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窈严思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继续看书
宋窈换好衣服,坐在楼下等着严司琛来接。一抬头,就看到顾涟穿着黑色短纱裙从楼上下来,烈焰红唇,发尾大卷,美艳不可方物。赵雅馨就是立刻去整,也是比不上了。“涟姐,你自己怎么去?”

《宋窈严思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为了女人,背着兄弟,实在是……

宋窈还盯着他,一双眼睛里盛满期待。

算了,反正陆泽琛也是咎由自取,顾涟不闹事就不错了。

“不许跟着她闹,看着她。要是出了事,拿你是问。”

宋窈一喜,“行!”


第731章 跑路的前奏

傍晚

宋窈换好衣服,坐在楼下等着严司琛来接。

一抬头,就看到顾涟穿着黑色短纱裙从楼上下来,烈焰红唇,发尾大卷,美艳不可方物。

赵雅馨就是立刻去整,也是比不上了。

“涟姐,你自己怎么去?”

宋窈有点担心,就顾涟这样子出现在宴会上,一句话不说,也够赵雅馨发疯的了。

顾涟抬起细白手指,轻轻扌寮开脸颊碎发,声线妩媚,“放心,我自有办法,你去吧。”

宋窈张口,想着要不还是她陪着顾涟去,让严司琛单独去算了。

正犹豫,外面传来鸣笛声。

顾涟笑了笑,把她往外面推,“快点吧,等着你呢。”

宋窈心里砰砰的,转头之际,又拉住顾涟的手,“涟姐,我……”

“别怕,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顾涟再三确认。

她越这么说,宋窈就越紧张。

一不留神,已经被她推到了门外。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出去。

严司琛单独坐在车里,她俯身进去,表情还苦哈哈的。

“见到我连个好脸都没有?”

宋窈撇嘴,系好安全带,都没心思回应他的玩笑话,先骂了一句,“陆泽琛这个王八蛋,早晚得死。”

严司琛:“……”

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他实在不好说。

清了清嗓子,避开这个话题。

宋窈看他居然不跟她一条战线,又刻意地哼了两声。

想起那只小水晶发夹,再联想他跟陆泽琛鬼混多年,说不定……

啊——

越想越生气,脸都纠在一起了。

严司琛本来是占上风的,安眠药的事,宋窈才是不占理的。

可现在因为陆泽琛的过错,他莫名心虚,反倒不敢说话了。

这么一想,心里把陆泽琛骂了一遍。

到了酒店,外面果然一堆娱记守着。

“宋小姐,标准微笑。”

宋窈愣了一下,差点没反应过来,他都好久没这么叫过她了。

本能地听话,唇角对等上扬,笑容完美。

下车,挽住他的手臂,抬头挺胸, 面对记者。

严司琛的脾气,娱记圈里都懂,下意识地保护相机都来不及,哪还有胆子逼问他。

追着拍了一路,一个找茬的都没有。

宋窈松了口气,挽着严司琛的手力道也小了些。

宴会在顶楼,有不少政要权贵,还都是坐直升机来的。

严司琛一到,不免要被盯上,他本意是带着宋窈打打招呼,但宋窈忙着找顾涟的身影,没空想别的。

“不许乱跑,听到没有?”

宋窈白了他一眼,“我又不是小朋友。”

严司琛:“……”

还说不是,明明越来越爱闹小脾气。

松开她之前,他忍不住提醒她,“遇到顾涟,拦着她点,今天场合不适合闹。”

宋窈听不得他说顾涟,就觉得他是站陆泽琛的,忍不住在他腰上掐了一下。

没给他还手机会,赶紧跑掉了。

严司琛气得后槽牙用力,也不好在外面教训她。

会上人多,宋窈刚跑两步,到了小花园,迎面就撞上了一个不速之客。

肖笙。


第732章 宫世恒的温柔

“宋总,又见面了。”

两次见面都不愉快,宋窈微微点头,只想简单打个招呼。

“抱歉,我还有事。”

“宋总别怕我,今天我可没穿制服。”肖笙挑眉,不动声色地拦住了宋窈的去路。

这人……

一头利索短发,就算穿了礼服,也更多的是凌厉,眼睛里透出来的气势,比男人还强。

在游轮上,她可是用木仓抵着宫世恒的。


宋窈心有戚戚,不太想跟她打交道。

“前几天的事,多谢肖队。”

她知道那件事算是肖笙放了她一马,要不然,严司琛也得费一番功夫。

“用不着谢,算是还你一个人情吧。”

肖笙靠在栏杆上,姿态放松,眼神懒懒地看了宋窈一眼。

“人情?”

