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晏清林甘棠
  • 温晏清林甘棠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温晏清林甘棠
  • 更新:2022-11-15 14:54:00
  • 最新章节:温晏清林甘棠第6章
继续看书
“那么新娘,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神父微笑着继续问道:“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林甘棠捧着粉红色的海芋捧花,安静地看着顾祉川。

《温晏清林甘棠》精彩片段

庄严的教堂钟声响起,白鸽飞舞,阳光穿透彩色的玻璃,玫瑰娇艳地绽放。

鲜花团簇,宾朋满座。

众人目光无不在落在新人身上。

“是的,我愿意。”顾祉川凝视着眼前的新娘。

专注得仿佛是在看着自己一生的挚爱。

但林甘棠知道不是。

她化了最美的妆,打扮的娇艳绝色,穿着价值连城数月工时赶制而成的高定婚纱,而面前的新郎,是人人口中的天子骄子,钱财、相貌、能力,样样出众。

人人都羡慕她林甘棠,能嫁进顾家。

“那么新娘,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神父微笑着继续问道:“无论贫穷还是康健,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的尽头?”

林甘棠捧着粉红色的海芋捧花,安静地看着顾祉川。

新娘久久不回答神父的话,底下宾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他,交口接耳,一时间教堂里交谈渐起。

顾祉川皱眉。

林明卓不知道这个从不让他省心的女儿又在搞什么鬼,呵了声:“甘棠!”

林甘棠笑了笑,明艳的脸庞,笑容竟不知为何而来的苍凉

她掀眸:“我不愿意。”

宾客哗然!

林甘棠扔了捧花,狠狠扯下发上头纱丢弃在地:“我不愿意,今日的婚礼,到此为止。”

顾祉川抓住转身想走的她,眼里全是责问,面色十分的冷:“你觉得今天这种场合,是由你发脾气的时候?”

顾祉川不知道哭着喊着要嫁给她的林甘棠为什么反悔,但他知道,倘若新娘逃了,顾家会成为一个大笑话,c市人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放手。”

顾祉川当然不听她的,林甘棠不知道该觉得好笑,还是该觉得可悲。她清冷的眼睛看着他,问了前世今生都想问的一个问题:“顾祉川,你搞清楚你爱的究竟是谁了吗?”

顾祉川脸色更加难看了。

婚礼突变,林明卓被女儿这一手搞得心火大起,怒站了起来:“林甘棠!你想清楚你在干什么!”

林召南和他父亲坐在最前面,妹妹甘棠问顾祉川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站了起来拉住他父亲,皱着眉头:“爸,甘棠当初死活要嫁给顾祉川,你觉得她会反悔?既然反悔了,是不是有什么理由?”

“理由?”顾母登地站起来,怒气冲冲:“不愿意嫁你早说,非要等婚礼开始了才讲?存心叫我们顾家成笑话呢?!”

顾父也站了起来:“是这个理,亲家公,你林家的做法,不厚道。”

林明卓面红耳赤,林召南上前一步挡着顾家的质问,余光瞥向林甘棠,她已经甩开顾祉川,跑了开去。

她逃婚了。

林甘棠想,如果她能回来得再早一点就好了,至少她不会在最后狠狠地再伤温晏清一次。

前世里顾祉川给了她冷暴力,背叛,出轨。

而温晏清给了她一世的深情。

温晏清跟她表白过很多次,一直在她身后守候着她,她不珍视,甚至弃之如敝履,把他赶得远远的,去追求她自以为的爱情。

后来她和顾祉川结婚,温晏清目送着她走入礼堂,心伤出了国,死于重度酒精中毒。

她记得一次聚会上,石钧喝醉了说温晏清的死是因为她。

温晏清就在这一日坐上了去b国的航班。

甘棠快步走着,踢了高跟鞋开始用力跑着,红毯上的鲜玫瑰花瓣被婚纱刮起,旋着圈儿,又缓缓落下。

她跑到礼堂外,左右环顾。


失神的瞬间,一辆张扬的红色超跑急刹车,险险停在她的声旁。

尹甄撩了撩被风吹乱的卷发,戏谑地朝她吹了声口哨。

“这是演哪出?”尹甄挑眉:“落跑的新娘?”

这场婚礼本是尹父要出席的,结果不巧,人病了在医院。

从小到大,尹甄和甘棠说话超三句必吵起来,不动手算好了,让她来参加婚礼?

