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觉真意在线免费阅读
继续看书
我的闺蜜叶婉莹是个大明星。她快死了,我捐了一只肾给她。移植手术很成功,她恢复得不错。可没过几个月,她让粉丝网爆我,还把我拉黑了。叶婉莹的极端粉丝袭击了我,我死在回家的路上。在临死前,我突然明白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错觉真意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重生的那一刻,我正要签捐肾手术同意书。


手悬停着没有动,人有些恍惚。


我瞟了一眼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的叶婉莹。


她在输液,手臂上的皮肤近乎透明,可以看见青色的血管。


她的状态很不好。


我扔掉了那支笔,不签了。


“怎么回事?”叶婉莹的妈妈急忙问。


叶婉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梅梅,是不是笔没有墨了?”


“不是,我决定不捐了。”我抬了抬眉。


叶婉莹的妈妈急了,“你不是莹莹的好朋友吗?你不是一直说要救她命的吗?你怎么能出尔反尔不捐了呢?”


“我想明白了,这个肾我捐不了。莹莹,再见!”说完,我抬脚要走。


叶婉莹瞬间惊慌失措。


她妈妈发疯一样冲过来想抓我,我赶紧躲在了医生的背后。


病房一阵鸡飞狗跳,医生们拦住了她。


我走出了病房。


既然上天再给我重生一次的机会,我又怎么会重蹈覆辙?


叶婉莹,就留着她自生自灭吧!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收拾行李,我决定找个安全的地方去躲一躲。


即将发生的事情,一定不简单。


我用最快的速度买了一张去云南的机票,带着行李就跑了。


果然当天微博上的热搜就爆了。


当红明星叶婉莹的闺蜜临时变卦,拒绝捐肾,叶婉莹的生命岌岌可危!


标题极其煽动。


她的粉丝爆了我的微博,各种谩骂和死亡威胁。


和前世一样的操作,只是节点提前了。


稍晚,叶婉莹发了一条直播。


在视频里她红着双眼,脸上却毫无血色,好一个病美人。


“任何人都有选择的权利,龙梅是我的好闺蜜,我一辈子的朋友,她不捐肾有自己的考量,你们不要再骂她了。”


“我不想逼任何人,即便我快死了,我也希望我的好闺蜜能健康幸福的活着。”


“梅梅,我们曾经约定好,要去世界上那么多地方,希望我死后,你替我看一看雪山,看一看花海,看一看星空。”


她这段话说得几度哽咽。最后晕倒过去,是旁边的工作人员给关掉了直播。


真的很做作!


道德绑架玩得很溜啊!



我还记得前一世,在我捐肾后没几个月,她是这样对媒体说的:


“龙梅捐了个肾给我,我非常感激她,但是她觉得从此可以掌握我的身体了,她对我的日常行为说三道四,试图控制我的生活。”


“我是个死过一次的人,我现在只想好好的活着,享受生活,享受自我,而龙梅觉得我亏欠她,试图用这个来对我进行精神控制。”


“是龙梅自己要捐的,没人逼她捐。”


我当时瞳孔地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我们当了十年的好友,好到一个被窝里睡觉,吃同一个冰淇淋。


她总是说,梅梅啊,除了男朋友和牙刷不能跟你分享,我其他的东西都可以给你。


谁知这一切都是演的。


微信铃声打断了我的回忆,男友打来了微信电话,因为防止定位,我已经把手机卡拔了。


接通电话,男友张昊劈头盖脸就问:“梅梅你跑哪里去了?到处都找不到你人。”


“有什么事吗?”


“你说好的给莹莹捐肾,怎么关键时候不捐了?”


我就知道他要问这一出。


“不想捐了,有问题吗?”


“你这人怎么能出尔反尔呢?她都要死了,你捐个肾怎么了你!”他在电话那头怒吼。


我“噗嗤”一声笑了。


好你个张昊,捐个肾怎么了?


张昊和叶婉莹有染。


上一世他约我回公寓去把话说清楚,我就死在了回去的路上。


很难相信,他和我的死无关。


“张昊,到底我是你女朋友还是叶婉莹是你女朋友?怎么听起来,她才是你亲爱的啊?”