“在邮轮上,你没乱喊乱叫,算是帮了我了。”

宋窈哑然,觉得这人情有点勉强,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认领。

说到这里,彼此实在没话了。

她想离开,肖笙又一副彼此很熟的样子,简直无奈。

“肖队。”

正纠结之间,身后传来一到温和的声音。

宋窈转头一看,不免欣喜,有打圆场的了。

“宫少。”

宫世恒一身白色西装,如常的翩翩佳公子,宋窈也忍不住多看两眼。

肖笙看他过来,眉尾轻轻上挑,露出点似笑非笑的打趣。

“宫少,来得好及时。”

宋窈没听出她语气里的怪,只是松了口气,总算能走了。

宫世恒笑容淡淡的,看着肖笙道:“刚才走过来,看到李局在找肖队。”

肖笙:“老家伙找我能有什么事?别是你看错了?”

宋窈不免侧目,这人可真是桀骜,直接叫上司老家伙。

气氛怪怪的,肖笙扯了扯唇,随手放下了香槟。

单手习惯性插兜,却发现穿的是礼服。

宋窈想笑,还是憋着了。

肖笙冷脸,皱眉,从她面前越过,走到宫世恒身边,又跟他对视一眼。

“宫少,上次说要请我吃饭,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宫世恒:“……”

他是真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看肖队的时间。”

“那就今晚吧,择日不如撞日。”

“好……”

宋窈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扫了扫,嗅到一点不寻常的味道。

等肖笙一走,她双手背在身后,朝宫世恒眨了眨眼睛。

“宫少,好旺的桃花运哦~”

宫世恒愣了一下,随即无奈一笑。

“你误会了,她不是……”

宋窈耸肩一笑,没当回事。

宫世恒看着她,轻声问:“跟司琛还好吗?”

宋窈想到严司琛,不免撇嘴,“前两天还吵架了呢。”

嘴里说着吵架,眼底却是恋爱中的娇气。

宫世恒笑了笑,敛去眸中异样,“他脾气适合哄着,有什么事,别太跟他对着干。”

宋窈感慨,看着眼前人,“将来谁要是做了宫少的女朋友,一定超幸福。”

宫世恒眸光温柔,说:“以你跟司琛的关系,不用还这么客气地称呼我。”

宋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习惯了……”

“可以叫我名字,像樱子她们那样。”


第733章 不许这么叫他

花园对面,落地窗前

隔着高大的灌木丛,一众人将花园里的景象尽收眼底。

黎樱端着果汁,脸上笑容凝固。

果然,她的直觉没错。


旁边,严司琛抿唇不语,脸已经拉下来了。

陆泽琛今天本来就心情不爽,陡然看到别人的八卦,忍不住嘴贱。

“这俩人还挺般配,是不是?”

虞天宇轻咳了一嗓子,希望他少说两句。

汪芙雪翻了个白眼,直接抬脚给了陆泽琛一下。

自己的事都够多了,还掺和别人家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行了,都赶紧进去,里面全是客。”

没一个动身的。

花园里,宫世恒不知道跟宋窈说了什么,宋窈笑容灿烂,宫世恒拍了拍她的头,示意她一起进去。

俩人消失在众人视线中,浑然不觉发生了什么。

汪芙雪和虞天宇相视一眼,连圆场都不知道怎么打了。

正冷着场,严司琛啪的一下放下酒杯,直接转身走了。

陆泽琛吹了声口哨,“振夫纲去了。”

汪芙雪白了他一眼,往他身后看,“你的新娘来了。”

她刚说完,陆泽琛就拉了脸,眼底都是阴郁,连头都没转,直接跟严司琛一个方向走了。

赵雅馨还想追上去,却被身后几个小姐妹给缠住了。

正礼还没开始,群魔乱舞已经开始了。

……

宋窈和宫世恒分开,正好接到顾涟的信息,约好了见面地点。

要下楼去,周遭冷清,她有点紧张,都没注意身后有人。

忽然,一只手从后面伸出来,捂着她的口鼻将她带入了旁边的房间。

“唔——!”

吓得魂飞魄散,身子被压在门板上,这才看清眼前人。

“你有病吗?!”

用力捶他,气得头都要炸了。

严司琛按着她,闷声不语,捏着她的下巴就吻了上来。

宋窈一头雾水,脑子都不好使了。

被他吻得七荤八素,大口大口地喘气,眼神都是散的。

“你怎么回事?”

“刚才去哪儿了?”