尹甄说抱歉,婚礼不可能,如果是林甘棠的葬礼,她一定精心打扮高高兴兴来出席。

尹父差点被她气得转进icu。

两家尚有合作,尹甄被强按着头颅过来。

来是来了,她可没说一定准时来,这不,正好撞见没好好结婚的新娘子。

林甘棠看着她,再看副驾驶上尹甄随意放的手机。

她一身婚纱,手机不知托谁保管着。

尹甄并不愿跟她寒暄,婚礼显而易见中断了,回去她也有了交代,懒得说话,启动刚熄火的车子,准备走人。

结果跑车险些撞了人。

林甘棠不要命地挡在车的右前方。

“艹!”尹甄爆粗:“你活腻了!想死别让老娘担上责任!”

“你有温晏清的手机号吗?”林甘棠问:“能不能借我打个电话?”

尹甄什么时候听过她好声好气跟她说过话,还带商量的语气?尹甄吃惊,接着想到什么,见鬼似的看看林甘棠,又看看教堂,不敢相信:“你别跟我说逃婚是为了温晏清!”

“不是。”

“我勒了个去!大姐!人家追了你八年!你现在才想起他?”尹甄震惊得太阳眼镜都要掉了,赶紧拿下来捏在手里,想象着现在教堂里乱糟糟的情景,呵呵嘲笑:“我和温晏清没往来,当然没他号码。怎么,八年了,你居然无情到连他手机号码都不留一个?”

林甘棠无话辩驳。

对,她没有。甚至关于温晏清的一切,前世她从来都不在意。

“送我去机场。”林甘棠说。

什么?尹甄戴回墨镜,讥讽道:“我和你的关系,没好到能同坐一辆车。”

“送我去机场,可以吗。”林甘棠的声音有点急。

林甘棠急,她就不急了。

尹甄审视起林甘棠,这位从小和她斗到大的死对头,得意地笑了:“你求我啊,林甘棠,你求我就勉强答应了。”

尹甄知道林甘棠不会答应的,要她求她,比死了还难受。

“我求你。”林甘棠毫不犹豫。

尹甄:“……”

林甘棠已经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终于反应过来的尹甄:“林甘棠,见鬼了吧你!”

生意人,讲诚信,尹家的规矩。就算她林甘棠再讨厌,尹甄说到做到,一踩油门,跑车轰然而去。

她瞥一眼林甘棠身上的婚纱,不说话,但脸上的嘲讽显而易见。

林甘棠只当没看见,轻声说:“国际机场,谢谢。”

“别,你的谢我可担不起。”尹甄抖抖满身的鸡皮疙瘩,嘁地一声,不屑。

林甘棠知道自己追上温晏清的机会很渺茫。

但总想着要试一试。

当她站在诺大的机场,看着来来往往形形色色脚步匆匆的陌生人,才知道自己多可笑。

她来晚了,伤害了深爱她的人,连一句道歉都还没跟他说。

机场里的旅客频频转头看着她,这身婚纱太抢眼了。

“是在拍电视吗?”有人悄悄交头接耳。

“是吧?怎么没看到摄镜头?”

“隐藏起来了?这明星谁呀?挺好看的,电视上没见过。” 


她走出机场,十分颓靡。

然后很快发现,刚才送她过来的尹甄不知所踪。

林甘棠忍不住叹气,果真是尹大小姐的脾气,勉强送她来,可没答应送她回去。

没手机,也没带钱。

林甘棠招停一辆出租车,打算到家后让家里人拿钱出来。

出租车司机大哥是个话痨,估计第一回遇见像她这样的,兴致盎然:“小姑娘怎么穿着婚纱啊?我看你没穿鞋,鞋呢?”

“高跟鞋,不好走路。”

司机大哥眼神一亮:“是你回心转意逃婚去机场追心上人,还是新郎悔婚要走你来机场追他啊?”

“师傅,少看点电视剧。”

司机一副我都懂的表情,鼓励:“别不好意思,追求真爱嘛,能理解。”

司机大哥一路叨叨,林甘棠看到熟悉的别墅大门,竟有种解脱的感觉:“师傅你等等,我让家人给你钱。”

林甘棠下了车,开门的佣人正好是张姨,让她先垫付,现在她进屋拿钱还她。

张姨去付钱前,想着小姐总归是自己从小照顾大的,几番犹豫,硬着头皮提醒了句:“林先生在客厅等着小姐呢,发了好大的火。”

林甘棠点头。

司机收了钱,看着缓缓关上的别墅大门,惊叹:“原来不仅是狗血剧,敢情还是豪门伦理巨作?”

