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看书

陈宁站在演播室外,静静地看着宽大透明的玻璃门内演播人员不停忙碌的身影。

“怎么样?好点没有,这档节目虽然有些困难,但也不用这么拼。”

演播室外走过来的导播望着陈宁担忧的说道。

刚刚陈宁在演播室主持节目的过程中昏迷了过去,如果不是他及时醒过来,现在怕是已经被送进医院了。

而只有陈宁自己知道,他不是昏迷,而是穿越了。

原本陈宁是北大历史系的一名教授,在国家博物馆参观,谁知被一个坠落的先秦青铜剑砸中,醒来竟变成了临州市新闻导播室里的主持人。

身体的原主作为临州电视台最年轻最有前景的主持人,整个临州卫视的前辈同事都对其颇为照顾。

也正是因此,他才会为了最近临州卫视新出的一个节目而累到晕倒。

“没什么大事,我稍微缓一缓就好。”

陈宁看着导播室里忙碌的同事,摆了摆手。

“台里的领导都太着急了,你接手的那档节目我也知道,通古博今听着就大气,可真要布置起来,场地、演员、本子,那都是问题,一个不行就会被人骂死的。”

导播皱着眉发愁的说道。

通古博今是陈宁接手的新栏目,也是今年临州卫视精心花费了不少心思策划的一档节目。

以今朝的目光穿越历史,领略古时的风光岁月,以行走在古时的目光,来映衬今朝的煌煌盛世。

这样的节目光是听起来就无比的大气上档次,但真正实施起来却也一样有太多太多的问题。

“没事的,我理解台里的考虑,有些事虽然难但也必须去做。”

陈宁笑了笑,神色坚定的说道。

虽然他才穿越来,但是能够参与这样一个历史节目,他也感到十分荣幸。

导播室里工作人员忙碌的布置着导播室,找来的临时演员则在舞台上熟悉着剧本,这样简陋的舞台和布置,让陈宁忍不住摇了摇头。

就在陈宁觉得无奈的时候,一阵眩晕的感觉再次袭来。

下一刻,陈宁就发现自己置身于无尽的星空之中。

“博古通今,历史长河,历史导播系统绑定。”

“绑定者可随意穿梭时空,来到某个历史节点,尽兴导播。”

“导播时间由观众数量决定。”

无尽的星空中闪现着无数的历史时刻,秦皇统一山河,车同轨书同文,汉武帝开疆辟土,首开丝绸之路。

看着星空中的一幕幕,陈宁无比激动。

作为一个历史热衷者,他无数次想要重回历史,而此刻他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

同时他知道博古通今这个节目也终于有救了!

陈宁当即打电话给博古通今栏目的负责人。

“刘主任,场景的布置和演员的安排,不知道完成的怎么样了?”

陈宁并没有直接开口说节目开播的事情。

“正头疼呢,场地你也看了吧,就现在这样根本就不行,更不要说那几个群演了。”

电话里刘德胜颇为发愁的说道。

“场地和演员我有办法解决,不过今天晚上就得开始试播,如果行的话,我现在就去准备。”

陈宁语气肯定的开口说道。

这让刘德胜愣了一下。

他不知道陈宁哪里来的底气这么说,这次的通古博今节目是台里今年的重头戏。

一个弄不好,不要说陈宁,即便是他也免不了受责罚。

“小陈啊,我知道你现在正是争强好胜的年纪,可这次不一样,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刘德胜语重心长的道。

“我知道您的意思,但是这次的场景和演员我真的都准备好了,这样,晚上试播到时候您就知道了。”

陈宁再次肯定的说道。

刘德胜还想说什么,但都被陈宁堵了回去,最后也只能稀里糊涂的答应了陈宁试播的事情。

这让接到通知的台里的人都有些惊讶。

“博古通今,听着蛮大气的,就不知道节目效果怎么样,舞台我看着就有些粗糙,还不如那些演电视剧的。”

卫视台里的主持人杨芮看着转播室里的人道。

“那也不一定,这次台里可是下了大功夫,说不定就一下子火了呢。”

站在另外一边的王栋则挠了挠头心不在焉的说道。

谁都知道台里的决心,可决心是决心,有决心却也不一定能做好,尤其是在看过布置的舞台之后。

台里大多都是工作七八年年的老人,节目能不能火开播前大概都能看出些端倪来。

只不过很多人心里清楚嘴巴上不说罢了。

陈宁却不管这些,在晚上十点五十提前进入了演播室,然后开始准备。

陈宁再次来到系统无尽星空,随机选定了历史年代,下一刻晚上十一点整,通古博今栏目在诸多电视上正视开播。

“通古博今,这是什么栏目?看着特效可以啊,花了大价钱吧。”

看着节目中陈宁身后的一片星空,不少人被震惊到了。

“通古博今,看往日旧事,睹今朝盛世,欢迎大家来到通古博今栏目,今天我将带领大家走入大唐盛世。”

陈宁身着古装,站在一片星空之上,气宇轩昂的道。

这瞬间便收获了一大批颜值党的喜爱。

“哇,宁馨快来看,这里有帅哥啊!”

不少抱着手机熬夜的年轻人也顿时被吸引到了电视前。

陈宁的话刚落音,就见星空中一道光门缓缓出现。

而陈宁一步一步朝着光门走去,等到穿过光门,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一片繁华街道之上。

“我擦,这节目效果,没逗我吧,确定不是大电影?这特效要烧多少钱?”

电视机前更是不少的人赞叹这微妙唯美的视觉盛宴。

长安城隐匿车水马龙,往来的行人商贩,域外的蕃僧胡姬,河边的杂耍花船看的人是眼花缭乱。

“逗我呢吧!这是找了多少群演?花了多少钱重建的长安城么?”

震撼的视觉冲击,让无数人恍惚间觉得自己真的来到了昔日的长安。

守在电视前原本有些忐忑的刘德胜,此刻也同样无比震撼。



》》》继续看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