真是一刻都不消停,他之前竟然没发现,刚才在楼上亲眼看到宫世恒对她的态度,才恍觉不对劲。

之前好几次,宫世恒都是护着她的,只不过他那时忙着跟她较劲,反而没注意。

宋窈瞪他,没好气地道:“在花园,跟世恒说了两句话。”

严司琛黑脸,瞬间炸毛,抬手掐住她的两腮,“你叫他什么?!”

宋窈鼓着脸,跟个小胖头鱼似的,挣扎着从他手里出来。

“你的朋友,我不能这么叫吗?阿雪和樱子不都这么叫?”

严司琛:“……”

“你不许这么叫!”

这两个字从她嘴里出来,就自带一种亲昵,听得他冒火。

这么久了,她都是连名带姓叫他的,对别人反倒亲近了。

宋窈揉着脸,觑了他一眼,脑经一转,有点明白。

“严司琛,你幼不幼稚,那是你朋友哎。”

严司琛:“你怎么不这么叫陆泽琛?”

宋窈白眼都快翻上天了,“他也配?!狗东西!”

严司琛:“……”

“你快松开我,我要去找涟姐呢。”


第734章 给你尝尝我做的巧克力

“离宫世恒远点,听到没?”

宋窈无奈,“真吃醋啊?”

那可是宫世恒哎,和他一起长大的人。而且宫世恒对谁都温温柔柔的,也不是只对她好。

严司琛不想跟她明说,免得她知道了,反而坏事。

“行嘛,我以后注意。”宋窈说了软话。

刚才在花园,是宫世恒告诉她,他喜欢的袖扣牌子,她才多说了两句,没想到他还多想了。

严司琛睨了她一眼,“跟他那么容易换称呼,跟我怎么不换?”

刚才还连名带姓叫他了。

宋窈别过脸,“我可不叫你司琛。”


年安惜叫过,所有人都叫过,听着不舒服。

“为什么?”

他不爽,低头又在她唇上咬了一下。

宋窈缩了缩肩膀,“汪芙雪她们才这么叫你。”

严司琛顿了顿,细细看她,脸颊上红扑扑的。

啧——

真是脑子抽了,想那些有的没的,她是什么人,他又不是不清楚。

别说她没察觉宫世恒的感情,就是察觉了,她也不可能回应。

“那你想怎么叫我?”

“严司琛!”

宋窈眼睛闪闪的,就爱连名带姓叫他。

严司琛琢磨了一下,觉得有点生疏。

宋窈:“我没听别人这么叫过你。”

那些人,不是叫他严总,就是严少,亲近的朋友,都是叫他司琛。

严司琛挑眉,细想,好像确实是的。

到他这个位置,少有人连名带姓叫他的。

“行吧。”

勉强通关。

宋窈无语,踢了他一下,“刚才吓死我了。”

还以为又要被绑架,都快有阴影了。

“我在这儿,谁能动你?”严司琛手指从她脸上滑过。

宋窈察觉他眼睛里的侵略性,滑溜溜地想跑,“外面都是人,赶紧出去。”

严司琛扣住她的腰,不依不饶,“又不是我们订婚,急什么?”

“那我也得去找涟姐……唔……”

宋窈:!!!

严司琛闭着眼睛,急不可耐地摩挲她的唇瓣,“让她找陆泽琛闹闹也好。”

宋窈:“陆泽琛不是……你……”

严司琛想到刚才陆泽琛嘴贱说宫世恒和宋窈般配,哪还想到什么兄弟,巴不得顾涟给陆泽琛找点麻烦。

“别乱动……”

“你烦人!”

……

楼上

休息室

顾涟靠在门上,看着面前的人。

“干什么,以为我是来闹事的?”

陆泽琛皱眉,这里是临时休息的地方,随时都会有人来,顾涟如果暴露,免不得要折腾一番。

“你乖一点,今天别闹事,宴会一结束,我去找你。”

顾涟低头,轻声笑着,肩膀微微抖动。

听听,多标准的情人对话。

“别怕,我真的没想闹事。”

陆泽琛扯开了领带,烦躁不已,有点不太想看顾涟的眼睛。

这两个月来,他疯狂地在她身上砸钱,她也和以往不同,疯狂地回报他爱,乖得不合常理。

今天这种场合,她出现在这里,他第一反应不是让她滚,反而是担心她被人发现。

顾涟脸上笑容讠秀惑,缓步上前,从后面抱住他。

“我这两天在学做巧克力,就是想拿来给你尝尝,没别的意思。”


第735章 我等你

“你喜欢甜品,等婚宴结束,我送你个甜品店。”他轻易许下承诺,丝毫不吝啬在她身上花钱。

顾涟下巴压在他肩膀上,神色放松,俨然是乖巧情人的态度。

“好啊,到时候,每天都给你做。”

“每天”这两个字,让陆泽琛放松了警惕。

转过身,吻住女人唇瓣,“最近怎么这么乖?”

