门,或者,凶手有她家里的钥匙。」


「你报警时说你收到了陈倩发来的奇怪短信,可我们在现场并没有找到陈倩的手机。」


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当然明白,他是真的在怀疑我。


我气极反笑:「所以你是觉得,没有稳定工作和收入的我,因为嫉妒生活得比我好的闺蜜,所以杀了她?」


「回答我的问题。」他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


我妥协:「好吧。我辞职,是因为我神经衰弱,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


我低着头,不想在他眼说实话,他这么不信任我,我还挺失落的。


不过想想也是,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没那么坚定地相信我。


我对他而言,充其量就是个熟悉的陌生人,他凭什么要相信我说的话呢?


梁畅紧紧盯着我,似乎想从我的脸上看出心虚和慌乱。


我和他相顾无言,沉默了很久,他忽然拿出一个证物袋,轻轻放在桌上。


「这个手机,是你的吧?」


那是一款已经过时的旧手机。


手机屏幕亮着,上面是我的自拍照。


以陈倩的家庭条件,她是不可能用这种杂牌手机的。她的手机一直都是某水果的最新款。


我盯着那只手机看了很久,点头:「是我的。」


「你能解释一下,你的手机,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这才注意到,手机的背面沾上了血迹。


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老实说,三年前,这只手机就丢了,我现在用的手机,是陈倩送我的。」


月四


我想,我现在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深夜,我收到了独居闺蜜发来的求救信息


「我要出差一个月,你有空去我家帮我喂下猫。还有,冰箱里的芒果汁快过期了。」凌晨两点,我被手机的震动声惊醒。


我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闺蜜发来的消息。下一秒,我睡意全无,吓出一身冷汗。


第一,她是自由职业,不存在出差的说法。第二,她家没有养猫。第三,她芒果过敏,前段时间,我和陈倩看了一个关于独居女性安全的电影,里面有个情节,就是一对闺蜜约定好一个暗号,如果遇到危险,就提醒对方。


「年年,要是哪天我也给你发了奇怪的消息。你可一定要来救我。」


我心慌意乱,下意识想要拨打陈倩的电话。


很快就反应过来,她用这些反常的话来暗示我,而不是直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那只能说,歹徒就在他的旁边我立马往她的住宅跑了过去,凌晨两点半,外面好像停电了,黑漆漆的一片。


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暗中窥视着我,我的心脏嘭嘭直跳,强烈的心跳声清晰地传入耳朵,好似要冲破胸腔跳出来。


我连忙从抽屉里拿出药,干吞了两片,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冷静下来后,我先给季然打了电话,然后报了警。


季然是我的男朋友,他很聪明,人也生得高大。


不管是要面对警察,还是要去找陈倩,有他在身旁,我总会更安心一些。


一见到季然,我就扑上去抱住了他,很没形象地大哭起来。


「年年别怕,有我在,不会再有人伤害你。」季然拍着我的背,轻声安慰我。


闻着他身上的淡淡香气,我心中的恐惧逐渐消还好,我还有季然。


大约过了五分钟,警察也到了。


我坐在沙发上,听着季然和他们交涉。


「姜年年?」警察有些意外的声音响起。


我这才抬起头,望向门口,看到为首的警察熟悉的脸,我也很惊讶。


居然是梁畅。


说来也巧,我和梁畅是老相识,我们是初中同学,若真要算起来,他还是我初恋。


不过,我们分开时的场面,着实惨烈了些,让我至今难忘。


当时年龄小不懂事,这种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恋爱,根本当不得真,虽然如此,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梁畅,我还是莫名有些尴尬。


梁畅倒是挺敬业的,并没有和我叙旧的打算。


他公事公办地说:「情况我们了解了,我们现在就去陈倩家。」


「我和你们一起去。」我鼓起勇气说道。


梁旸不赞同地瞥了我一眼,那眼神仿佛是觉得我会添乱。


季然也劝我:「我知道你担心陈倩,但这种事还是交给警察处理吧。」


我咬咬嘴唇,固执地说:「陈倩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一定要亲眼见到她平安才能放心,而且我有她家的钥匙,我可以帮忙。」


见我坚持,季然和梁畅只好妥协。


我脾气倔,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坚持,他们都知道的。


没办法,梁畅只好带上了我和季然。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