见识了见识了。

林明卓坐在客厅沙发中央。

林召南和江桐童相伴坐在另一侧。

凝固的气氛叫人十分压抑,佣人有多远躲多远,没人敢在这档子撞枪口上。

林甘棠走进来时,林召南抬头看了她一眼。

林父吸了一口烟,出乎意外地没有破口大骂。

他还骂得少吗?

从妻子离世后,女儿越来越难管教,整个青春期,戾气,叛逆,好似俩父女是仇人。

好不容易过了青春期成年了,对家人却冷漠到了极致。

就像是欠她的。

爱上了顾祉川,要死要活地要嫁给他,他当父亲的抗不住松口了,今日在婚礼上又闹这一出。

林明卓将烟头按在烟灰缸上,神色疲惫,开口说:“你滚,不要回来了!”

江桐童一听,着急地扯林召南。

林召南揉揉额角:“爸,先给她机会解释解释吧?”

“解释?”林明卓恨铁不成钢,怒骂:“她哪次讲过道理?成年人要为自己做的事负责。”

“林顾两家的交情如今全完了,我没时间管她,也管不了!”

“她不是口口声声说最讨厌这里?她喜欢哪去哪,我不管了!”

“给我滚!!”

林召南看着盛怒的父亲,没帮林甘棠说话,因为林甘棠这些年所作所为,实在让人寒心。

林甘棠站在那里没动。

身上的婚纱很沉,沉的还有她的心。

她记得上辈子,没有逃婚,所以也没有这一幕。

只有在婚后三日回门那天,起了一场争执,父亲也说了差不多的话,让她滚。

结果她真的再也没有回来过。

一直到去世前,都没有为她这些年的任性向她的父亲说过一句对不起。

她不知道,一位父亲对他的亲生女儿说出这样的话,是有多么的心痛和失望。

看到父亲鬓间微白的发,林甘棠喉咙像塞了团棉花,难受:“爸。”

林明卓怒火未曾平息,又点起一根烟,听闻这句手抖了抖。

父女有了隔阂之后,他的这个女儿,已经好几年没喊过他一声爸了。


“你叫爸也没用!”林明卓烟不点了,胸膛剧烈起伏,一把将烟灰缸扫下地:“卢运!把她的行李扔出去!!”

卢管家心有不忍,但他也觉得林小姐这次做得太过分了。先生从教堂一回来,立即吩咐人把她的行李收拾出来,可见气得不轻。

“小姐,这边请吧?”卢管家最终帮她拎起行李箱,放到门口。

卢管家的语气已经算客气了,林甘棠不想再去惹怒父亲,说:“至少等我换件衣服?”

林父没有阻止。

林甘棠回到她的房间,里面一切还是记忆中的模样。

隔世的恍惚。

衣服没全装进行李,林甘棠随手拿了件黑色的连衣裙换好。

客厅里,林父的姿势都未曾换过,沉默地吸着烟。

林召南疲惫地跟父亲商量:“顾家那边,可能要让点利,不然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等下我会到顾家登门道歉。”

“我和你一起去。”林父深深吐出一口烟。

走到门边的林甘棠听到这句话,停了下来,没有回头:“不用去,道歉也应该是他们顾家过来。”

林父和林召南同时看过来。

“哥不是想要解释?安业路,嘉林景苑,有个叫冯漾漾的女人。”林甘棠说完,本想走,又犹豫了好久,眼眶微红地说:“还有,爸,对不起。”

林父心一颤。

江桐童看到人真的走了,赶紧起身追了出去。

林父坐着久久不动,直到被香烟烫到了手指。

林召南觉得林甘棠一天天惹出的事,比公司里所有事务加起来还要烦,他起身:“我去找人查下她刚才说的人。”

“你不准帮她!这一次,就算她死在外面,我也不会帮她收尸!”林父狠心说。

江桐童追出去看到林甘棠的时候,林甘棠已经走到别墅外边。

阳光从梧桐叶中穿过,撒下斑驳碎影。

江桐童喊:“棠棠。”

林甘棠转身,清冷的眼睛看着她。

“有什么事吗?”她问。

江桐童局促地递出手里边的东西:“你的手机,忘拿了。”

林甘棠接过:“可以麻烦你一件事吗?”