“因为你对我好啊。”顾涟媚眼如丝,环住了他的脖子。

陆泽琛最受不了她这副样子,就这个眼神,她无论是给他砒霜还是蜜糖,他都能面不改色地吞下去。

“巧克力呢?”

顾涟眼底闪过暗芒,松开男人,走到他身后,从包好的礼盒离拿出巧克力。

小小的盒子,一共八枚。

她递到了他面前,声音柔婉,“挑一个。”

陆泽琛想都没想到,随手捏了一枚,直接扔进了口中。

下一秒,俯身要吻女人。

顾涟抬起手指,轻轻抵在他唇边,“全都吃掉。”

“好。”


四目相对,莫名的东西在彼此之间来回波动。

大概是为了哄她,也或者是为了让自己安心,他不爱吃巧克力的人,也都咽了下去。

顾涟合上剩下的,低下头去,手指都在颤。

陆泽琛看出她不对劲,皱眉,拉着她到了身边,却发现她哭了。

“怎么了?”

她的性格最刚强,什么时候哭过,陡然一两滴眼泪,竟然让他心脏猛抽了一下。

“你放心,只是婚姻,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动不了你。”

“你想要什么,将来我都给你。”

“别哭了。”

顾涟听他承诺,心里恨得发疯,却还是一把抱住了他。

“陆泽琛,我……”

想说的话,全都卡在了嗓子眼儿。

陆泽琛绷着身子,隐约觉得不对,想要让人看住她,然而身后传来的敲门声。

“阿琛,你在里面吗?”

是赵雅馨。

他脸色更加难看,很想发火。

怀中人忽然推开他,侧过脸擦了擦眼泪。

“去吧,未婚妻等着你呢。”

陆泽琛不喜欢她这副口吻,心里烦躁没有着落,只能再次重复。

“回别墅呆着,我晚上去找你。”

顾涟耸耸肩,“好。”

上前一步,在他唇角吻了一下,和平时一样,轻声蛊惑:“我等你。”

外面人等得急了,不停拍门。

陆泽琛不得不转身,迅速开了门,然后又拦住了赵雅馨要进门的动作。

顾涟站在里面,脸上笑容瞬间消失。

无视门外的争吵,她平静地打开巧克力盒子,指尖从剩下七枚里挑了一枚,递到唇边,无声地张口吃下。

殷红的唇瓣,翕动两下,硬生生吞了下去。

剩下的都收好,连带着准备好的纸条,一起放在妆台上。

戴好棒球帽,悄然出门。

刚到走廊,就看到了匆匆跑下来的宋窈。

宋窈看到她,赶紧松了口气,幸好,没有耽误事。

“涟姐,你跟我来。”

“好。”

宋窈拉着顾涟,从花园小道穿过,迅速到了正厅门口。

里面正礼开始,隔着层层宾客,顾涟也能看到,陆泽琛一身黑色西装,牵着赵雅馨上了台。


第736章 后会无期

宋窈送了顾涟到后门,心里特别慌,抓着顾涟的手不放。

还是顾涟说时间来不及了,她才放了手。

眼看着顾涟上了车,严松亲自送人,她这才回到楼上。

赵雅馨为了面子,订婚宴的规格比婚礼还高,台下宾客无数。

宋窈悄悄走到严司琛身边,气喘吁吁。

严司琛神色淡淡的,牵住了她的手。

台上,主持人和双方主家各自说了话,气氛还算不错。

赵雅馨安排了交换戒指的流程,陆泽琛却没太给面子,冷着脸给她戴上了。

底下人见怪不怪,联姻而已,没感情也正常。

一阵掌声结束,宴会开始。

舞乐悠扬,陆泽琛牵着赵雅馨进了舞池,跳了第一支开场舞。

宋窈被严司琛带进去,有点心不在焉,无意地踩了他好几下。

“专心点!”

宋窈收回视线,还是紧张,“你的人能把涟姐送走吗?”

“笨蛋。”严司琛睨了她一眼。

宋窈撇嘴,“干嘛说我?”

“你真以为顾涟需要我的人送她走?”严司琛道。

宋窈转了转眼珠,想明白了,顾涟告诉她的目的地,应该是烟雾弹,真的地方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一个人……”

宋窈更紧张,脑子里闪过一个画面。

温度计……

那东西有点像是……验孕棒?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