“哦,让我想想,她的确是你姘头,你们俩背着我勾搭的那些脏事儿,我都知道了。”


他理不直气也壮,“龙梅,你发什么神经呢!你快给我回来,我们把误会解释清楚。”


这人还当我是傻子呢!


“现在垃圾都实行分类了,您自觉点,去你该去的垃圾桶,别垃圾成精了在这里蹦跶行吗?”


我挂断电话,拉黑,一气呵成。


再看过去,“叶婉莹直播”的热搜顶第一位了。


其中有一条留言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这级别的当红明星为什么和一个素人当闺蜜?因为她一直想要龙梅的肾。”


这条留言下很多人留言,所以顶得比较高。


还没一会儿,这条留言被删了。


叶婉莹干的!


还好我截图了,迅速找到那个id,给他发了一条私信。


“你知道些什么吗?”


他回复的还挺快,“那你得把我从黑名单里捞出来,顾帆。”


原来是叶婉莹的前男友顾帆。



我从微信黑名单里把他放了出来,给他打了一个招呼。


他回了我一个狗头的表情。


“姑奶奶,终于知道你好闺蜜的嘴脸了?”


“知道得不能更清楚了。”


顾帆和我打了个语音电话。


他提醒我,“电话里说不清,你现在在哪里?找个地方躲好了。我在大理拍戏,等我回去了找你。”


我沉默片刻,说道:“我也在大理。”


就这么巧。


顾帆也是个明星,之前很红。


他和叶婉莹谈恋爱官宣的时候,微博还瘫痪了。


但好景不长,他俩突然分手了。


叶婉莹哭着告诉我,是顾帆劈腿。


网上突然就出了很多顾帆的负面消息,一件比一件可怕。


那段时间是他的至暗时刻,他没戏可拍,商业代言解约,连要上院线的电影也被延后上映了。


直到过了很久,事情淡了下来,他才开始工作。


但只能接拍些不入流的网剧。


当初我义愤填膺的把他拉黑了,现在回忆起来,他是被泼了脏水。


他也是被叶婉莹害了。


我把自己打扮得连亲妈都不认识,跑去他的酒店,跟他见了个面。


他刚拍完戏,穿着一件白衬衣,露出锁骨,懒懒的瘫在床上。


这家伙皮相真好,怪不得粉丝拿他照片舔屏。



我直接开门见山的问:“说说你知道的情况?”


“龙梅,你这么心急,都不跟我叙叙旧。”


我一屁股坐沙发上,抓起旁边的矿泉水猛灌一口,“她都危及我生命了,我能不急着了解一下情况吗?”


“这事儿是我无意中得知的。”


顾帆告诉我,和叶婉莹谈恋爱后,无意中发现她的体检报告。


她天生单肾,医生很早就判断她有一天肾会坏掉。


可她根本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顾帆和我。


顾帆问她身体的情况,她就闪烁其词。


她太害怕顾帆因为这件事情跟她分手,于是说不用担心肾源的问题,她们家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给她配型,找到了肾源。


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换上。


顾帆当时还在想,她怎么这样有信心,人家随时会给她提供肾源。


可我捐肾的新闻一出,他联想到早些时候叶婉莹给他说的话,就知道那个很早被盯上的肾,是我的。


“其实你只是一个养在她身边的活体肾源。”顾帆说。


知道这件事情,所有的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上一世,经过几个月,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和我的肾兼容得挺好。于是她打起了我另外一只肾的主意。


活人是不可能再捐另外一只肾的。


但死人可以啊!


她当初说自己要捐遗体,忽悠着我也一起签署了捐献遗体的协议。


只要我死了,她动用点手段,不就可以顺利拿到我另外一只肾了吗?


想通了这一切后,我打了个寒战。


“你现在非常危险,得躲好了,千万不能让她和她的狗腿子找到你。”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防守不如主动出击。


“我要活命,你要洗白。顾帆,要不要跟我合作?”


他眉头一挑,问:“她是当红明星,能量大,你一个小小素人,你能干啥?”


“别忘记了,我可是叶婉莹最好的‘闺蜜’啊!她的事情,我还是知道不少的。”


“成交!”


两人一拍即合。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