江桐童受宠若惊:“什么事?”

“我想联系下石钧,你能不能看看我哥手机里有没有存他的号码?”

她的眼中带着从未见过的恳求。

江桐童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看着林甘棠的身影消失在林荫道的转角,江桐童才回去。

等林召南收拾份文件下来,看到江桐童正拿着他放在茶几的手机,面颊微红地在捣鼓什么,便问:“干什么去了?”

“把棠棠的手机给她了。”江桐童很兴奋,一边点击发送:“她跟我说谢谢了,以前她从来不会这样的。”

“以后你别理她,说一声谢谢你就开心成这样,以前她那样对你你忘了?”想到林甘棠对她的态度,林召南眉头皱得死死的,语气十分不好。

他拿回手机看了眼,微信最上面正显示着林甘棠,发送的信息是石钧的手机号码。

江桐童听完他的话,哑声了,眼里显而易见的失落。

林召南觉察到自己的语气不好,抱了抱她:“如果她死性不改,那我们就搬出去住。”


林甘棠收到江桐童发来的信息时,正在出租车上。

到了目的地下车,她指尖在号码上,紧张得心脏怦怦跳,终于按了下去。

响了三下,那边接通了。

“你好?”手机里的声音清越,带着疑惑。

“我是林甘棠。”

电话“嘟嘟——”响,那边挂了。

林甘棠不气馁地再拨过去。

电话很快再次接通,石钧语气十分呛,咄咄逼人:“找温晏清是吧?林甘棠,你找他做什么?晏清上辈子欠你的了吗?”

“八年了,冰块都该焐化了!你林甘棠算什么东西,既然你拒绝了,那还找他干什么?”

“你找他回来又怎样?你会回应他的感情吗?你不会!”石钧愤怒:“如果不爱他,我求求你做个人,离他远点!”

“你放过他!”

林甘棠被骂得狗血淋头,她捏紧手机:“能告诉我他的联系方式吗?”

“老子凭什么告诉你?”石钧破口大骂:“结婚前他找过你,我看见了,他是怎么跪着求你的?他不要自尊,行!我不管!但现在他好不容易要放过自己,找他?你休想!”

电话再次被挂,“嘟嘟——”一片忙音,不给她多说一句的机会。

林甘棠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意外。

石钧是温晏清最好的朋友,也一直在劝温晏清,不要爱得迷失了自我。

林甘棠关掉通讯,点开手机软件,里面还有一万块,以前为了买点日用东西,图方便放进来的。

前世的她完全没有理财的意识,用的是林父给她的副卡,花多少刷多少。

行李箱里检查过了,全都是衣服。

她刚才用手机试着转点钱进来,转不了,不出意外的话父亲应该已经把卡冻结了。

想找个酒店先住一晚,发现没有身份证。

林甘棠无奈,换做上一世,她肯定要骂江桐童是不是故意嘲笑她,不然怎么眼巴巴送手机给她,身份证就这么巧忘了?

前世的她就是这样不分青红皂白,而事实上,江桐童可能真的只是没想起而已。

她找到江桐童的号码拨过去,刚响起几下,直接被按灭了。

不用想,肯定是她哥干的。

住不成酒店,林甘棠打开地图,看到上面附近显示的“明倾豪庭”,拧紧的眉头微微松开。

明倾豪庭是尹甄现在住的地方,为了去公司方便,尹甄买入这边的房子,独自居住。

林父把卡冻结了,肯定也给别人递了话,不用关照赶出家门的女儿。

活过一世的她十分清楚,自己那些狐朋狗友,不会帮忙。

尹甄是她死对头。

却在前世她形容狼狈之时,伸手扶起她:“顾祉川不是个东西,林甘棠,你眼睛真瞎。”

那时候她得知真相,心神俱疲,而尹甄一身女式西装,英姿飒爽。

“起来,你给我站起来!”她嘲笑她,但语气里隐藏的关心,她到死都一直记着。

林甘棠在门前站了片刻,才敲门。

里面不一会传来声音,门咔嚓开了。

开门的尹甄穿着家居衣服,撩着半干的卷发,一见是林甘棠,“砰”地关门。

尹甄觉得不是自己见鬼,就是林甘棠撞鬼了。

被拒之门外,她林甘棠不可能拉得下面子,等下肯定会走。

尹甄已经听说林甘棠被赶出家,但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巴不得林甘棠越倒霉越好。

因为要参加婚礼,尹父才肯给她放一天假,屋里尹甄轻松地看电视,又刷了半天手机,等到天黑肚子饿了才打算出门吃点东西。

结果一开门——

林甘棠就靠着她家门口坐着,银色的行李箱连位置都没动过,看到她开门,那双眼睛静静地看过来,平静且执拗。

尹甄:靠!


尹甄要疯了。

“林先生知会过我爸,不用理会你的求助。”尹甄拦在门口,娇艳的脸上,面色十分不好,眼神厌烦地挡在门口。

“哦,他知会了你爸,没知会你。帮个忙,收留一晚上。”林甘棠看她。

尹甄觉得简直了,赖上她了是吧?

“外面酒店多的是,滚!”

“没有身份证。”

尹甄狠狠瞪她一眼:“别忽悠我,没有不会回去拿?”

“没钱坐车。”

“你姓无赖的吧你!”尹甄掏出手机,气腾腾地点开通讯录翻了通,按下通话键。

那边应该接通了。

尹甄气势汹汹地开口:“看在尹林两家交情的份上,这次我不计较了,但是!请林先生你立即!马上!把林甘棠的身份证送来!或者把人给我带走!!”

林甘棠猜测电话那头应该是林召南。

林召南是家中长子,林甘棠实在不成器,林父早些年创业打拼出来的公司,准备交给林召南。

林召南几年前已经开始接触公司业务,现在得心应手,她爸很看好他。

而尹甄是尹家掌上明珠,唯一的继承人。

两个人有对方的联系方式,十分正常。

林甘棠趁尹甄愤怒呼叫林召南的时候,已经推着行李进了门。

“你有没有礼貌?!”尹甄挂电话,转头看到她在换鞋,气死。

“二十三年了,我妈说我俩学会翻身那天就会打架了,还要跟你讲礼貌?”林甘棠在客厅里拿起卫生杯,接了杯水喝。

喝完水,尹甄看着她娴熟地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十分准确地打开柜子,抽出张一次性洗脸巾擦脸。

尹甄突然想到被她忽略的一件事,后背蹭蹭蹭连续冒了三层汗:“林甘棠,你怎么知道我家几栋几单元?”

连她的洗脸巾都知道放在哪?!

林甘棠擦完脸出来:“你带我来过。”

“不可能!”尹甄清清楚楚,绝对没有。

“那应该是梦里吧。”林甘棠坐回沙发。

尹甄想起林甘棠今天林林总总件件反常的事。

莫非受到什么刺激,脑子瓦特了?

“无处可归,我建议你个地方。”尹甄说:“去医院,看看脑子,运气好可以住院。”

林甘棠看到茶几上的山竹,秋水般的眸子微微亮起,拿起一个:“没钱看,你借我点?”

尹甄翻她大大的白眼。

她现在没胃口出去吃饭了,只想快点把这个瘟神弄走。

尹甄第一次觉得林召南的办事效率不怎么行。

沙发上对坐着的两人一句话没说。

她看着林甘棠慢条斯理剥开山竹,一个个送进嘴,吃得干干净净。

甚至起身准确无比地找到冰箱,又翻出八九只。

“我不觉得我们到了请你吃水果的交情。”尹甄两手环在胸前:“进口的山竹,比较贵,现金还是转账?”

林甘棠又捏开一只:“让等下过来的人给你。”

终于等到敲门声,尹甄开门,来的是卢管家。

“抱歉,给尹小姐添麻烦了。”卢管家从口袋拿出东西:“小姐,这是你的身份证。”

“谢谢。”林甘棠没接,卢管家想了想,向尹甄点点头后,进内把身份证放在林甘棠前面的茶几上。

“你可以滚了。”尹甄板起脸,语气不佳。

“等等,还有两个。”

尹甄:“……”

看着她把山竹全吃光,这人才肯起身。

走到门口,还不忘转身跟她说:“冷藏的口感更好,下次帮我放冰箱。”

艹!!

尹甄砰地关上门!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